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八八章 危险交易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5-07-13 14:22:48 字数:3329 阅读进度:1190/6683

要知道,很多铜镜的艺术水平,比起瓷器那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只可惜国内禁止交易,否则的话,青铜器的整体价格绝对是要高出瓷器很多的。※%頂※%点※%小※%说,www.色小说.yite.cc

轻轻将青铜镜放回了桌面上之后,张天元看向了莫邪笑着说道:“兄弟,咱明人不说暗话,这两面铜镜应该不是祖上传下来的吧?”

听到张天元的话,老于掌柜心里头一紧,生怕对方狗急跳墙,可是却见那莫邪只是淡淡笑了笑道:“老板开玩笑了,这东西一直在家里放着,从我记事儿的时候开始,到现在已经都二十多年了,怎么不是祖传的?”

莫邪非常淡定,虽然被张天元说中了,但是他却能够淡然处之,这种人可是不好惹啊。

不过他心中其实也是对张天元的判断十分惊讶的,心道这个年轻人倒是有些真本事。

“是吗?可是根据我的判断,这铜镜出土大概还不会超过两年。你说你记事儿的时候就见过,难道兄弟你是轮回转世的妖怪吗?”张天元笑着问道。

他的判断,自然是从这青铜器之上的铜锈磨损的痕迹判断出来的。

之前说过,熟坑的诞生,有两种方法,而其中一种,指的是“生坑”铜器出土后经过了较长时间的流传,自然磨损或人为清洗,使其天然形态变化为一种表面类似蜡质感,而底层依然蕴含“生坑”原有的色泽。现在的大部分传世品,基本都是由“生坑”到“熟坑”,到后来基本看不出出土痕迹了的。

另外一种人为化学清洗。暂去不论,而眼下这个青铜器。却明显是出土之后被把玩过,造成了一定的蜡质感。然而并不是很明显,根据这个判断,就可以判断出大概出土的时间了。

此时莫邪的表情终于发生了微微的变化,但也仅仅只是微微的变化而已,很快他就恢复了正常表情,看着张天元说道:“老板,你是要东西还是来调查的?难不成老板是条子的便衣?有些事情,你知我知也就行了,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老板觉得东西好。想要的话,那就交换便是了,觉得不好,那就不要乱说话,小心祸从口出……”

这番话,其实已经是威胁的意思了,直白点说就是“少特么管闲事儿,要买东西,尽管说。不买的话就闭上你的嘴巴,小心死于非命。”

对于这样的威胁,张天元自然是无所谓的,不过他也不想过分激怒这个人。而且对方也说得对,自己是来做生意的,不是帮条子来调查盗墓的。没必要逼人太甚。

“既然兄弟都这么说了,我也打开天窗说亮话吧。那个鸡血石印章价格在一百万左右,你这两件东西怕是不够的。你是行家,应该明白这两面铜镜的价格大概是多少吧……”

张天元说这番话的时候,其实是有些紧张的,他怕莫邪也知道这两面铜镜的真正来历,那样的话,他那一枚鸡血石印章,怕是换不来这两样东西的,不过这就是古董生意,你知道的多,你就占便宜,张天元现在不仅要这两枚铜镜,还要莫邪提供更多的东西。

反正他的鸡血石印章是明码标价的,一百万就是一百万,这没有什么可说的,而这青铜器,价格却有很大的伸缩空间,可以说值值几万块,也可以说价值千万美金,这东西没个准的,尤其是在私底下交易的时候,在没有完全吃透这东西的时候就更是如此了。

“这两面铜镜真有一眼?”一旁的老于掌柜还是有些迟疑,提醒张天元道:“老板,您可要看仔细喽,我上一次的教训得铭记于心啊。”

张天元心中苦笑,这个老于掌柜啊,还真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都快怕出毛病来了。

老于掌柜口中的“有一眼”是古玩界的行话,意思就是说这物件不错,是大开门的玩意儿。

张天元笑了笑道:“老于掌柜,这东西的确不错,我是个实在人,也不愿意说假话。”

“这两件东西,每一个都值二十万左右,我不会乱要的,的确是不够一百万,不过老板,我手上还有另外一件东西,就怕你吃不下……”

莫邪看起来早就已经将两面青铜镜的价格估计好了,这个时候直接说了出来,而对于不够一百万怎么办,他也有了完全的准备。

说话的时候,莫邪从背包里边取出了一瓶纯净水,然后喝了下去,虽然桌上就是咖啡,但他却不喝,如此谨慎,看起来也是挺辛苦的。

“二十万太贵了,你是不是欺负我不懂这个啊,兄弟,你这铜镜拿到任何人那里卖,都不会超过十万的!说句不好听的,虽然国外拍卖可能要贵很多,但你能弄出去吗?你还是要卖给那些走私贩子,他们绝对不会给你超过十万块的,我说的没错吧?”

虽然这两面铜镜的价格都不低,如果拿到国际市场上去拍卖的话,最少也能卖到四五百万rmb的样子,可是能将这些东西带出去卖的人不多,而且都要冒着被抓的危险,所以收购的时候,价格都是相当低的。

“那您给个价。”莫邪淡淡说道。

“十二万一面铜镜,够意思了吧?”张天元的出价比走私贩子高了一些,虽然不是很多,但对莫邪来说,并没有坏处。

“老实说吧,虽然我是有点路子,但收购这东西还是要冒险的,你经常干这个,应该明白吧?”张天元继续加码道。

“好吧,十二万就十二万,成交!”莫邪稍微想了想就点了点头道。

“痛快,对了,你刚刚说你手上还有一件东西,带来了吗?”张天元问道。

“带来是带来了,不过老板,这东西就贵了,怕你吃不下的,如果你想要的话,除了抵偿鸡血石印章剩下的钱之外,你还要支付给我不少的钱,我只要现钱。”莫邪依旧是很淡然平静地表情,仿佛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让他紧张起来似的。

“哈哈哈。”

“你笑什么?”

“笑什么?我说兄弟,我们老板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只要你手上的东西是好东西,那他就付得起钱。当然前提是你的东西来路‘干净’,没有走光。”老于掌柜替张天元回答了莫邪的问题。

所谓走光,其实就是被人盯上的意思。

有一些盗墓贼,偷东西的时候,是不会把东西全部拿完的,说这是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一定要遵守,不然会出事儿。

可是这样做直接的结果就是让有关部门通过遗留下来的物件顺藤摸瓜,找到这盗墓贼。

所以反而是那种不讲原则,直接把墓里头的所有东西都偷干净的盗墓贼,反而不容易找到,因为你没有任何的线索,他一旦把东西盗出去,那就很难确认是从墓里头盗出来的。

莫邪很是自信地轻笑道:“关于这一点,两位大可以放心,我是干什么的,不会犯这种小儿科的错误……”

张天元也相信莫邪的手段,这人做了快二十年的盗墓贼了,倒腾了不少东西了,可是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被抓,就足见其本事了,如果他真得被盯上了,那也只能算张天元倒霉了,偏偏遇到倒霉的莫邪。

不过这样的几率很低,除非是电视剧和电影里特意安排的情节。

“这样吧,把你说的那样东西拿出来我看看,只要是真的,我会给你开一个合理的价格的。”张天元说道。

“老板不怕这是出水货?”莫邪似笑非笑地问道。

“你都不怕,我怕什么。”张天元淡淡说道。

“好,有胆识。”莫邪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很快,就有一个服务生打扮得人走了进来,端了个盘子,如果不注意看的话,肯定都会以为是咖啡馆的服务生呢,可是这人取开放在托盘上的红布之后,下面暴露出来的,却是一件精美的青铜器。

不,确切的是两件,一对青铜器。

“这是父丙爵?”张天元看到这一对青铜爵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起来,这东西他虽没见过,但却是听说过的。

爵,饮酒器和礼器。

流行于夏商周时期,作用相当于酒杯。圆腹,也有个别方腹,一侧的口部前端有溜槽,后部有尖状尾,流与口之间有立柱,腹部一旁有把手,下有三个锥状长足。

夏代爵胎体轻薄,制作粗糙;椭圆形器身,流长而狭,短尾,流口间多不设柱,平底,一般没有铭文和花纹,偶见有连珠纹者。商早期流与口之间开始出现短柱,下腹部中空;有的透镂有圆孔,以便温酒加火时透风。

商中期后,爵演变为圆身,圆底,流口增高,多设一柱或二柱,柱身加长并向后移,三足粗实且棱角分明,器身加厚。商晚期至西周早期爵体厚重,制作精美;爵身饰有饕餮、云雷、蕉叶等精美的纹饰,上端和柱上也饰有动物形象有少数无柱而带盖的爵,盖铸成兽首形。

西周前期还有一种器表铸有扉棱的爵,往往以云雷纹作地,饰有两层或三层花纹,纹饰繁而精美。西周后期,爵逐渐消失。

而这父丙爵,则是西周早期的青铜爵,造型十分精美,价值也相当之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