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七三章 三亿美金也不卖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7-01-13 06:14:29 字数:2319 阅读进度:2873/6683

“你不说贫道还给忽略了,这个玉扳指应该是与陆子冈同时期的玉雕师傅的作品。

都说陆子冈从未收徒,单是这玉扳指伤的雕刻风格,却与陆子冈有九分相似,只是水平差了不少,能有陆子冈的六分水准吧。”

华山真人剥开那些碎屑,拿起玉扳指仔细看了看说道。

“六分水准!您方才说这一生您要是能达到陆子冈七分水准就知足了,那岂不是说这玉扳指的水平与您不相上下?”张天元震惊地问道。

“不错,可惜这玉扳指并非风水法器,只是一间普通的古董,不过毕竟是一件精品。

再加上又是明代的作品,卖个四五十万还是有可能的,唉,要是它有署名就好了,知道名字的玉雕作品,一般价格要高上很多的。

这个只能被当作子冈玉的仿品了,但水平上却比后世的好,四五十万应该能卖到。”

华山真人想了想道:“不说这个了,那玉山子,小施主可否卖给贫道,贫道愿意出三亿高价!”

“三亿!”

听到这报价,张天元下巴差点没掉地上。

虽说他很有钱,是个绝对的富豪,三亿美金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大钱。

可一件玉山子就价值这么多,他还是头一次遇到。

“没错,三亿!”华山真人非常肯定地说道。

其实如果拥有更多的钱的话,华山真人还会出更高的价格的,毕竟玉雕有价,然而成长性的风水法器却是无价的啊,三亿可是他现在所有的资产了。

“我……”张天元差点就答应了,毕竟那可是三亿啊,足够他挥霍一阵子了。

毕竟他现在不能动用自己原来账户里的钱,又不好让展飞给自己打钱。

因为那样太无趣了。

可是话到嘴边,他却忽然间又生生咽了回去。

华山真人肯出三亿买的东西,那绝对不是普通物件。

而且这可是成长性的风水法器啊,这种法器还有一个很独特的特点那就是在成长过程中不仅效果会越来越强。

而且还会增加各种不同的效果,比如说玉山子本身只能当作镇宅之用,可是每成长一个档次,都会增加新的效果。

比如说带来财运、带来桃花运之类的,这简直就是无价之宝了。

身边有了这东西,自己还会缺钱花?

看看那枚玉扳指吧,这才玉山子才刚刚现世,自己就已经交了好的财运,还用怀疑吗?

更何况这玉山子只有三寸大小,就算是失常带在身边,也是非常方便的。

想到这里,他摇了摇头道:“真人,这东西晚辈不卖!”

他没说理由,但是华山真人却明白理由,真正懂风水法器的人都知道,这种东西,就算是多少钱,也万万没有卖掉的理由啊。

“唉!摊上金镶玉,有眼却不识,如今万般吁,只恨不归余!

罢了罢了,这或许就是缘分吧,今日两件事情,让贫道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

对于贫道来说,或许反而是一件好事,可以踏踏实实一点了。”

华山真人长长叹了口气,他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心态浮躁和自负,让自己与这东西擦肩而过。

这种恨,让他无奈,但他毕竟是一个得道高人,很快心态就平复了,也从中悟到了一些道理。

“真人……”

“哈哈哈,贫道无事。只是不知小施主花了多少钱买来的这玉山子?贫道曾问过那摊主,他要价两千。”

华山真人笑得非常洒脱,看起来真得是想通了。

高人就是高人啊,这要换了张天元,只怕得气得要去自杀了。

张天元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那摊主因为做了对不住晚辈的事儿,所以让晚辈随意挑选,除了他那铜貔貅之外,别的都免费白送,还说这东西其实就值一百块,是他从乡下收来的。”

说实在的,就算是张天元,这会儿还没完全回过味来呢。

他知道自己捡了漏,可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捡到了这么一个大漏,就算是不卖,日后带给自己的好运那绝对比三亿划算多了。

“啊?”华山真人愣了一下,继而苦笑道:“果然是缘分啊,你不去找它,它都要来找你,不过小施主似乎不仅懂得古玩,还对风水法器有不少了解,难道是有高人指点?”

“不瞒真人,晚辈师父便是砖瓦寺的杨怀仁杨老!”

张天元并未隐瞒,对于华山真人来说,要查到这个实在太简单了,没必要为了隐瞒这完全没必要隐瞒的事情而得罪华山真人。

“谁?”

“杨怀仁,杨老啊!”张天元见华山真人如此惊讶,也是纳闷地地挠了挠头,又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原来是他!原来是他!杨二郎啊杨二郎,你这老小子收了这么好的徒弟,居然从未告诉过老伙计我,实在太过分了。”

听华山真人这意思,他似乎很熟悉杨怀仁,不过杨二郎是怎么回事啊?他师父杨怀仁在家里应该排行老大的,为什么叫二郎?

他将这个疑问提了出来,不想华山真人却说道:“你师父既然没告诉你,那贫道也不好多言。

总之你师父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比之贫道还要厉害许多,难怪你会如此出色,难怪啊。你的内家拳和风水学都是他教你的?”

“我师父还懂这些?”张天元更疑惑了。

“啊?不是杨二郎传授给你的?那你怎么?哦,贫道明白了,明白了。你就是杨二郎口中的那个人吧。”华山真人起初是困惑,而后好像突然恍然大悟,看向张天元的目光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不是,真人您越说我就越糊涂了。”

“糊涂一点好,糊涂一点好啊,有些事情,你以后会明白的。

行了,贫道还有事情,就不在这里久留了,来日方长,肯定还有再见面的机会呢,再会!”

华山真人深深看了张天元一眼,忽然起身,冲张天元打了个稽首,而后大笑着就离开了,临走的时候,竟然还唱了一首词——

木津天魂,金液地魄。

坎离运行宽无成,金木有数秦晋合。

近效宜六旬,远期三载阔。

魄微入魂牝牡结,阳呴阴滋神鬼灭。

千歌万赞皆未决,古往今来抛日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