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三六章 看人下菜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8-02-27 08:11:16 字数:2298 阅读进度:5800/6683

如果不是发现那些钱币里面有一枚比较特殊,张天元甚至懒得收的。UPU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毕竟收藏价值不高,赚的也不多,对他来说,意义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大了。

现在的他,都被很多好古董给养刁了。

史丹尼有心无力,也无可奈何了,只好重新把罐子放到了桌子上。

“那我就点数了,点完数就付钱了?”张天元确认了一下,其实他心里头还是有那么一点小紧张的。

“唉,那就这样吧,今天若不是因为急着用钱打死我这个价也不会卖的,我这只能吃个哑巴亏了。”史丹尼带着哭腔无奈的答应了这个成交价。

其实他懂什么,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些东西值几个钱,这样的说法,只是纯粹显得自己可怜罢了。

随即,张天元让刘金宝和李云璐一起清点了那些钱币,却将其中一枚自己拿了出来,在手里头把玩着。

清点结束之后,付了钱,史丹尼倒是很高兴的离开了,这会儿张天元才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手中的那枚钱币之上。

纽盖特出去给张天元拿宝贝去了,所以这屋子里,就剩下几个自己人。

“大叔,是不是又捡到好东西了?”

温蒂最熟悉张天元捡漏的时候那种笑容了,从张天元的表情上,她就能判断出张天元肯定是捡到好东西了。

“当然是哦。”

张天元手里那枚,其实不是袁大头,而是一枚很罕见的咸丰通宝。

在古泉收藏界,咸丰通宝宝福局背“大清壹百”,是咸丰钱中最珍稀品之一,铸行于清文宗奕咸丰年间。

这东西就是。

从咸丰年间宝福局所铸钱币上看,纪值等级有小平、当五、当十、当二十、当五十、当百几种;材质上有铜、铁两种,铜钱又有红、黄之分;钱文上只有“通宝、重宝”之别,而无“元宝”称谓。

从存世实物和钱谱上看,宝福局所铸大钱品种最为纷呈多样,其版式孔繁,珍品亦多,并有多种系列套钱存在。

除雕母、母钱、样钱外,其系列中以“咸丰通宝”大钱面文带“大清”国号的宝福一十,以及背文上下纪值“一十、二十”,右左纪重“七钱五分、壹两五钱”最为珍贵。

“咸丰重宝”大钱则以背无满文、右左纪值五十;和背文内纪值“一百、纪重五两”两种最为珍贵。

在2009年中国嘉德举办的秋季拍卖会上,曾上拍过一枚品相完好的宝福局所铸“咸丰通宝大清壹百”大钱。

该钱直径72.5毫米,重197克,面文为“咸丰通宝”,背有“大清壹百”和满文宝福纪局,可谓集国号(大清)、年号(咸丰)、纪局(宝福)、纪值(壹百)于一身,系前谱无载之物。

其钱文为宝福局特有的山谷体,秀美绝伦。

钱体形制大而厚重,制作甚为精湛,当属初铸试样钱,未曾流通。

上浦博物馆研究员孙仲汇称其为“清钱之王”。

据资料介绍,该钱1998年出于福省,后由福省泉友携至上浦,进入云洲商厦钱币市场,被沪上大藏家收入囊中。

随后在1999年春季上浦国际商品拍卖有限公司第五届钱币拍卖会上亮相,被古城金泉钱币博物馆拍得,并创下当时中国古钱币成交之历史天价。

然时过境迁,如今这枚珍贵的咸丰大钱,早已超出了原先拍卖时的价值,在中国嘉德亮相时,估价100万200万元,最终以196万元成交,这一价格也充分体现了这枚古钱币应有的文物收藏价值。

如今张天元手里头这枚,就跟之前拍卖的那枚是一模一样的。

所以说,他不经意间,又碰了一个漏儿。

看起来今天来这地方,还真是没有来错啊。

其实除了这枚钱币之外,其余的也是不错的。

“师父,原来货这么好收,今天可是赚大了。”房间里因为没有外人,刘金宝就有些兴奋地说了句。

“哈哈哈,你小子还真以为天天有这样的事被你碰到啊,今天我们是赶巧了,本来就只是想带你下来随便走走看看,没想到还真凑巧碰到这么个好事。金宝,你今天有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张天元笑着回答。

“学到了,那就是得给点小恩小惠给地方上的人,这就跟雇了个眼线一样的,对吗师父,比如您施恩于纽盖特老爷子,他不仅能卖自己的东西,还能帮你引来别的客户。”

刘金宝想了想道。

“你小子还真聪明!不错不错。

其实我这种做法,你未必学得会,但是你可以选择别的方式施恩惠,比如给点钱什么的。

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认识一个叫二蛋的地痞。

他是第一次去收货的时候认识的,发现这人喜欢贪点小便宜,所以叫他帮我留意打听哪家宅基地里挖出了什么或者哪家有老货,每次都会给他点小钱,他就需要没事跑跑腿打听打听然后给我带带路,这事儿对于一个喜欢贪便宜的人来说傻瓜才不会做。

当然,钱不能自己一个人赚,也不要太贪多,人家帮了你的忙,而你从中得了利,所以也需要分一杯羹给人家,这也是人家应得的。

金宝,你记住,不要想着一个人就能把天下的钱赚完,路都是自己给自己铺出来的,为人处事也是自己慢慢学会到的,你还年轻,一定要记住这点。”张天元笑着提醒道。

他既然收了刘金宝这个徒弟,那肯定就是要负责的。

“记住了,师父。不过师父,今天那个史丹尼也怪倒霉的,不然我们肯定收不下来,也可多亏了纽盖特老爷子从中斡旋啊。”听完张天元的话,刘金宝又说道。

“那不是他倒霉,那是我们的运气。可好运气是不会天天有的,关键是你要学会察言观色,还要了解你的对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史丹尼对古董钱币也很熟悉的话,那么今天师父就不可能那么容易就把他给忽悠住的,你明白吧?

这就叫看人下菜,你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搞清楚的,慢慢来,不要着急。”

张天元很喜欢这个徒弟,因为他够踏实,不像李云璐那么浮躁。

李云璐跟着他,纯粹就是来玩的,所以他也不会讲太多理论知识给她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