第三百三十九章谁想赐教 尽管上来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6-07-28 00:29:16 字数:2392 阅读进度:341/966

:有错别字在修改中,后面须得稍微改下。

孙熊脸颊涨得通红,这样被辛气节提着,当真极其的丢人!他内心有些震惊,他是怎么避开暴猿的攻击,无声无息将自己提起来的,想想都觉得诡异可怕啊。

“你败了!”辛气节淡淡的说道。

他的话语之中没有骄傲,好像对他来说,击败玄天上宗的弟子,是件很平常的事情。

“我败了。”孙熊脸色难看,垂下头去,略微有些沮丧,要辛气节是敌人的话,他的脑袋只怕搬家了吧!不过被一个星玄宗的弟子击败,也算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孙熊一招就被击败,实在是太丢人了吧!”有些弟子怒骂起来,觉得孙熊实在是太菜了!居然一招就被辛气节给击败,真是让人愤怒啊。

玄天上宗甚么都不多,多的是天才少年,天才少年往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特别是这个辛气节还是一个小宗门的弟子,怎能让这些天之骄子咽下这口气。

“老子刘奕剑,请赐教。”一个弟子走了出来,对着辛气节抱了抱拳,体内墨绿色的元气,疯狂的汹涌而出,手中出现一把墨绿色的宽剑,宽剑约莫九尺多长,布满了墨绿色的纹路,仿佛水波纹般在蠕动,闪耀着淡淡的绿色霞光。

刘奕剑脚在地面猛地一点,身形如电般冲天而起,约莫两米之时,双手握住了剑柄,顿时空气之中的元气疯狂的涌动起来,发出呼呼呼的响声,一股磅礴的剑意散发而开,厉声道:“香魂十里断。”

宽剑猛地斩下,仿佛巨浪呼啸,可怕的气流如墨绿色的烟雾般,瞬间席卷了方圆十里。

墨绿色的烟雾将辛气节给吞没,轰隆隆的巨响之声响彻而开,将地面撕裂出道道狰狞裂缝。

玄天上宗的弟子感受到可怕的剑气,便惊喜道:“刘师兄这么可怕的剑气,绝对不是辛气节可以抵御的。”

有个弟子道:“我非常赞同你的话,刘师兄的香魂十里断,还斩杀过小造化境后期的弟子,击败辛气节应该不是甚么问题。”

哪知道轰隆一声巨响,十里长的墨绿色浓烟般的剑气炸裂而开,辛气节还站在原地,这么可怕的剑气,连它的头发都没有伤到一根,让人眼眸狂缩,惊叫道:“有没有搞错啊。”

“攻击看似厉害,实则虚弱不堪!”辛气节身形如电般射出,拳头对着刘奕剑轰了过去。

尖锐的气流呼啸,青石板从地面翻滚而起,一阵阵冷风对着刘奕剑的脸颊涌了过去。

刘奕剑感受到涌来的凛冽狂风,神色有些冷漠到:“十里香魂满天下。”

他双手紧握着巨剑,发出阵阵蝉鸣之声,对着爆射而来的辛气节斩了下去。

轰!

墨绿色的剑气如涟漪般辐射而开,空气之中荡漾出道道水波纹,直接将辛气节给吞没。

辛气节的拳头夹杂着可怕的劲道,轰在墨绿色的剑气涟漪之上。

轰!

墨绿色的剑气炸裂成了粉碎,刘奕剑的身躯惨飞起来,沿着广场上摩擦而过,浑身的衣袍炸裂,口中喷出一口口鲜血,看了看辛气节,就钻入了人群之中。

玄天上宗的弟子见到刘奕剑这么狼狈,吞了吞口水道:“太可怕了,辛气节太可怕了。”

铺天盖地的能量飓风潇洒之时,辛气节缓步从灰尘之中走出,淡淡道:“谁想赐教,尽管上来吧。”

不少人见到刘奕剑这个前车之鉴,哪里敢轻易上去。不过还是有单子较大的弟子,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那个弟子身高九尺,长得极为的壮实,整个脑袋就像笆斗般,满脸都是横肉,仿佛一头牯牛般,充斥着可怕的爆发力。

“房如牛,请赐教。”

那男子说着,浑身爆发出耀眼的金黄色光芒,磅礴的飓风席卷了方圆十丈,双手结着奇特的手印,随着他双手结印,金色的光芒覆盖了这片天空。

金色的光芒将辛气节笼罩,地面被撕裂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缝,漫天的石板冲天而起。

房如牛手印变幻,最后一道程序完成之时,沉声道:“金牤印。”

金色的光华大盛,一道金色的手印凭空而现,仿佛一张桌子般,对着辛气节翻滚而下。

翻滚而下的金色手印,瞬间暴涨到了丈许,爆射着刺眼的金光,对着辛气节轰隆隆而下。

金色的光芒将辛气节吞没,巨大的金色手印镇压而下,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金色手印炸裂而开,辛气节的拳头夹杂着十丈的元气巨浪,砸在了房如牛的胸口,房如牛身躯惨飞起来,硕大的身躯惨飞起来,跌落在地面之时,地面都剧烈的震动起来。

房如牛又被辛气节给击败,玄天上宗的弟子,眼眸之中光芒暗淡,觉得极其没有面子。

一个弟子来到银山身前,说道:“银山师兄,宗师兄,现在广场之上你们两人实力最强,你们难道不出手教训下这个叫做辛气节的小子吗?”

银山笑道:“不是我不想出手,是因为我这几日修炼过度,元气消耗得极多,就算和辛气节动手,还是会输给他,所以还是算了吧。”

宗不鸣冷哼道:“银山,你胆子怎么这么就让我去会会辛气节吧,看看他是否真如你所说的这么厉害。”

金耀祖用白色的手巾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笑道:“非花师姐,要不是你的话,我就输惨了,我很想表示感谢,请师姐去最好的酒楼吃喝一番。”

赵非花有些不耐烦道:“吃吃吃,整天就知道吃!去吃饭的这些时间,何不多修炼下。”

“是,是,是!非花师姐说的很有道理,我会好好修炼,超过这个辛气节的。”金耀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道。

“给你几辈子,你都不可能超过辛气节。”赵非花眨了眨眼睛,妩媚的笑了笑道。

银山冷笑道:“就金耀祖这样的败家子,整日就知道败家,要不是他老头在他身上花费了极多的资源,他有甚么资格加入玄天上宗啊。”

金耀祖冷哼道:“银山,你这人说话怎么可能让人难受,你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吧,你同样不是辛气节的对手,有甚么资格说我啊?有胆子你去挑战下辛气节,看看是否能击败他,你若是可以击败他,我给你当三年的小弟。”

银山默然不语,他确实不是辛气节的对手,只能冷哼道:“我打不过辛气节,难道打不过你,你若是再废话的话,我一拳将你击飞。”

金耀祖哼了哼:“欺软怕硬的东西。”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