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5章 弦外之音

小说: 宦海特种兵 作者: 天机变 更新时间:2017-10-21 18:31:06 字数:2376 阅读进度:2900/4101

安天伟也看明白了一些事情。

林玲一个电话就能让委里重新考虑秘书长的人选,可以想见林玲在这委里的地位有多重要。

而这个秘书长今天的表现明着就和林玲似乎走的反方向,这就能看出来许多的东西。

还有一点,秘书长能当上专案组的组长,而林玲却只能当专案组的组员。

看来啊,这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纵使清高如同林玲这样的人,也不能例外啊。

很明显,林玲的话让安天伟的心踏实了,但是却让秘书长的心悬了起来。

他真的没有想到林玲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撕破脸。

大家平时在委里,虽然各有矛盾,但是这个矛盾并没有公开化,要真说起,最多也就后面玩点小阴谋啥的,还没有到真刀真枪面对面干上的地步。

可是林玲今天的表现,则就是将委里的这个微妙的平衡打破,这是要摊牌的意思了!

“林专家,你有没有考虑清楚,你这样做的后果?”秘书长阴着脸问。

林玲的举动让他有种很不安的感觉。

如果没有安天伟在这儿,他倒不怎么担心。只要他的精神催眠术没有被发现,他就有万种办法将他自己从中摘出来。

现在的情势于他而言很不利,林玲的这个选择在时间节点上的把握相当之好,而安天伟则分明就是林玲手中的一把利刃。

这把利刃只要挥动起来,那就是要见血的!

安天伟的目光也像是一把利刃,盯着秘书长,让这位国内精神催眠界的泰斗人物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秘书长已经深深的意识到了眼前的困境。

这确实是他的一场困境,从他非常自负的施展了他的精神催眠术之时开始,他就已经身陷于这种困境之中。

现在他有心想要从这种困境之中抽身出来,结果林玲却将他抽身的机会和退路全部封死。

“你算好了?”秘书长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你放心,我还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卑劣。但是,对于卑劣的人,我一惯的原则是能够还回去多少就是多少,并且没有一丁点的负疚之感。”林玲的声音有点冷。

安天伟诧异的看了一眼林玲。

林玲这样的神态很少见,除非是这个人真的十分不招她待见。

看来这个秘书长以前和林玲的过节颇深,已经到了不可调和的地步。

既然这样……

安天伟的主意一拿定,他的意志力便朝着秘书长铺了过去。

这次,安天伟可不是无声无息的铺展他的意志力,而是刻意的将意志力显化,就像一**无色的波纹一样的,朝着秘书长涌去。

肉眼可见的空气波纹一浪浪的扑向了秘书长。

秘书长怪叫一声,将他所有的精神力都外放了出来。

现实世界之中,能够将精神力外放的人,确实可以称之为泰斗权威了,但也仅限于现实世界!

秘书长外放的精神力,遇到了安天伟故意显化的意志力,便像是冰雪遇到了烈阳,很快便被消融一空。

一种无力之感充斥着秘书长的周身。

他确实还有一些精神力没有放出来,但他从刚才的交锋之中已经发现,就算是他将老底榨干,精神力也不够对方消的。

秘书长就像是一个溺水之人,在安天伟的意志力之下,艰于呼吸。

随着秘书长的呼吸越来越急促,安天伟此时看了林玲一眼。

“算了。就这样吧。”林玲也不想安天伟真的弄出来什么事情。毕竟秘书长的身份在那儿摆着,真要是出了事,她自己脱不了干系且先不说,安天伟也定然会被牵扯进来。

委里的事情比较复杂,人员的构成也比较复杂,安天伟现在的麻烦已经够多了,林玲可不想这个时候让安天伟再牵扯到另外一个漩涡之中。

安天伟也知道林玲的心思,便收回了大部分的意志力,只留着少部分的意志力继续绕着秘书长打转。

这是警告!

安天伟向脸色煞白的秘书长道:“你信不信,就算是你现在就这么完蛋了,事后我们也不会受到半点牵连!”

秘书长闭着眼睛喘着粗气不吱声。

他知道安天伟所说的非常正确。

精神力和意志力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的,他们的这种较量已经远超一般人的认知之外。

就算是事后有人过来调查,也决然调查不出来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最多,法医能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心脏衰竭!

但衰竭的原因,那就只能成为一个永远的谜团了!

现在想想,秘书长还是有些后怕。这种和死亡只有一步之遥的感觉,原来竟然如此的让人恐惧。

就算是安天伟现在收了手,秘书长的身体也在下意识的颤抖不止。

“他怎么办?”安天伟问林玲。

“给他一个警告也就够了。虽然他……算了,不说这些让人不开心的事儿了。天伟,专案组这件事,你就介入到这儿吧。不要介入太深,对你没有好处。”林玲有着话外之音。

“好!”安天伟很干脆的收回了自己所有的意志力。

这还是他在现实世界里为数不多的对现实世界之人用这些能力。至于朱妈,救人之举,和天和相符,不会受到任何的限制。

林玲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秘书长,随即便转头而去。

安天伟跟在林玲的身后。

“林姐,这个秘书长是不是以前做过什么事情,很对不起你?”安天伟特别好奇这事。

林玲也没有将安天伟当外人。

“天伟,我跟老纪两地分居这么些年,我也好老纪也好,早就有心思想要进行调动。或者老纪调回来,如果老纪调不回来,我调去老纪那儿随军也好。可是,我和老纪两方面都受到了莫大的阻力!”

“他就是阻力之一?”

林玲摇了摇头:“他算得什么阴力,他不过是提到台面上的一牧棋子罢了。”

林玲的话说的有些含糊,但安天伟很敏锐的从中听出了一些弦外之音

看来,这个所谓的委里面也相当不简单!

“林姐,谁想要打你的主意,先过我这一关。我打到他不知道他爹妈姓什么。”(宦海特种兵..6565280)-- ( 宦海特种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