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零一章 寒江独钓图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6-09-20 13:04:40 字数:2325 阅读进度:2501/6683

“黄金也是收购来的,不过价格比较高,我是不打算卖的,毕竟那些可是有历史价值的黄金。”

韩掌柜看了冯伟一眼说道。

“撒谎!”

冯伟几乎指着韩掌柜的鼻子喝问道:“你如果发现了黄金的埋藏地点,就应该清清楚楚说出来,不要等到日本国追责才害怕。”

“够了!这种话,你应该去给麦克阿瑟说,而不是在这里威胁韩掌柜!亏你还是复兴大学的教授,我看连小孩子都不如。”

张天元大声喝道:“韩掌柜,这种人你还让他待在这里做什么,这可是你家!”

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白痴教授的一番狗屁言论了,听着简直气人。

“冯教授,请离开吧,我行的正坐得端,是不是发现了大量黄金,估计各国政府比你更清楚,我不想解释了。”

韩掌柜看着冯伟说道。

冯伟嘴角剧烈抽动了两下,扔下一句“好自为之”,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下面进行最后两样东西的拍卖!”

韩掌柜现在只想尽快把拍卖的事情结束了。

如果他立即结束的话怕会引起一些人的疑心,所以才会选择再拍卖两样东西,这样的话,就不至于那么假了。

“倒数第二件东西,是一幅画,宋代马远的《寒江独钓图》,底价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万,高于一百万之后,每次加价不得低于十万,现在开拍!”

韩掌柜到底不是职业的拍卖师,再加上又急于结束这次拍卖,所以对于画作本身的介绍竟然直接省略了。

不过他省略了,下面的人却还是有行家的。

“市场中已不易见到马远作品,但偶尔也会有藏家拿出来作交易。1986年纽约苏富比公司拍卖过马远的《山水十开册》,作品为绢本,以31.9万美元成交。以后几年未见交易记录。”

董老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说道:“1988年纽约佳士得公司拍卖过马远的哥哥马逵和儿子马麟各一幅作品,马逵的《久治长安图》卷卖了14.3万美元,马麟的《湖山雪霁》团扇则以3.3万美元成交。”

他说这番话,其实就是给这幅画定了个基调了。

从过去拍卖的价钱来说,韩掌柜的底价不算高,所以大家还是能接受的。

张天元一开始并未叫价,他在欣赏这幅画,反正只要是好东西,最后出价也不迟。

马远的生卒年不详,南宋宁宗时期人,大约活跃于十三世纪初期,字遥父,号钦山,祖籍河中,生于钱塘。

其曾祖、祖父、伯、兄及本人均为画院待诏。从北宋一直延续到南宋。

“靖康之变”北宋灭亡后,马远的祖父随着高宗赵构南渡,所以马远是在南宋的都城临安出生长大的。

他大致的活动时间在南宋光宗、宁宗年间。

擅画人物、山水、花鸟。山水始承家学,后学李唐而自出新意,构图多用边角形式,有“马一角”之称,是南宋“翰林图画院”中的佼佼者。

他与另外三位画院画家李唐、刘松年、夏圭在画史上合称为“南宋四家”。

马远出身绘画世家,曾祖马贲、祖马兴祖、伯马公显、父马世荣、兄马逵等皆为宋代知名画家。

此人擅山水、花鸟、人物,其山水师法李唐,多画江浙山水,树木杂卉多用夹笔,用大斧劈皴带水墨画山石,方硬严整。

构图取自然山水之一角,山峦雄奇峭拔,或峭峰直上而不见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

马远艺术上克承家学而超过了他的先辈,他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以拖技的多姿形态画梅树,尤善于在章法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

这种“边角之景“其特点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予人以玩味不尽的意趣。

所以马远又号“马一角”。

记载中马远的绘画作品数量较多,但流传至今的已屈指可数。

重要作品有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大幅作品《踏歌图》、《水图》、《梅石溪凫图》,及《寒山子像》、《孔丘像》、《石壁看远图》、《高阁听秋图》等一些小幅真品。

宝岛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华灯侍宴图》。

美国纳尔逊博物馆收藏有《西远雅集图》卷。

上浦博物馆收有三幅:《松下闲吟图》、《倚松图》和《雪屐观梅图》。

还有少量作品散落在世界其他博物馆及私人收藏家手中。

但是这幅《寒江独钓图》根据记载应该是落入到了小日本手中,居然这一次也出现在了韩掌柜的拍卖作品之中,倒是有趣。

《寒江独钓图》,只画了漂浮于水面的一叶扁舟和一个在船只上独坐垂钓的渔翁,他身体略前倾,全神贯注,或许此时正有鱼儿咬钩?

由于钓者坐在船的一端,故尔船尾微微上翘。

四周除了寥寥几笔的微波之外,几乎全为空白。

然而,就是这片空白表现出了烟波浩渺的江水和极强的空间感,更突现出一个“独”字,衬托了江上寒意萧瑟的气氛。

从而更加集中地刻画了渔翁专心于垂钓的神气,也给欣赏者提供了一种渺远的意境和广阔的想象余地。

这真是“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

这幅画取唐人诗意——“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画清冷静寂的湖面上,停一小舟,一位蓑笠翁正独自垂钓,对岸山势险峻,天空阴沉,将雪山反衬得更为鲜明。

近处挺劲的青松被积雪覆盖,迎风傲立,枯树低枝,颇具生机。

在艺术表现上,这幅画取平远布局,

构图有宋人笔意。

画面上的色调单纯,点以赭石、花青,与墨色相间。

一派寒气,使作品凝重而又生气,充满了静寂、萧寒的气氛。

唐代诗人柳宗元有一首绝句:“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寒江独钓图》创作与这首诗有关,这就是诗意画,欣赏这一诗一画,可以领略到“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的艺术趣味。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