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五六章 另一个白娘子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8-02-27 09:11:18 字数:2374 阅读进度:6119/6683

寂静很快被打破,忽然间,只见得雷电四起,将狐妖困在其中,狐妖大惊,清秀妩媚的脸庞失去了红润的色彩,一双丹凤眼像要倒影出一树的桃花在空中飞舞……身形左支右绌一时却难以脱身。UPU小说 23US.COM更新最快

君不知这雷法代表着雷电烤治狱,施法时在对方虚空中画印,同时念咒存思雷电如蚕结茧缚住其人。

宝岛风水师见狐妖被雷电所困,便就地盘腿坐下,运起北极天心五雷法疗伤。

狐妖在雷电狱中见到这番情景,心知若是等到对方疗好伤,自己便万万脱身不了。

于是也停止了无用手段,闭眼冥想起来,渐渐的一身灰衣竟然开始发出了金光。

宝岛风水师虽在疗伤中,但眼见狐妖即将破困欲出,便横了心不顾伤势站了起来,脚踏罡斗,口念真诀,运起上清禁术摄山五雷法。

斗法过程中,在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一切语言都难以描述这苍白的情节。

宝岛风水师身后显现出一位金甲巨神,巨神的周围有九道巨符环绕。

他走出一步,金甲巨神也走出了一步。

这一步震得整座房子都摇晃起来,接着张天元大喝一声,百道神雷从天而降。

上清摄山五雷法之所以列为禁术,是因为其威力之大,可以劈开大山。

而在施法时,施法者几乎与金甲巨神合一。

房子直接被神雷炸塌。

木石烟尘滚滚。

宝岛风水师在金甲巨神的保护下,虽然没有受到直接的伤害,但也吐了一口血。

这风水师也萎掉了。

他站在房子前,默默无语,等待着硝烟散尽,等到能看清楚房子的时候,见到的却不是土木砖石,而是一道金光,明晃晃的如同探照灯一样摇摆着……难道狐妖这都不死?

在烟尘未散尽之时,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一头高大如牛的狐狸,而狐狸身后却有九条金色的尾巴,翻飞摇摆煞是好看。

这一幕,躲在暗处的张天元也看到了,心中不由惊讶,难道这是九尾天狐?

要真是九尾天狐,不得早被打尿了……宝岛风水师大惊中想起了道门禁中之禁的天狐别行术。

能习得这门禁术的狐仙,也是妖界不世出的百年奇才。

可惜的是,如果道行不足,便必须用自己的生命力催动,也就等于是透支自己的生命。

宝岛风水师不由欣喜,知道这狐妖已经不行了,就要上前了结了这狐妖的性命。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张天元却出手了,他从黑暗中跑出来,也不懂什么术法,直接一拳头就把那宝岛风水师砸晕,然后扛着狐妖远离了这是非之地,到了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

狐妖似乎已经不行了。

因为透支生命力用了天狐别行术,所以狐妖在最后弥留的时刻是变化回了狐身。

至于为什么狐身能讲话,是因为喉中软骨已化,当然这些本来不必交待。

她说,她的名字叫作有苏晓晓,六百年前她还只是山间的一头小狐,一天玩耍的时候被大蛇咬伤,后来被农夫所救。

很狗血的剧情。

有苏晓晓说话的声音显得很虚弱,带着点软软的娃娃音。

因为对于农夫救命之恩念念不忘,这也使得自己在修行上有了动力。

六百年后,她修成六尾灵狐,终于有能力变成人身,于是她就来到凡间找到了农夫的转世。

然后下嫁于那个打工仔。

个中恩爱自是不必说。

说到这里,有苏晓晓,或者说是灵狐,鲜血淋漓的身体,颤抖着,像是回忆,又像是回光返照。

后来农夫得了肺炎,她寻遍山间灵药,终究还是没能挽留住农夫的生命。

张天元听着狐狸说话,这情景或许诡异得只能出现在动漫与科幻电影中,但你怎么敢保证,你生活的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单纯。

毕竟活在社会里的人,接触到的一切知识都在有组织的安排之中。

张天元黯然。

问她,既然农夫已经死了,你还呆在村中作什么呢?

她说。

她要等农夫的来世,再相守相依。

按照有苏晓晓的最后心愿,张天元火化了狐身。

没有设坛,也没有超度。

苏晓晓最后说,不管他在哪里,我都要去找他。

或许她有这个能力,或许来生她能得到人身,而在命运的安排下,或许他们还能走到一起。

这个故事,算是一个悲剧,所以张天元讲到这里就没继续讲下去了。

柳若寒也只听到了这里。

因此她并不知道张天元实际上后来得到苏晓晓的托付,带走了一只小狐狸。

小狐狸现在还在食鱼族半岛上过得非常愉快,跟张天元饲养的那些动物一起生活。

张天元偶尔会跟它们视频,它们竟然好像听得懂一样。

当然这些柳若寒是不可能知道了,所以也没有讲给刘成仁听。

“这个苏晓晓怪可怜的啊,她什么错也没有犯,只是想要报恩而已,怎么就那么死了?”

刘成仁倒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听了这事儿,居然差点哭出声来。

“是啊,她是没犯什么错,可在传统的观念里,妖就是邪恶的东西,这没办法,再说了,悬赏那么多的金钱,那些风水师肯定会拼命去对付她的。”

柳若寒也叹了口气道。

“不过她也是幸运的,遇到了你姐夫,好在是入土为安了,不然被别的风水师抓去,怕是要剥皮的吧?“

刘成仁感慨道。

“是啊,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连我也觉得她特别幸运。”

柳若寒点头道。

“轰隆!”

就在刘成仁还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忽然间那雕塑猛烈晃动了一下,把他和柳若寒都吓了一跳。

“姐夫,你没事儿吧?”

柳若寒急忙站起来喊道。

“没事儿,你们两个到我那背包里取两张辟邪符拿着,免得这浴血千足魔的煞气伤到你们。”

张天元的声音从雕塑里面传了出来,这让柳若寒和刘成仁都松了口气。

只要张天元没事儿,那就一切都好。

不过他们这边情况好,可另外一边,却出了事儿。

开发区的福利院之中,有一间密室。

密室里有一个打扮古怪的日本人。

就在雕塑传来巨响的那一瞬间,他竟然直接撞开了密室的们,口中鲜血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