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白发冷千秋

小说: 极道战尊 作者: 西方金 更新时间:2016-06-26 14:32:44 字数:2866 阅读进度:46/966

金色的夕阳洒在浓郁的白雾之中,仿佛有万道金蛇在白雾之中穿梭般,只见那白雾之中盘膝着一道修长曼妙的身影,乌黑油量的秀发随风飞舞,薄薄的白色劲装贴在曼妙的娇躯上,看上去又勾魂又美丽。这道曼妙的身影,在白雾的衬托之下,仿佛仙女般要御风而起。这道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雪清扬。她和辛气节来到此处,已经调息了几个时辰了,身上的伤势虽然没有痊愈,但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辛气节盘膝在她的不远处,忽然见到白雾之中涌出一股股黑色的气流,便拉着雪清扬来到一块巨石之后。雪清扬不知道发生甚么事情,让辛气节这般的紧张,便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一条金蛇从雾中钻出,浑身被一股黑雾包裹,而这金蛇身上布满一道道创口,仿佛是钩子拉出来的伤口般。

那金蛇惊恐的吼叫着,浑身涌出的金色雾气,和身上的黑雾交织在一起,就被黑雾给侵蚀成了虚无。那金蛇四处在乱串,便见到一块石头,自然便是辛气节和雪清扬隐藏的那块巨石。雪清扬和辛气节见到金蛇窜了过来,额头都沁出冷汗,便缓缓的握起了手掌。

忽然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从空气之中响彻而开:“老夫的天蛇十八变,就差你这条九转金蛇了,今日无论如何你是逃不掉的。”一股黑雾宛如巨蛇般从白雾之中咆哮而出,化为一道尖锐的钩子,抓在金蛇的身上。很显然这金蛇身上的创伤,就是被他的钩子抓住,挣扎之时留下来的创伤。

金蛇愤怒的叫着,蛇身剧烈在挣扎,那钩子牢牢的抓在他的身上,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之声,从它的蛇嘴之中响彻而开,听上去又尖又细,一片片金色鳞甲夹杂着鲜血脱落在地。这条金蛇挣扎的半晌之后,躺在地面一动不动。便在此时雾中走出一道黑色的身影,浑身缭绕着森冷的煞气。

辛气节和雪清扬屏住呼吸,只见那道黑色身影散发而开的黑雾之上,有着狰狞的幻象扩散而开,显得极端的阴森可怕!两人知道若是被这人发现,只怕他们两人将死无葬身之地。

那道黑色的身影将九转金蛇捉住之后,周身的浓郁黑雾隐藏入他的体内,露出一张四十多岁的脸颊,旋即他脸颊上升起一片片七彩色的鳞甲,双手交替之间渗透出一缕缕细碎的元气,形成圆球将九转金蛇包裹在其中,便将其身躯一点点的炼化,一缕缕精血飞入他的口中。

九转金蛇在被炼化的途中,当真极其的痛苦,灵魂受到了极大的摧残,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一缕缕金色的元气精血,射入那男子嘴中,那男子周身亮起淡金色的光华,便听见九转金蛇最后一道凄厉惨叫之声在这片山顶之上扩散而开,回荡在山林之间,久久不曾散去。

那道身影哈哈的狂笑起来:“宗主,我的天蛇十八变终于修炼成了,也无需在赤影邪宗供你驱使!我现在自己都可以开宗立派了!”哈哈的大笑之声扩散而开,那道黑色的身影,便犹如烟雾般消失在了原地。

辛气节和雪清扬见到这道身影离去,总算呼出一口浊气,只觉得满脸都是冷汗,两人便彼此对望一眼,微微笑了笑,见到彼此全身都被冷汗浸透,很显然那人给他们的压力极大!辛气节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说道:“雪师姐,你可知道刚才那人是谁吗?”

雪清扬俏脸上的笑容消散,凝重道;“我若是猜的不错的话,他便是赤影邪宗的休魔子!此人的实力极强,而且极其善于用毒,他的五魔**毒更是厉害到了极点,无论是宗门之人,还是兄弟,只要有利益他便会出手,所以别人叫他无利不欢修魔子。”

辛气节惊呼道:“是他!”

雪清扬问道:“你认识此人?”

辛气节摇头笑道:“我怎会认识这样的人,只是听说过他而已。”

雪清扬只觉得身躯都有些发软,遇见休魔子这样阴森可怕的人,真是倒霉的很!因为他高兴的时候会杀人,不高兴的时候也会杀人。就算自己长得漂亮,落在他的手中,可不会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便说道:“师弟,我们快点回宗门吧,想到休魔子我都觉得可怕。”

辛气节说道:“我也有同感。”

两人小心翼翼的下了山顶,尽量往偏僻的地方走,走出妖魔山脉之后,便呼出一口气,总算是安全了。两人在客栈之中修炼几日,便回到了星玄宗。看着宗门的阶梯,两人满脸都是喜色,仿佛有种回家的感觉。只见广场之上笔直的站着一个白衣白发的少年男子,他仿佛一把出匣的宝剑般,弥漫着锋锐无伦的气势,吸引了不少星玄宗的少年弟子。

辛气节见到这个少年,便略微有些惊讶,这不是内门天才白发冷千秋吗,他怎会出现在这里?

冷千秋略带邪意的脸上带着一抹冷意,一双眼睛射在辛气节的脸上,淡淡笑道:“辛气节,你可知道我和清扬的关系?”

冷千秋这种语气让辛气节甚是不舒服,就像一个上司对下属在说话般。便让他有些恼怒道:“冷师兄和雪师姐的关系,和辛某没有丝毫的关系。”

冷千秋眼中寒光大盛起来,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丝丝的白雾弥漫而开,冷冷道:“辛气节,注意你的语气,不然我现在便将你斩杀,相信宗主不会惩罚我,因为我是个天才,而你的修为却一般,我杀了你便杀了,就像杀一只蝼蚁般无关紧要。”

雪清扬见到辛气节眼中散发出丝丝的冷意,周身扩散出一股凛冽的杀意,便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略带歉意道:“师弟,不要和我表哥一般见识,他就是这般目中无人,从小就很是高傲,就连他父亲他都敢顶撞,是以你多多担待些。”便冷哼道:“表哥,辛气节是我朋友,你可不要这般无理…”

雪清扬的话语还未落下,冷千秋便打断道:“你有这样的朋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啊?”

雪清扬见到辛气节手掌都气得颤抖起来,很显然恼怒到了极点,便不悦道:“表哥,你可不要欺人太甚啊!辛师弟可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不和你计较,你若是在得寸进尺的话,我也要生气了。”

冷千秋不屑笑道:“我已经打听了辛气节所有的事情,不过是个普通弟子,修为一般,天赋一般,资质一般,没有资格做你的朋友!你来星玄宗之时,你爷爷就托付过我,你交朋友必须经过我的允许,不然你不可能有朋友,因为你的这些朋友,都会被我赶跑。”

辛气节棱角分明的脸上,布满了寒霜,抖了抖刀削般的眉毛,冷笑道:“冷千秋,你以为你是谁啊,居然还敢限制雪师姐交朋友,你难道是他的相公吗,还是她的男朋友啊,既然都不是,你就给我乖乖的滚走,不要到这里来烦人。”

冷千秋眼中寒光迸溅,厉声叫道:“我看你是找死!”说着,浑身散发出一股森冷的气流,一股白雾宛如匹练般飞舞而出,对着辛气节席卷而来。

雪清扬拦在了辛气节的身前,说道:“表哥,你无理取闹的够了吧!”

冷千秋握了握手掌,那道白雾般的匹练便炸裂而开,说道:“表妹,你怎么和这样的人来往,他哪一点符合你的身份,你还为了他和表哥为难?”

闻听冷千秋这般高高在上的话语,辛气节冷笑道起来:“冷师兄这般话,真是让人感到可笑啊!我想加入内门现在便可以加入,你说我和雪师姐交朋友不符合她的身份,你的话未免让人感到可笑!就像一个小丑在嘲笑别人般,难道冷师哥是一个小丑?”

冷千秋眼中露出森冷的杀机,厉声叫道:“今日你若是不乖乖的给我磕头赔罪,那么你便惨了!”

辛气节浑身散发出一股凌厉的气势,将周围的白雾震碎,便冷笑道:“你是在做春秋大梦吗?想我给你磕头赔罪,不看看你是老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