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五章 骗术

小说: 鉴宝秘术 作者: 北域神灯 更新时间:2015-01-10 19:16:58 字数:3526 阅读进度:556/6683

“对了李教授,东交民巷那个地方你知道吧,有几间老宅子一直没卖,我今儿去那里逛了一圈……”

张天元看完了李阿姨和林春娥联手打造的那园林设计图之后,简直是肉牛满面啊,他都有一种冲动,把那四合院干脆推倒了建成园林算了,这设计图简直是太棒了,他几乎能够想象,真正建出来之后的园林,一定是非常壮观的,到时候不知道聂震那小子要怎么得瑟了。

唉,真不应该搞这么好。

当然了,他也就是想想而已,感谢了一番李阿姨之后,他就又跟李明光教授聊了起来,顺便就讲起了自己在东交民巷的遭遇。当然了,他不可能说自己是通过鉴字诀看出对方狸猫换太子的,而是说自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李明光知道他懂古玩,所以也就不会多问了。

听罢张天元的话,李明光是连连摇头啊,说道:“这年头,人情冷漠,世风日下啊,几乎所有人都钻到钱眼里去了,不管是结婚、交朋友,所有事情都是带着某种利益某种目的去做的,再也没有什么纯粹的朋友了,你说的那个高老师我听说过,以前还在我们学校做过讲师,不过后来嫌工资太低,就离开了,他以前也给我讲起过这个小前,说是挺老实,挺好的一个人,现在怎么也学成这样子了,估计啊,都是钱把人给逼得。”

张天元默然不语,他想到了自己,如果没有钱的话。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或许到现在还是光棍一条。甚至有可能还在网吧里面激战,为了每个月几千块钱而废寝忘食。

钱这玩意儿。果然不是个好东西,但你没有它,还真得是混不前去的。

“‘古玩不打假,对错凭眼力’,这条古玩行流传下来的潜规则,给了古玩骗子一个心安的借口。同时,他们也信心满满,因为祖师爷曾教导过:哪里有贪婪,哪里就有骗子的饭碗。虽然现在法律已经有成功破获古玩诈骗的例子。可是现在很多玩古玩的,还是喜欢遵守这个已经老掉牙的所谓潜规则,不知道你是否听说过建国前非常流行的门道?”李明光也算是老江湖了,他见识过的事情,那绝对是要比张天元多得多的。

建国以前的江湖上,有蜂、麻、燕、雀四大门,另外还有金、皮、彩、挂、平、团、调、柳八小门,“门”指的就是江湖行业。

所谓蜂,也作风。指的是一群人蜂拥而至,协同行骗,作风讲,大概是形容速战速决。如大风席卷吧。

而麻,也作马,指的是单枪匹马的个人行骗。燕,也作颜。指的是以女色为诱饵进行行骗,雀,也作缺。指的是一帮人花钱买官缺,然后大捞一笔。

至于八小门,就多为一些跑江湖吃手艺饭的了,比如金门,又称为“巾门”,是从事算卦相面等生意的江湖术士的总称,评门,就是说评书的行当,江湖人管说书的这行儿,杂技艺人的行当江湖上称为“彩门”,走马卖解、耍武艺之类被称为“卦门”。

总的来说,四大门纯粹就是捞偏门的骗术门道,而八小门则是靠手艺吃饭,在八十年代的时候,八小门还很盛行,马路边上那些耍猴把戏的,都是其中“卦门”所为。

实际上,江湖行当比这四大门、八小门多得多,门与门之句的关系也很难确定。根据这些行当,江湖人包括江湖术士、江湖郎中、江湖艺人、江湖骗子、窃贼、强盗、侠客、乞丐、清客等各色人。就是这些五花八门的江湖人,以及他们无处不在的活动,构成了江湖这一充满魅力的世界。

就说东交民巷那伙儿人,有点风门的作风,但又不太一样,这些江湖人士发展到现在,也是有变化的,毕竟人在变,江湖也在变嘛。

“你得亏是多看了那一眼,不然的话,被这些骗子忽悠一番,你这十几万就要打了水漂了。每一个骗子一定是一个出色的故事家,这是骗子的基本功。从藏品来历介绍起,不是老城拆迁、挖地种菜、刨土烧砖给挖出来的,就是家里祖传多少代的。挥泪让出原因不是家道中落急用钱、就是另有隐情贱卖给你捡漏。你如果要了解更多,大约可以聊上三天三夜。这些事情我都见得多了,也听得多了,所以遇到了,也会小心一些,以后你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可以先给我打个电话,我帮你参谋参谋!”李明光教授对张天元的幸运感到高兴。

“您也遇到过这种事儿?”张天元问道。

“当然遇到过,遇到过之后,我就把这些研究了一下,其实江湖术士、江湖郎中也必须靠欺骗才能维持生计,但他们总还有自己的行当作为掩护,江湖骗子则**裸地用骗术诈人钱财。江湖骗子必须具备五大能耐:把点、把杵、抛苏、亮托、换托。‘把点’就是物色被骗的对象;‘把杵’就是考虑是不是能骗成;‘抛苏’就是行骗时假戏真做、该笑就笑、该哭就哭,表现得逼真异常、毫无破绽,让人信以为真、受欺上当;‘亮托’就是让顾客看货色,为了使对方上当,拿出来的样品一般都是真的;‘换托’就是在对方受骗上当后,用掉包之计,把真的留下,假的留给对方。”

“李教授,你这么一说,我怎么感觉今天那事儿,我好像把里面改遇到的都遇到了,早知道的话,真该来找您好好商量商量的。”张天元听得是目瞪口呆,他以为自己知道的够多了,听了李明光这番话才明白,其实自己还无知得很呢,如果早知道这些,今天一开始看到那老陈和小前的表演,就能够戳穿了,哪里还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如果仔细比照一下,今天早上的事情。在李教授口中说的那些都可以找到相对应的词儿。

李明光到底也是人,所以被张天元这么一夸。登时还得意了起来,这一说,就收不住了。

“江湖骗术门包括‘老月’(耍腥赌的)、‘老荣’(当小绺的)、‘老渣’(贩卖人口的)、‘老合’(挨帮挤靠的生意)等。

老月,就是耍腥赌的,即设赌博骗人钱财的江湖人。

老渣,俗名‘渣子儿’,就是人贩子。人贩子过去分为‘不开外山’和‘开外山’两大派。不开外山的,就是遇到贫苦之家,无衣无食。生计困难,他们见这家人生有子女,就向他们游说,把儿女卖了换取衣食。

开外山的就不一样了。他们专以朝外省贩卖人口为生,手段比起不开外山的来毒辣得多。他们多是媒婆的变种。在旧时代有三姑六婆最为可伯。过去有两句治家格言:‘僧道尼姑休来往,堂前莫叫卖花婆’。三姑为尼姑、道姑、卦姑;六婆是稳婆、花婆、巫婆、虔婆、药婆、媒婆。

江湖骗子骗术之精,种类之广,令人防不胜防,难以辨识。但是。据骗子们自己所说,不受骗的唯一法门就是‘是便宜不贪,是便宜不爱’,贪小便宜的人是骗子手们最佳的、也是唯一的欺诈对象。”

“李教授啊。您这话说得是没错,可是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难啊。人总是有贪心的嘛,要不然到现在。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轻易受骗了,而且骗子的手段也是日新月异啊。”张天元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幸运了。如果没有六字真诀,没有地气,自己怕是在这个复杂的社会之中,已经受骗上当好多次了,尤其是玩古董玉石的,是最容易受骗的行当啊。

就那“狸猫换太子”这种来说吧,张天元就切身体会过,他认识的那些朋友当中,甚至有人就上过类似的当。

你比如说,如今,市面上的海外回流文物宋元明清古陶瓷屡见不鲜。这中间:一为假古董,真回流、二为假古董,假回流、三为假古董,假出水。惯用招数一般是:先生产一批高仿品,然后做足海外寻宝、重大发现之类的文章,再将这些东西通过海关回国。藏品身上由此而被加盖的海关火漆印,就成真正的回流文物了。

就是哪位上浦的慕容老板,不久前还在一批据说来自海底打捞出土的青花瓷中,依据底足火漆印买了一件“回流品”,附赠的还有一张报纸,上面刊登有登载了关于“碗礁一号”被不法之徒盗捞大批瓷器的消息。店主曾悄悄地告诉朋友,这几件瓷器中就有“碗礁一号”的货。结果不久在网上发现,各地购买此赝品的不在少数,而那张报纸也是假的。

另外,有这样一群人,就是专业作假的,他们是古玩骗子的技术派,潜心研究,以至于作伪手段与日俱进。移花接木、老底接胎、化学做旧、烟熏养宝或许是他们轻车熟路的雕虫小技。他们的作品或出现在资深藏家手中,也或者出现在某拍卖行、甚至博物馆,这些甚至是他们津津乐道的荣誉,也成就了古玩骗子有了基本可以拿出手的东西。

今天早上在东交民巷那老陈,估计就是专业作假的,而小前则是陪他一起来演一场戏,这场戏演得太好了,真得是太好了,不愧是专业的,要不是张天元用了鉴字诀,那肯定得吃亏上当的。

本来张天元还打算找个日子再去那地方看看,心里头存着侥幸,说不定那老陈不是骗人的,只是想多弄点钱,可是今天来到李明光教授家里,听了李明光教授那一番话之后,他心里头算是明白了,这骗子就是骗子,实打实的,还是不要去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碰一鼻子灰不说,还搞得自己心情特别不好,到底图个啥嘛。

张天元是有自知之明的,买的不如卖的精,更何况他张天元不过是个二十五岁的小青年,真正的社会阅历太少了,别以为自己聪明,搞不好绕来绕去,就被绕进去了,要想不受骗,那干脆就别趟这滩浑水,那是最好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