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天励血战贴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6-06-26 14:33:39 字数:2399 阅读进度:139/966

翌日清晨之时,两道身影走在山间的小道上,这两道身影便是雪清扬和辛气节!

小道的两旁繁花似锦,一朵朵野花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味,阳光洒在上面五彩缤纷,耀眼到了极点!美丽的花儿点缀着雪清扬绝世的容颜,只见她白衣如雪,黑发如墨,一袭劲装将她修长的身姿勾勒得曲线曼妙而又玲珑,整个人看上去带着一抹冷傲,散发着无限的魅力。

辛气节闻到身旁少女身上传来的淡淡幽香,内心一阵心猿意马起来,便立即摇了摇头,将脑海之中的绮念摒除!还好他的定力不错,不然只怕早就已经意乱情迷了。

雪清扬说道:“辛师弟,不知道阴雕谷谷主和天魔门长老擎怒,回到阴雕谷之后,会用甚么诡计来对付我们星玄宗?”

闻听阴雕谷谷主,辛气节眼中的杀意甚是凛冽,就连周围的花草都无声无息的化为了粉末!微冷道:“阴雕谷谷主和擎怒还有丁昭融受伤不轻,加上死了阔亦海和青翼门门主,相信他们没有几个月的筹划,绝对不敢乱来!只要星长老和二长老的伤势痊愈,那么我们必然不会放过阴雕谷,到时宗主绝对会带着我们攻入阴雕谷,将你们尽数斩杀的。”

雪清扬倒是不畏惧阴雕谷的势力,但是天魔门这个门派甚是诡异可怕,得罪过天魔门的人,从来就没有过好下场过!不知道星玄宗日后的下场会如何!不过她没有将自己所想之事,告诉辛气节,免得他和自己一样烦恼!便笑道:“师弟,到时师姐绝对和你一起去斩杀阴雕谷之人,助宗主一臂之力。”

忽然前方飘了一朵丈许大小的红云,仿佛璀璨的红霞般,转眼便到了两人的眼前。那红霞之中走出一个神色冷漠的男子,约莫二十六七岁,身着红色的劲装,一张脸庞略带红色,弥漫着煞气,两条血红色的长眉,看上去带着丝丝的血腥味,特别是这少年的眼睛,仿佛血红色猫头鹰的眼睛般,看上去凌厉可怕,一看便知道不是弱者。

那少年将目光落在辛气节和雪清扬脸上,微冷道:“两位是谁,报上名来。”

雪清扬虽然不悦,但是也不想惹麻烦,说道:“我叫阿雪,我师弟阿辛。”

那少年微冷道:“你们是星玄宗的弟子?”

辛气节闻听他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微怒道:“阁下的语气未免太高高在上了吧!你觉得我们有回答你问题的必要吗?”

那少年狂放的大笑起来,说道:“你敢和我这样说话,难道不怕我怕将你撕裂成碎片!”他的笑声格外的凛冽,仿佛在和有着深仇大恨之人说话般。

雪清扬见到他的装饰,忽然想起冷千秋对自己提起的天戟宗天才天励,便喝道:“天励,哪个给你的狗胆,让你在我们星玄宗的地盘这般猖狂无状?”

闻听眼前的少年便是天束的哥哥天励,辛家眼中射出丝丝的精芒,看来此人是为自己而来!雪师姐刚才说的是假名,定然是不想惹麻烦,哪知道对方居然对他们起了杀心!要是现在是别的弟子,只怕已经被杀了吧!此人真是该死啊!

那少年男子确实就是天励,天戟门大长老回去之后,便将辛气节斩杀天束之事说出,天戟门所有人当场便暴怒,天励更是想急不可耐的来星玄宗斩杀辛气节,但是被他父亲给拦住,告诉他直接用武者的血战贴挑战,只要年纪相差无几,实力相差无几的武者,就必须得应战,不然就会极其丢脸面。

天励脸上涌出丝丝的红光,一双眼睛弥漫着血光,冷笑道:“你们放心,我是不会杀你们的!还有就是,这是我的血战贴,你们替我交给你们宗主,你们宗主会交给辛气节,到时血战阁之中,我定要将辛气节碎尸万段!”说着,一道红光落在了辛气节的手中,是一张血红色的战帖。

辛气节只觉得手中的血红色战帖,比普通的信封重了数十倍,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战帖上面写着:天戟门天才天励于玄年玄月寅日午时,邀请星玄宗废材辛气节于血战阁一战!辛气节若是畏惧,不敢应战,吾天戟门天才天励,也不会相逼,到时会昭告天下,星玄宗的废材辛气节,不过是胆小如鼠之辈,只敢在背后伤人,他偷袭斩杀吾弟天束,此仇吾天戟门必报!

将血战贴看完,便冷笑道:“我会将你的血战贴交给辛气节,既然距离战斗还有一个月,那么你就回去好好准备吧,我相信辛气节到时绝对会欣然赴约!还有就是,我们星玄宗的天才是废材的话,只怕你们天戟门就全是废材了。”

天励眼中略过一道寒光,开始之时他本来想斩杀眼前两人,后来想到斩杀这两人的话,去星玄宗就极其的危险,是以他就将血战贴交给了辛气节,这样自己就可以不用去冒险!说道;“没想到星玄宗的弟子居然这般有胆色,看见我没有丝毫的畏惧,我都有些欣赏你们起来!既然我将血战贴交给你帮我带给辛气节,我就不会杀你,我在血战阁等他。”说着,化为一朵红云对着远处呼啸而去。

雪清扬看着天励的背影,神色甚是冷漠,说道:“师弟,你真的准备和天励在血战阁一战吗?天励的实力很强,突破小造化境已经甚久,手段更是可怕,我劝师弟还是不要理会他为好!天戟门之人要杀你的话,宗门自会保护你,你绝对不会有事情,何必去冒险呢。”

辛气节手掌微微用力,血战贴化为了粉末,沿着指尖滑落在地,沉声说道:“血战贴包含了生死荣誉,我虽然不稀罕胜利的荣誉,但是我若是拒绝的话,只怕别人会嘲笑我懦夫,遇见困难便退缩!况且血战贴要是不接的话,传了出去会让人耻笑!若是现在来的是天戟门门主来发血战贴,我不接的话,别人就会嘲笑他不要脸!因为他年纪比我大很多,胜了也不光荣!但是天励和我年纪相差无几,这血战贴我就必须得接!在血战阁活下来的永远只有一个人,不是我就是他。”

雪清扬有些紧张起来,说道:“天励的实力很强,当年我表哥不是他的对手,你遇见要小心。”

辛气节笑道:“你表哥也不是我的对手,是以我和天励鹿死谁手,未可知也!我们现在不去理这些烦心事吧。”

雪清扬握了握他的手掌,说道:“到时千万不能大意啊,此人实力很强,手段很可怕!不然在天戟门,名气不可能比天戟门大长老还大。”

雪清扬只觉雪清扬的手掌滑腻的犹如宝玉般,便笑道:“你师弟可不是好欺负的,谁若是想欺负你师弟,会付出惨痛代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