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八章 欺软怕硬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6-01-01 13:46:04 字数:3256 阅读进度:1680/6683

除了诱拐、掳掠,一些武装团伙还成规模强征童子兵,如前面提到的upc,在占领区就实行“征兵法”,每户都必须提供一名男童“入伍”,如果不提供,就必须缴纳一头牛或相当于一头牛价值钱物的“代役税”。

据说在刚果(金),先是“政府军”、后成为**游击队,打了几十年游击又戏剧性成为总统的老卡比拉长期拥有一支最多时达千人以上的“童子军”,这支被当地人戏称为“卡多戈”,也就是所谓的娃娃兵,娃娃打手,这支军队不仅是战斗精锐,而且充当了总统府卫队,最小的只有7岁。

卡比拉本人就死于童子军哗变,被未成年士兵拉什迪.米兹莱枪杀,事后因“涉嫌谋杀总统”被逮捕、判刑或处决的100多被告中,就有4名16岁以下儿童。

据说在整个非洲,unicef2007年报告称童子兵总人数估计达12万以上,占全球童子兵总数的40%。

这些事儿,张天元以前根本不知道,不过因为聂老爷子比较关心国际形势,尤其咱们国家跟非洲很多国家关系不错,经常派遣维和部队过去。有很多人面对凶残的敌人活了下来,可是却死在了七八岁的小孩子手中,这让聂老爷子非常气愤。

十字社的那些小鬼,只怕跟童子兵相比,那也是差不离的,从他们的眼睛里头就可以看出来,那股凶残的劲儿,真得是让人有点胆怯啊。

“好了。这些吓人的事情咱就不要说了,我只想问问你。今天发生这个事儿,要怎么解决?”

虽然服务员说的头头是道。好像也有道理,可问题是张天元他们是在酒店里被抢的,所以这个事情自然得由酒店来负责,这一点无论如何都别想蒙混过关的。

因此在那服务员还准备更加享受柳若寒恐惧表情的时候,他开腔了。虽然知道这边很恐怖,可是也没必要一一个劲儿地制造恐怖空气,那今天还要不要睡觉了?

“这位先生,咱们有事儿得讲道理啊,刚刚事情之所以会发生。是你们的同伴拿出了钱包,然后才被抢劫的,这个大家都看到了,而且现场也有摄像头,您如果不信的话可以查看一下,看我是不是说谎了……”

“你他娘的再给我说一句?看我会不会让你的脖子跟你的身体分家!”

云墨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酒店根本就是欺软怕硬啊,因为害怕那些小鬼,所以小鬼们最什么都不去拦阻。所以他这暴脾气也忍不住了。要不是刚刚张天元示意他不要太冲动了,他真想给这家伙一拳,这说的他娘的还是人话吗?

“先生,您不能这样。任何事情都要讲道理的,这个事儿真不是我们的错,如果是我们的错。我们自然会赔偿的,但……”

“少跟老子扯这些没用的。你们怕那个小鬼是吧,可是老子告诉你。老子手上这刀,那也不是吃素的!”

云墨是雪鹰村人,他长这么大,杀的野兽可是不少,甚至还杀过一些企图对付他的人,所以虽然不如展飞那样满手鲜血,但是却比展飞更加野性,他真要杀人,那还就敢杀人,管你是什么东西,管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服务员被吓得嘴唇颤抖发白,半天都不敢说话了。

张天元也没有阻止,他觉得云墨做得没错,这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啊,明明是在酒店里出的事儿,而且那些小鬼还是酒店放进来的,现在除了事儿就不想认账了?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啊。

说真的,就算再南非杀了人,以张天元的关系,让云墨坐飞机离开,那都是很容易的事儿,这里那么乱,很多事情你想查都查不到的。

“你们别把人家吓坏了。那个服务员先生,你看虽然是我拿出了钱包,可是这里是酒店对吧?你们有那么多持枪的安保,却一个个跟木头一样,这肯定是你们的错吧?再说了,那几个小鬼也是你们放进来的,这一点你们不能不承认吧?所以千万别惹我这几个朋友生气,他们的脾气你刚刚都看到了,我也不多说了,这个事儿不管闹到哪儿,我相信都不会是我们的错……”

柳若寒拦住了云墨,这一次她倒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觉得在这里动手不妥当,如果真得杀了人,那绝对是会耽搁事儿的。

当然了,如果想摆平也不是做不到,以约翰内斯堡这个混乱的治安,说不定几根金条就搞定了,但那样子总是不好。再说了,这还没到杀人的那个程度,对方已经害怕了,说不定再稍微施加一点压力就搞定了,所以她才会站出来说话的。

云墨可不会听柳若寒的,他只认张天元,不过在他就要冲出去的时候,却被张天元拦住了。

亢奋和不满之后,张天元也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这一次是来这里做生意的,可不是来打架的,再说了,就算要杀,也应该是杀了之前的小鬼,这服务员是有错,但也不过是因为害怕而已,犯不着。

“还愣着干什么,难道非要我向使馆投诉,然后再由我们的使馆派人解决问题吗?刚刚离开的那个少校军官你也看到了,我们真想闹事儿的话,你怕是在这个酒店干不下去了。哦,对了,我记得这个酒店好像是一家国际知名的六星级连锁酒店吧,总部在美国,在我们中国也有酒店,我如果投诉,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见那个服务员还愣在那里似乎在考虑问题,张天元便走过去又郑重其事地用了一次狐假虎威的办法。

他知道,有些地方,钱或许不好使,但是这个狐假虎威还是蛮好使的。

“好吧,我去找我们经理。”那服务员知道自己肯定做不了决定,就赶紧说道。

“去吧去吧,我们就坐这儿歇会儿。”反正既然已经到酒店了,就不着急了,如果说这个事情解决不了的话,他真的会给维和部队方面打电话的,这也是聂老爷子说的,到了这边,最有用的就是大使馆和维和部队,如果他们都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只能用黑法子了。

什么是黑法子,张天元自然知道,不过他不想用,他还是力图做一个正经的生意人,那些歪门邪道,能不沾尽量不去沾。

过了没五分钟,那服务员就下来了,跟服务员一起下来的,还有一个黑人,戴着眼镜,看起来倒是像文化人。

“哎呀,是张先生吧,真得非常对不起啊,您刚来酒店就让您受惊了。这个事情我了解过了,确实是我们的过错,张先生您说吧,要怎么解决,我一定满足您的要求!”

这个经理的态度非常好,这让张天元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想了想道:“我呢也不为难你们,能在这地方工作,大家都不容易对吧,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不要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我很不理解,你们那些安保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张先生,您搞错了,那些不是我们的安保,那是一位客人花钱雇佣的佣兵,只对他一个人负责,跟我们没关系的。”酒店经理苦笑道:“我们就是个酒店而已,哪里请的起那样贵的佣兵啊。”

“原来是这样啊,倒是涨见识了,但不管如何,这一次我们的人受到了惊吓,还受了伤,你总得给个说法吧?”张天元后悔来之前没多了解一下啊,如果真多了解一下的话,来之前就让这边的人帮忙雇佣一队佣兵了,反正咱有钱啊,钱可以花,命不能丢了,这性命可是比钱重要多了。

“您放心,这前台或许还有点危险,但是您上了楼就不用担心了,除非是有恐怖分子来袭击,不然一般不会出事儿的,那种小鬼头肯定进不去。另外这个房钱我可以为您免一天,您看如何?”酒店的经理也是无奈,这约翰内斯堡的治安就是这样子,他也不能完全保证客人的安全,毕竟这里是酒店,又不是安全机构,只能做到尽力了。

“行了行了,也不为难你了,就这样吧,房间是我之前预定好的大套房吧?”

因为之前不知道柳若寒偷偷跟来,所以预定房间的时候就订了个两卧室的套间,还带一个大的客厅,蒙扎跟云墨换着睡觉,张天元一个房间,现在柳若寒来了,本是打算另外再订个房间的,可是今天发生了这种事儿,他也不敢让柳若寒自己住一个房间了,万一真出点什么事情,他这真是会一辈子于心不安的。

“您放心,房子已经安排好了,绝对包你们满意!”

“能不能改成三室一厅的套房?”张天元问道。

“这,这恐怕不好改吧?”

“我不需要你给我们免一天的房钱,这个房子可以改吧?”张天元继续逼问道。

他又不稀罕那么点钱,免一天的房钱有个屁用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好吧,几位先稍等一下,我去安排就是了。”酒店经理好像很是纠结地考虑了几分钟,最后还是同意了,过去询问了一下前台,确认还有三室一厅的空房,就乐呵呵过来告诉了张天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