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七二章 酒桌上不谈工作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5-11-23 07:17:24 字数:3288 阅读进度:1574/6683

吴桐的表情有点复杂,比其余人都要复杂,确切的说是显得有点心不在焉。︽頂點小說,www.色小说.yite.cc

因为他正在思考自己之前哪里得罪了张天元,结果这不想还好,可是想了想之后就发现,自己从认识张天元的那一刻开始,好像就有好几次得罪张天元了,这可真得是有点麻烦了。

如果张天元为人大度一点还好,可如果小气一点,那自己还想去神罗博物馆工作?

别开玩笑了吧,刚刚自己说的那些话可是都让张天元听到了啊,这可怎么办好,他现在内心煎熬不已,着急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了。

如果说他不准备去神罗博物馆工作那还好,就算张天元真是什么世家公子或者什么大官,他也没必要害怕,可问题是自己这正要求人家呢,却偏偏撞上了枪眼,这个张天元也真是的,你是谁就直说嘛,干嘛还隐瞒身份呢,难道是故意想看我们这些人的笑话吗?

他这还真冤枉张天元了,按照张天元的理解,自己在帝都那也是小有名气的,这几个人其实只要稍微关注一下网络,甚至多跟秦飞雪聊上几句,那都不至于不知道他的身份。

所以这是他没说的第一个原因。

第二个原因之前也提到过了,张天元希望单纯以同学的身份来请这些人喝酒吃饭,而不是以高高在上的大老板的身份,更不是以什么老师或者专家的身份。

就是这两个原因,他才没有说出实情,可谁知道今天偏偏在这里被叶局长给撞到了呢。既然撞到了,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什么丢人的身份。索性就说出来了,也没刻意隐瞒啊。

“对不起张老……老……老师!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说的话和做的事儿都有点过分,希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把那些事儿放在心上,成吗?”

古代有所谓的文人风骨,不过现代人显然学聪明了,即便是文人,也有低头的时候,尤其是在有求于人的情况下。更重要的是,之前吴桐的态度确实不好。道歉好像也并不丢人。

“行了行了,还道个屁歉,也别叫我老师,叶局长那是给我扣高帽子呢,我哪里是什么老师啊,你们叫我老师,那我怎么称呼李老师?要么继续兄弟相称,要么干脆叫我张老板都行,老师我可承受不起。”张天元故意将话说得粗俗一些。这样的话,也能更显得亲近一些,不至于太过生分了,让吴桐等人觉得他这个人没架子就行。不然今天这酒真就喝不下去了。

“是啊,你们就别叫他老师了,难听死了。你们看我。早就知道他身份,不还是叫哥哥的吗?还叫过他小学弟呢。”秦飞雪也笑着说道。

“那是你没礼数。还得意了啊?”张天元白了秦飞雪一眼说道。

“哼,你说谁没礼数!”秦飞雪就坐在张天元身旁。这个时候伸出手就在张天元的腰上狠狠拧了一下。

“哎呦我去,你属狗的啊,怎么还真拧啊,不对,够好像不会拧人,那就是属猫的,挠人!”张天元理解秦飞雪做这些的意思,其实还是想要让尴尬地气氛变得融洽一些,他们两个在这边打闹,其余的人也不用太紧张了。

效果还是不错的,包厢里立即响起了爽朗的笑声,大家紧绷的神经,仿佛一下子都松弛了下来。

“哎,这样就对了嘛,笑一笑,不要都那么严肃。我不过就是个博物馆的老板嘛,又不是什么当朝太宰,你们这表情也太夸张了。吴哥,你还不如唐生学姐呢,你看你都四十多岁了,刚刚咱们不是聊得好好地吗,怎么这会儿突然间就一下子认生了啊?你要是想去我的博物馆工作,那就应该先摸清楚我的脾气啊,这样子可不行……”

“这么说你不生我的气?我之前可是对你很不客气啊。”吴桐挠了挠头说道。

“你当我张天元什么人啊?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生气?那我还不得气死啊!我刚刚打那个戴副局长,是因为他打了飞雪,飞雪虽然不是我亲妹子,但是我是真把她当亲妹妹看的,别的事儿我都可以忍,但唯独这个事情,我是坚决没法忍的!你又没干那样的事情,到底怕什么啊,难不成你也欺负过飞雪?”

“没没没,绝对没有!绝对没有!不信你可以问秦同学啊。”吴桐急忙摆手道。

“既然没有你怕什么啊,真是的,我可给你说啊,我公司的那些高管,大多跟我都是朋友。我之所以聘用他们,信任他们,那就是因为我跟他们比较熟悉,觉得他们有资格做我的高管,你如果真想接王老的班,成为我神罗博物馆的馆长,那可得继续努力啊,你这能力应该是够格的,可是做人方面还差点,不能那么敏感对吧,你说你要是做了我的馆长还对什么事儿都那么敏感,多得罪人啊,我这博物馆可就不好做下去了,哪里还敢请你啊?”

听到这话,吴桐内心深处是非常高兴,非常激动的,因为他很明白,张天元既然把这个话说出来了,那就说明已经有意让他加入神罗博物馆了,甚至还有想法让他去接替王政君的职务。

王政君毕竟上了年纪了,在博物馆还没有步入正轨的时候,当然是可以主持大局的,但这日子久了恐怕就不行了,让一个老人那么操劳,可不是张天元的初衷,所以这博物馆的馆长肯定是要换人的,但究竟换谁,现在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目标,直到吴桐的出现,张天元才算是有了一点点的兴趣,但这个吴桐身上的缺点却是致命的,如果改不掉,那恐怕他是真不会要的。

“我改,我绝对改!”吴桐不是傻子,张天元这摆明了是给他机会,如果他还不去珍惜,那就是真正的二百五了,他过分敏感并不是天生的,只是因为受过伤害之后的心理问题,大不了花点钱去找点好的心理医生帮忙引导一下就行了。

“张老弟,你可不能偏向吴哥啊,我也想去你那博物馆工作。”

百立生比起吴桐,想的就没那么多了,他毕竟比吴桐要年轻很多,虽然现在已经做了助教,可是脾气仍然是年轻人的脾气。张天元并不觉得他适合做馆长,但是在他的博物馆里头谋份差事,做个高管,甚至副馆长那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人绝对有这个能力。

华清大学的博士生,李明光的弟子,光是凭这两点,就绝对有很多博物馆争着抢着要的。

其实百立生愿意去神罗博物馆,对他来说那也算是一种幸运。

“我说百哥,你都留校了,这工作多好啊,多少人梦寐以求想成为华清大学的老师呢,你却主动要放弃,真得想好了吗?我那博物馆可是私人企业啊,没有国家公务员的那些待遇,当然了,工资肯定会高一些,不过我还是奉劝你想好了,别到时候后悔了,再想回学校就来不及了。”

虽然很想让百立生去自己的博物馆工作,可是有些话该说那还是要说的,这是原则问题,也是张天元的性格使然,他不想把事情搞得稀里糊涂的。

“我早就想好了,虽然说我这份工作肯定是会更稳定一些,但我很明白,我不适合教书的,我这个人比较喜欢冒险,喜欢更加刺激的工作。喜欢赚大钱,在学校,要想成为教授,那实在是太难了,而且我也不适合去写论文什么的,理论工作不是我的强项,我最喜欢的就是实战,所以我更愿意去你的博物馆挑战高薪!”百立生这态度真得是非常强硬啊,其实这家伙以前就想过这么做了,只是因为没路子所以才没去成,现在又路子了,不抓住那才是傻子呢。

“先别急着表态,回去之后跟家里人商量商量,然后自己再好好考虑考虑,我的博物馆刚成立没多久,还需要很多人才,不会没你的位置的,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今天咱们不谈工作,只喝酒,这猴儿酒可是我花了几十万买来的啊,你们可不能糟蹋了,都拿起杯子来,干了……”

张天元今天纯粹就是想要请这些人喝一杯,还真没想过拉拢吴桐和百立生去自己的博物馆工作,刚刚只是顺口那么说了,这会儿可不想继续深谈了,他现在就想喝喝酒,放松放松。

说话间,他已经举起了杯子。

“好!干了!”

吴桐也是放开了,人张天元都没摆臭架子,自己何必给自己添堵呢,那么紧张搞得大家都喝不好酒,那可就是大罪过了。

“唐生、钱森林,还有那位同学,你们都把被子端起来吧,这杯酒大家一起喝,反正是猴儿酒,也不会出事儿。”张天元虽然感觉在座的众人没有了之前那么随意,但是气氛也没有前一刻那么尴尬了,所以这杯酒一喝,估计能够更融洽一些的。

当然,暴露了身份也有好处。

如果说之前一开始张天元这么说可能还会有人不给面子,可是现在绝对不会有人不给他面子了,一个个都是很干脆地拿起了杯子,跟张天元碰了一下。

“这样其实挺好,你们就把我当同学就是了,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听着都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