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一六章 逃出生天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5-08-25 17:23:34 字数:3290 阅读进度:1318/6683

张天元一看这情况不妙,虽然还有很多东西没拿,也没法拿,可是命比金贵啊,要是为了这些宝贝把命丢了,那就太愚蠢了。

“走了,要命还是要钱啊,你怎么跟貔貅似的?”张天元已经跑出了几步,却发现柳若寒还在那里低头捡东西,顿时一阵无语,上去一把揪住了柳若寒的后衣领子就往外面拽去。

此时海鱼也已经看完了信,正跪在那里嚎啕大哭呢,张天元叹了口气,一手夹着柳若寒,一手扛着海鱼,就朝着地图所指的逃生之路跑去,路线他都已经记在脑中了,所以干脆就把地图给烧了,那玩意儿留着肯定是个麻烦,不如干脆利落地烧了好。

这一路上,可以看到有一些海兽死在路上,那样子分明是被毒死的,张天元叹了口气,海伦如今全身都是毒,恐怕就算是蓝环章鱼的毒也不如她猛,这肯定是她做的了,这个女人为了海鱼,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曾经怀疑过这两个人的感情,现在真觉得有些羞愧,这世上还是有真情的,只是他以前没有见到而已。

几分钟之后,张天元就看到了头顶的海水,他知道,这一次的海底之行算是结束了,虽然说还是不太过瘾,但是该看到的东西也看到了,该解开的谜底也解开了,其实并不算什么憾事。

“哗!”

三个人几乎同时将头探出了水面,张天元一把撤掉了头上的头盔,这玩意儿在水里头戴着还行。真到了陆地上,就成了累赘了。就算这空气没有氧气纯净,可是却也比氧气吸着自然。

再看看身后。原本接近海面的建筑物开始不断垮塌下去,最后逐渐沉向了海底,就算是透视眼都看不到了。

张天元叹了口气,虽然不愿意接受,但海伦恐怕是真得活不成了,而那些海下宫殿中的东西,只怕也要永远长眠于海底了,因为这一处海实在太深了,就算是现代最先进的潜艇也不可能到底。更别说人了。

这是一块岩礁,比较大,虽然还算不上岛,但是绝对足够他们三个人待着了。

此时天色已经接近傍晚,晚霞红得如火一般,使得海面都泛起了火焰一样的红色,显得十分漂亮。

奈何张天元此时完全没有欣赏这景色的心思,他看向了四周,去寻找船只。如果顺利的话,这里应该会有两艘船,一艘是之前乘坐的捕捞船,另外一艘应该就是展飞开来的船了。

“船在那里!”柳若寒兴奋地指了指那边的捕捞船喊道。

张天元却皱了皱眉。船上太静了,居然没有一个人在,见柳若寒想要上船。他一把拽住说道:“你是真不累啊,就在这休息吧。船上的人有望远镜,看到我们自然会把船开过来的。”

柳若寒一听也是。而且刚刚因为激动,没有觉察到身体状况,此时被张天元一说,才觉得双腿好像抽筋一般难受,于是干脆一屁股坐在了张天元的身旁,也顾不得女人的仪态了,大大咧咧的感觉就像是个女汉子。

“海鱼大哥,节哀顺变吧,不管如何,你总归是得到了海伦的衣服和戒指,回去好好弄个衣冠冢,也算是给她安个家吧,别让她成为一个孤魂野鬼。”张天元见海鱼坐在那里发愣,忍不住说道。

“张老板,你怎么知道我女朋友叫什么的?”

“废话,不是你说过的吗?”张天元暗叫一声不妙,这海鱼好像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木头脑袋啊,这家伙也是鸡贼得很,显然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太对劲的东西。

“好吧,我好像提过一次。不过你怎么知道这是海伦的遗物?”海鱼看向了张天元,非常严肃地问道。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偷看了那封信总可以了吧,本来我就不知道那是海伦的东西嘛,以为是别人留下来的线索呢,所以就看了看,才发现那是海伦的遗物。”张天元脑子转得也够快,不然的话,他真得就得把自己见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讲出来了。

“是这样啊。”海鱼明显是有些失望,无奈摇了摇头,或许他是有什么期待吧。

张天元见他如此样子,砸吧了一下嘴巴,心里头整理了一下,干脆就把海伦的故事嫁接到了另外一个女人身上,只是这个女人跟海伦认识,就在海下宫殿认识的,然后将海伦讲的那些事儿讲给了海鱼和柳若寒听,当然了,这个过程中,他很注意把这些剧情进行一些修改,尽量不让海鱼和柳若寒产生怀疑心理。

“这可恨的海王,尽然会做出这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听罢这番话,海鱼义愤填膺地站起来骂道:“难道海伦也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吗?她死的时候应该很痛苦吧。”

“不会的,那封信里不是都说了嘛,海伦是因为不愿意受辱,所以自己结果了自己的生命,然后将遗物交给了那个女人帮忙照管。你们可能不知道,之前见到的那个羊蹄怪,就是那个女人,她因为被毁容了,所以才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的。”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听到这里的时候,海鱼微微皱了皱眉,想要张嘴问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放弃了。

张天元觉得他应该还是听出了一些破绽,不过只要没问就行了,问的话自己也可以圆谎的。

柳若寒此时却是浑身发抖地说道:“难怪上一次我跟师父来这里的时候,师父发了疯一样让我忘外面逃,连里面拿到的东西都不要了,看起来他应该也是遇到了这个女人吧,而且被警告了。”

“应该是的,我们运气比较好,嗯,应该说是我人品比较好吧,人家愿意帮咱们,换了别人的话,只怕这一次也要死在里头了。”张天元说道。

“行了,休息得差不多了,咱们走吧。”海鱼站了起来,捏了捏女朋友艾伦的衣服,然后说道。

“也是,不过你们不觉得这捕捞船有些奇怪吗?都这么半天了,咱们这么几个大活人,按理说他们应该早发现了啊,可是却没有人,这不对吧?”张天元用鉴字诀直接看向了那捕捞船,结果发现捕捞船里面藏着足足有二十多个人,都是有武器的,看样子像是海盗,不过他们的关系似乎跟船长很好,此时正在船舱里面商量什么呢。

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商量怎么对付他们吧。

这可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知道展飞那小子在干嘛呢,还没见人?

“你们两个躲好,待会儿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准过去,谁叫也不准过去,这船不太对劲。”张天元叮嘱了一番,然后冲着捕捞船喊了起来:“船长,把船靠过来啊,我们都快累死了,双脚都没法动弹了啊。”

那边船上很快就出现了几个人,正是船长和原来的船员。

“哈哈,对不住对不住,我们刚睡着了,没注意你们已经上来了,不过白云大师和小马哥呢?”

“死了!”张天元看向了那个船长,注意船长表情的变化。

那一瞬间,船长露出了吃惊和恐惧的神色,不过也就是一瞬间而已,很快就掩饰过去了,不过他这掩饰可以瞒得过柳若寒跟海鱼,却瞒不过张天元,现在张天元已经可以完全确认,这船长跟里面那些海盗是同伙。

“死了啊?这是够惨的,唉,我见过许多海捞的都一去不返了,十多年前那件事儿现在很多人都还记得,没想到这一次居然又有两个人死在了里头,不过还好,最起码你们三个回来了,这就是万幸啊。”船长很快恢复了冷静,说话都是有木有样的,一点都不像是装的,那表情,真得是跟真得似的。

“接着。”张天元突然将一个东西扔向了靠近的捕捞船喊道。

那船长伸手接住之后,还纳闷那是什么呢,就听到张天元喊道:“船长,那船上被邪魅占据了,我扔的那是之前拿下去的塑胶炸弹啊,你赶紧过来吧,我要把这艘船炸了,逼出里面的邪魅。”

船长一听这话顿时傻眼了,想要扔掉手中的炸弹,可是却见张天元又连续将两三个炸弹扔上了船,这根本就扔不急,于是大喊了一声逃命啊,就急忙朝着水里跳去。

船舱里躲着的海盗们听到他的喊声之后,那里还敢继续留着啊,也都纷纷冲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张天元按了遥控,那塑胶炸弹轰然爆炸,几个海盗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呢,就已经被炸得不成人形了。

张天元是害怕杀生,可是面对海盗这种凶残的存在,他可没有什么怜悯,这里就他们三个人,如果说真跟海盗正面为敌,那绝对是赢不了的,幸好这些塑胶遥控炸弹刚刚在海下宫殿里面没有用,现在倒是派上用场了。

“轰!轰!”

又是两声巨响,又有十几个海盗被炸成了碎片,这塑胶炸弹可是为了将极重的石门或者青铜门炸开而特制的炸弹,其爆炸威力可想而知了,别说是人了,估计就算是鲸鱼被炸了,那绝对也是要重伤了。

捕捞船的甲板都被炸得破开了大洞,一股烧焦的气味瞟向了礁岩,场面极其震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