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75章 太狠了

小说: 宦海特种兵 作者: 天机变 更新时间:2015-06-14 06:37:35 字数:2523 阅读进度:1475/3569

自由搏击的是班长的一组,负重冲刺的吴卫国的二组,而障碍翻越则是张宾宇的三组。『推荐百度/色小说*小/说/网阅读』

原來站成一个整齐方阵的队列,有序而又效率极高的快速分成三个组,朝着不同的方向开拔。穆武清也早就已经归队,被口头警告了一番之后,分在吴卫国的二组和陆为民搭伴。

班长的一组自由搏击在原地进行,队形随着二组和三组的离开,人员之间的距离也随之拉开。

而后,在韩铁和沈军山起到的示范作用之下,一组首先开打了起來。

盛世杰听到班长说自由搏击时,眉头便皱了起來。

他最烦的搞这些花架子,名义上是自由搏击,实际上像是早就已经演练好了的一般,拍电影似的你怎么出拳我怎么挡,连倒地的时间都计算的非常精确。

这种情况绝非虚传,在他所检查的这么多部队里,就有不少的人喜欢搞这一套。当时他沒有当场剥别人的面子,而是回去后在考核的分数上狠狠的扣了一笔,然后再传出话:就说是我扣的。

因这事,搞的有几个下面的师团长的考核被评为不合格,得罪了一些人。

所以,一听到自由搏击这四个字时,盛世杰便很自然的生出了一些反感,但他不是莽撞之人,耐着性子接着往下看。

如果他的爱才之心获得的只是安天伟弄出來的花架子,盛世杰无疑会十分失望。

不过,随着他看的时间越长,隐在心里的那份反感早就已荡然无存。他一直浑浊无光的双眼也开始渐而的有了神采,直至锐利如剑。

这帮小子,在玩真格的。

在一组里,班长的自由搏击,就是自找对手。你认为谁比你弱,你就去虐谁,天经地义。不服气,那就揍回去。在整个自由搏击的训练过程之中,班长干的事只有一件:盯着谁在假打。

因为他定出來的这种规则的残酷性,相信无论是扫鬼行动组还是特种连,大家以前都是战友和兄弟,谁能真正的下狠手。

班长的作用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來了。

逮着了几次假打后,如果是扫鬼行动组的人,则让韩铁或者沈军山去虐;如是特种连,则找特种连里能起领头作用的人去虐;

那可是真虐。半点都不带虚的。虐完之后,班长训话的内容只有五个字:“许弱,不许假。”

用打假的方式对付假打,效果立竿见影,大凡自由搏击项目,无一人不是拼了吃奶的力气在拼。

盛世杰所看到的,真是一支人人在拼的队伍。

他看的出來,仅是这一个项目,这一组的小子们,几乎都沒有任何保留的拼尽着体能想放倒对手。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战友,而是真正的敌人。

这才像个军队的样子嘛。盛世杰老怀大慰。

不过,随着自由搏击项目的推进,松坦了沒一会的盛世杰又不舒服了起來。

这帮浑小子这是在干吗。拼命也不至于拼到这个份上啊。不知道这只是给上级首长的一场表演。

大凡强者,都自觉或者自觉的有一份关爱弱者之心。

盛世杰无疑是强者,而这些兵更是他的下级,哪个都是身上的肉丁。看着这些战士们都在真玩狠的,除了不能动用兵器之外,这些混蛋竟然什么阴招都往外使。

当出现第一个力竭并且一脸血糊糊的战士被击倒在地之后,盛世杰拉着的脸黑了起來。

但使他的脸更黑的,是接二连三出现了倒下去的战士。

无一例外,沒有一个不是血染的风采;无一例外不是力竭而倒。看到那些倒下去的战士们脸上露出的深深不甘,仿佛恨不得趴对手肩膀上咬一口似的。盛世杰便有点稳不住了。

沒见过对自己的兵这么狠的人。

那个站在队列之前脸色冷的像非人类的家伙是从哪里冒出來的。

盛世杰隐现怒色,背着手向前走了一小步。

一边的南师长早就察觉到了盛世杰的不对劲,这是要打断训练的节奏,看情况首长这是怒了。

南师长赶紧随之上前,在盛世杰的耳边低语了一句:“首长,他们这个是真实的训练,不是表演赛。”

稍稍停顿了一下,盛世杰抬起的脚沒有迈出去第二步。

慈母多败儿啊。盛世杰心里叹道。

自己一直极其想要看到不就是一支铁血的钢铁之师吗。怎么这才遇到这么点异常状况,竟然不由自主的想要去干涉下面的训练方式了。

这是一种病。是官病。得治。略微的平复了一下,盛世杰的神色恢复了镇定。

站在盛世杰两步之远正前方的班长和安天伟相互的眼神交会了一下,都心照不宣。

盛世杰的动作哪能逃脱他们这两头成年狼的感知。

盛将军可算得上是一头老狼了,沒想到和平年代,终究会磨砺掉这头老狼原本应该十足的野性。这既是好事,也有劣处,各占一半吧。

班长和安天伟两人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站着,面朝着自由搏击的现场,直到分组的最后一人倒下,操场上齐刷刷的只站着一小半身上带彩的人。

因为分组搏击会出现两败俱伤的情况,现在能站着的人,自是不满一半。

一组的训练科目完成,二组和三组训练的科目离这儿有点路,盛世杰只是远观了一下,看到的情形虽然沒有一组的激烈和暴/力,但那股子拼劲却不遑多让。

二组的负重冲刺,最终的冲刺距离是百米,按照吴卫国的规定,前面必须得跑他个几大圈才准冲刺。冲刺完了之后,愣是沒有一个能站的起的人。

这倒不是战士们的体能不够,而是吴卫国太阴了,只要战士们的整体体能有所提高,他便会将负重跑的距离拉长,非拉到体能只剩下那么丁点的时候,才准冲刺。

所以,现在盛世杰看到的,便是二组沒有一个站着的人的诡异情形。

至于张宾宇的第三组,则直接和奔放的多。翻越障碍,有现成的障碍:爬楼。但是必须是沿着墙壁直线往上爬,用什么办法不管,只有一个要求:贴着墙壁直线上升。

最终战士们抠墙缝的抠墙缝,拉绳子的拉绳子,总部大楼的墙壁上便挂满了三组的战士,都在奋力向上攀越着。

三个组,三种训练方式,但沒有哪一种训练方式是容易通过的,都会极尽其能的将所有战士们的体能榨干,才会是一个训练科目的结束。

当三个组都完成了训练之后,脸色平静,实际上心是揪着的盛世杰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帮小子,太狠了。

不过,他心里的石头尚未落地,便听到安天伟严厉的声音响起:“各小组集合。第二轮训练科目,开始。”

(完成。长松一口气,每天的更新就跟催命符似的,写点书不容易啊。大家晚安。)

来自,!

...(..) ( 宦海特种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