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高手过招

小说: 都市天师道 作者: 天下人F 更新时间:2017-05-15 03:27:22 字数:2616 阅读进度:84/963

病房外面的这些警员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因为他们把一个危险的可疑人员放进了特别行动组组长的病房,而且这个病房还是高密封性的。

纯阳此时正在做着吃东西,这时候那个小大夫进来了,他看了看纯阳,非常紧张的鞠了一躬。纯阳本来没有多注意他,但是他的一个举动却让纯阳觉得不对劲。按道理来说,新来的医生会很遵守学校给的一切严格规定,这样,他们才可以在医院很好的呆下去。这时候,这个家伙虽然举止很到位,但是纯阳却感觉他太过头了。那里有医生走到哪里都乱消毒,即使在ICU都这么负责任的检测各项数据,纯阳看完他的所作所为后,双眼就开始盯着他不动了。

随后,纯阳请他过来,那个人走上前来,两人开始坐下来聊天,相隔距离不到三尺。纯阳随后的聊天里很无聊的和他谈论了很多无关自己的任何事情,直到他们聊到抽烟上,随后,他取出了一个烟盒来。接着他说道:“我六师兄是东北地区的,在他们那里,抽一口好烟过去可是很费劲的,汉白玉的烟嘴儿,乌木的烟杆子,我记得他家传的那个烟锅,简直是黄金般的作品。”

这时候,那个小家伙也说道:“啊,我听说过东北的大烟袋,那可是一种回忆啊。”

接着,纯阳笑着递给了他一根烟,说道:“抽两口吧!”

那个小医生看了看纯阳这样,于是很放心的伸手去拿。但是纯阳已经明白了,他不是什么高手,因为他把烟递过去的时候,伸出的手是中指悬空,其他四指握住烟。这样一来,他只要稍微改观一下自己的手势,那么就是一个“一指禅”,到时候手指一出,那么一可攻眼,二可攻喉,这个医生就非死即瞎。纯阳并没有攻击他,他认为这只是个傀儡,接着,纯阳仔细的看着他的眼光,突然发现他的面色不对,接着他马上问道:“阁下是不是很喜欢日光浴的?”

那个医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然,他也只是轻描淡写的回答了几句。不过,他的话已经暴露了他的许多。纯阳一边继续和他周旋,一边站起身来将手背后,随后,他一边走一边用背过去的手试探身后的空气,接着,他摸到了某种东西,他知道身后是空气,但是还是摸到了东西,很明显,面前这个人的身份已经表明了。接着,纯阳停下了脚步,他伸手挠了挠自己的胸口,接着忽的一转身,将脖子上挂着的玉牌对准脑后一推,顿时玉牌闪耀了一丝红光,而身后的那个小医生也摔倒在地上了。

纯阳觉得这个小家伙有些问题医生难道带美瞳吗?于是他伸手一摸,居然从他的眼睛上面顺下了一对美瞳,随后纯阳看到的是一对如同死灰一般的眼睛。纯阳大惊,难道对手和日本有关?密教在日本的势力最弱,必须依靠一些黑帮才能存在,而那些黑帮曾经提供过一些研究的素材,其中就包括了这种操纵傀儡的法术。不过,这个法术极为恶劣,就连作为诞生地日本都几位痛恨这个巫术。当地的黑帮曾经表示,他们需要密教的存在就是因为密教可以对付这些邪门歪道。现在,仔细想想,纯阳刚才的应对措施的确就是这样的,操纵傀儡的人就如同拿着丝线控制着面前的这个傀儡,也就是说,操作者的丝线会被探测出来,因为,法术是通过操纵一具通过血液链接了傀儡的木偶或者尸体来利用傀儡做任何事情。接着,纯阳判断,对方估计是使用尸体的,因为按照他的计算,傀儡倒下的地方和他用玉牌击中对手的距离相隔不过三五米。纯阳这时候叫医院做准备,他要解剖尸体。

那个傀儡被有惊无险的抓到这里了,外面的警察们也可以松口气了。纯阳想起自己十年前被宣布成为关门弟子的时候,曾经接触过日本的密教同门,同门交流的时候,他记得那些日本同门告诉过他,日本的操傀儡技术是一门很高深的学问,一个傀儡玩儿的好的技师,甚至可以轻松屠杀一座城市而毫不费力。只可惜,日本这方面的技师现在都被称为“邪恶的使徒”,虽然密教里有研究这个技术的人,但是他们的地位也很明显的不是很高。随后,他们表示,技师控制傀儡的时候会在他们的身躯之中植入控制他们的三重符咒,之后才会用丝线绑缚和傀儡联通的那个“法相”,这样傀儡不会尸变而且可以很好的听话。

随后,纯阳剖开尸体之后发现了符咒,虽然,这三个符咒其实就是一个冰柱、一个石块和一根木签。这三个东西镇住了他的一丝灵魂,流动了他死亡的大脑,取代了他死亡的心脏。纯阳非常的气氛,这样的邪魔外道却大行其道,招摇过市。随后,他心里很清楚,他破了对手的法术,那么对手绝对不会放过他的,不过,纯阳也不是没有办法,接着,纯阳当着许多医生的面在尸体的嘴上插上了一根普通的香,随后他觉得不够,又在尸体的双耳之中塞上了两张符,这样就可以完全封住这个傀儡的一切了。接着,纯阳仔细思考着这个对手,他枪法很好,会使用傀儡术,那么也一定会些许养尸炼魂的法术,而控冰的法术也是日本邪教或者日本传统的巫术,所以这个对手一定和日本有关。

第二天,大搜捕开始了,目标是和日本有关的人。虽然这有很大的漏洞,毕竟香港去日本旅游购物的人并不少,但是纯阳已经说明了,这些法术根本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学完的,所以对手根本就是一个久居日本的公民。

此时,香港的一个高级旅店里,两个侍者端着一些药物走到了一个房间。这时候,里面的一个女人正躺在那里休息,她身上的和服是白色的,不见其他颜色。这时候她身边的一个男侍者见药端进来了,于是赶紧准备给她治疗,这时候,她轻轻的掀开了自己的衣服,她的胸口上有一个很大的伤口,很明显是灼伤的,那个侍者轻轻的敷药,丝毫不多看一眼,也不乱碰,这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女人,她正在微笑着盯着他的侍者,接着她说道:“怎么?嫌弃我,不多看几眼吗?”

那个侍者并没有多说话,他很淡然的说道:“好了,你该休息了。那个密教的道士真是难对付!把你伤成这样。”

那女人笑了笑,接着舒展在了床上说道:“我怎么能知道,他这么警惕,没关系,我就不信他这么大本事!”

那个侍者回头说道:“十年前,他还只是密教的普通弟子的时候,就已经能够击败我们的大部分武士了,现在过去了十年,他已经是密教的第七星,是未来的教主,你用一个傀儡去试探,自然不够。焚林已经被捕了,而且我探测不到他的任何气息,虽然没死,但是他也已经完全废了,我们还是另想办法吧。”

忽然,那女人像猫一样笑出了声,接着他说道:“虽然你说的不假,但是,如此不淡定的你我还是第一次见,看来,他给你留下了不少阴影啊!”

男人没有回头了,他立即解开衣服,亮出了伤痕累累的后背,随后很淡然的把衣服一穿,走出了出去。这时候,那女人才感觉到,她的确遇到了一个高手,接下来的对抗就不能那么随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