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8章 凌若兰与何子矜

小说: 宦海特种兵 作者: 天机变 更新时间:2015-02-17 16:52:27 字数:2350 阅读进度:909/3985

“大姐和二姐都说了她们的故事,我也说说我的故事吧。”凌若兰道。

凌若兰是四人之中最为安静的一个,既没有赵雪雁的大姐范,也没有肖沉雪的女王范。平时往那儿一坐,能对着古筝擦上老半天不发出一点声音,存在感极弱。

凌若兰有一个优点,即是需要她完成的事情,她会一丝不苟的完成,不需要任何人督促。

这样人畜无害的妹子,能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呢?安天伟倒真是好奇了起来,不是说说这么简单。

“我的家世,既没有大姐家的显赫,也没有二姐家的富余。我家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爸爸那一年患了病,医院里住子一年多,家里所有的存款都花光,也没能将命保住。”

凌若兰说着,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平静的就如同述说别人的故事一般。

“家里因为这件事欠了一屁股债,妈妈熬到了毕业,终于还是跟着别人跑了,家里只剩下了奶奶一个人。那些债主知道我妈跑了,便天天上门追债,堵着门口骂。那时我很需要钱,不管做什么,我只想挣钱,挣钱。”

“在蓝星座夜总会时,我没有自由,连给家里汇钱的自由都没有,我们被妈妈桑严密的看管起来。等到我出来之后,才知道在我没有回家的这些日子里,奶奶也走了。”

凌若兰凄然一笑,摇了摇头道:“也许奶奶在临走的那一刻,会认为我跟我妈一样,已经对这个家绝望了吧。大姐有家不能回,二姐有家不愿回,而我,是再也没有可以回去的家了。”

凌若兰说罢自己的事,抬起眼看着安天伟道:“安大哥,我很感激你,不单是因为你将我从蓝星座夜总会里救出来,更是因为你给了我像现在这样的一个家。姐妹们都是我的家人。”

肖沉雪走过去,在凌若兰的身边霸气的一站,道:“老三,只要你愿意,二姐永远都是你的家人。谁敢欺负你,看我不削他!”

凌若兰感激的看了凌若兰一眼。

她倒不是真的在意肖沉雪帮不帮她削人,而是感激肖沉雪给她的这份感觉。这样的感觉用什么都是买不到的。

她曾经是那么渴望能赚到钱,以至于她差点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终于等她挺过来时,却发现钱对她而言已经失去了意义。

家没了,还要钱干什么呢?

在得到奶奶已经西去的消息时,她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的迷茫,甚至都有点找不到生活下去的目标和意义所在。好在有大姐二姐小妹,她有了家,才再次的活了过来。

凌若兰的故事说完了。这世界上又多了一个实际意义上无家可归的人。

安天伟真有点不想再听下去。

除了肖沉雪的事并不那么让人感到胸口发闷,赵雪雁凌若兰的事让他感觉到说不出来的难受。

可面对这些事,他觉的有力无处使。

这都是这些丫头们的家事,没有像战场上那么鲜明的立场,没有你死我活的对搏。除了听听,似乎没有可插手的地方。

“老四,到你了。”肖沉雪道。

“我……我没有……”何子矜头勾的很厉害,下巴几乎能触到胸前隆起的部位,声音也小的可怜。

“什么没有?你不是说过你老爸很凶的么?”

“我老爸是很凶,但他不是真的讨厌我。”

“那你不回家?”肖沉雪一脸诧异。

安天伟一旁暗自将压在胸口的一股闷气吐了出来,他是怕再听到何子矜又是什么让人气闷的故事,他心口的那股闷气就会超载超量了。

可看何子矜那模样,似乎不是那么回事。

“小老四,你这就不对了啊。姐姐们可都将你当宝贝待,你倒好,还跟姐姐们藏起私了?快点说,不说小心我削你。”

何子矜似乎真的怕肖沉雪,缩了缩已经勾的很低的头。

“老二,别吓小妹。你越吓她她越说不出来。小妹的事情我知道一点。她的家世很清白,不像我们……”赵雪雁明显很维护这个小老四,替何子矜回答道。

“我晕,老四既然没那么多问题,她干吗跟着我们也不回家?”

“我……我想跟着你们……练练胆……”说到这里,何子矜的脸腾的一下就红到了脖子根。

练胆?

肖沉雪哑口无言了。有这么练胆的吗?这不是玄幻小说看多了撑的还是怎么的?

别人那是想回家但因为种种原因回不了家,你这到好,有家给你回,你就因为这么个破理由直接就跟家里面玩消失?

“老四,如果你不是我小妹,我真的很想削你!”

“二姐,我没错吧……”

肖沉雪想想还是忍住了要发作的冲动。

这个小老四别看平时胆子好像很小,但她要是认准了一件事,就会往上死贴。她很少有自己的主见,一旦认为某件事情是对的,对她而言,那件事就是真理。

肖沉雪将之总结为信徒的天赋异禀。

安天伟听罢总算是舒坦了一点。四个人之中,总算有一个人的家世是正常的。

“子矜,你不回家,不怕家人担心?”安天伟这话说的语重心长,颇有长者之风。

何子矜猛的抬起头,跟着摇的像拨浪鼓:“我跟着大姐,家里人不会担心。”

“你家里人怎么知道你跟着的是雪雁?对他们而言,你这么久没回去,等于是音讯全无,会很替你担心的。”

“哎呀,好像是这样的。”何子矜慌乱了起来。

安天伟刷一下汗就下来了。见过迷糊的,没见过这么迷糊的。

“雪雁,这事回头你帮子矜处理一下。还有,我过了明天可能就要走了。我想了想,你们长久在这里待着也不是个事,要不要你们跟我一起去京都?”

“去京都?”

“嗯。去京都!雪雁,就像你说的,有些事躲不是办法,最终你还是要去面对的。但我们可以换一种姿态去面对!朱家很了不起吗?”

赵雪雁明白了安天伟的意思。

躲只是被动自保,但躲的了一时却躲不了一世。人这辈子,总是要归家的!与其这样去面对那个最终的结局,不如自己振作起来,强势回归!

“能做到吗?”赵雪雁的声音有点虚渺,像是问人,又像是自问。

“事在人为!”

(还有一更在晚上。) ( 宦海特种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