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9章溃坝一

小说: 巅峰官路 作者: 金鸡纳霜 更新时间:2018-06-27 18:00:21 字数:2416 阅读进度:1264/1528

罗子良回到应急管理厅自己的办公室,屁股还没坐暖就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北通高铁山都县境内在建隧道发生大面积突水事故,冲毁了大量民房,人员伤亡不明……

高铁隧道涌出来的水能冲毁大量民房?罗子良百思不得其解,急忙查看墙上的地图。发现苍北省最大的沧江发电站就在山都县境内,莫不是高铁工程打通了蓄水库?

沧江发电站拦河建坝以后,水位大幅上升,当时还拆迁了大量的沿江民房,征收了大量土地,是国家级的重大工程,蓄水量大,如果真的被打穿了,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预感到事态严重,罗子良来不及细想,马上亲自打电话给武警森林支队调直升机。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了解到真实情况,以便作出应对。

十来分钟以后,一架小型军用直升机降落在应急管理厅办公楼的楼顶。

罗子良带着应急救援处长鲁婉婷和秘书孟恩龙登上直升机,向山都县方向飞去。

在飞机上,鲁婉婷不解地问,“罗厅长,建高铁打个隧道怎么能出那么大的事情?”

“我看过地图,分析过,沧江两岸都是高山,其中江北的山体比较薄,像鲤鱼背一样。如今在建的高铁隧道从鲤鱼肚里穿过。一边就是体量庞大的蓄水库,巨大的压力可能导致山体崩溃了。”罗子良沉吟着说。

“既然是鲤鱼背的山形,为什么不移动一点位置建高铁,非要穿山而过?”鲁婉婷更加疑惑。

“那里的地势复杂,可能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困难,或者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三言两语说不清楚。”罗子良说。

“虽然如此,但水库的承压能力和山体的地质结构,这些东西,专家们就没有考虑进去吗?”鲁婉婷撇了撇嘴。

“我们不是专家,不知道里面深层次的原理,无法置评。我现在只希望,造成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能小一点。”罗子良叹了口气。

说话间,小型直升机飞到了沧江发电站上空。

在大坝前方百米处的山脚下,一股巨大的水龙从建设中的隧道喷射而出!

如排山倒海一样,汹涌澎湃,气势如虹!!!

滚滚洪流都是黄色的,污浊不堪,夹杂着大量的石头……

看到这种情况,罗子良的心沉了下去,当即命令:靠近水库。

直升机于是在前方转头,飞向大坝。

越过大坝以后,呈现在大家眼帘的是,一大片水面。

这个月以来,接下起了几场大暴雨,这个新建水库的水位严重超过了警戒线,但发电站并没有及时泄洪。

“飞低一点,慢一点,尽量靠近北边水面。”罗子良对飞机驾驶员说。

直升飞机旋转了两圈,罗子良果然发现了一个不太明显的旋窝!

这个旋窝的出现,证实了他的猜测,也让他大惊失色……

“飞去下游!”罗子良凝重地说,然后转头对鲁婉婷说,“鲁处长,命令苍北省内中队以上的消防部队都过来抢险救灾!别外,武警森林支队也全部出动!”

这是罗子良能调用的人员。虽然消防部队和森林支队主要的业务是灭火的,但也能抗洪,也能救人,也能抢救财物。

接着,罗子良又打电话给省政府的肖省长,“肖省长,北通高铁山都县境内在建隧道打穿了沧江发电站的水库,情况相当危急。请您协调省内武警水电支队参加抢险!”

现在,苍北省内的武警水电支队已经划归省国资委,成为国资委的一个下属部门,习惯上还是沿用这个称呼,比较直截了当。

“问题有那么严重吗?”肖省长吃惊地问。

“很严重!水库的水从隧道中涌出来,带出了大量的泥沙和石头,口子将会越来越大,说不定小半座山可能会被冲垮,重要的是,崩溃的地方是在水库底部,根本无法封堵。以我的估计,这个水库的水,势必会全部倾泻而下,将会给下游人民群众造成灾难性的后果!”罗子良郑重地汇报。

“我知道了。”肖省长沉静地说。

直升飞机转出山坳,人往下望去,入眼之处就是一片江洋……

水电站下游就是一个小镇。街道上的小汽车很多都只看到车顶了。水面上漂浮着大量的生活用品和垃圾。各种建筑物顶上都站满了人!

房顶上的群众听到飞机马达的轰鸣声,倾纷纷抬起头,拼命摇手,大声呐喊着……

“比想象中的还严重!”鲁婉婷伤感地说。

“不是有老河沟排水么?虽然水大了一些,怎么短短时间就形成这样的灾难性后果?不应该呀!”秘书孟恩龙有些疑惑不解。

“是呀,原来叫江,被拦截建坝以后,就变成了河。因为发电站控制了水流,不管天晴下雨,水的流量都差不多了。你们看,河两岸都建起了房子,现在的人呐,都喜欢望江望河景观房。而且,抢占河滩建房成本要低很多,不对……”罗子良说着说着,等了下来。

“罗厅长,哪里不对了?”鲁婉婷忙问。

“你们仔细看看,河两岸的房子靠河一方都是门面,意味着这条河上面被打上了盖板,变成街道了。”罗子良说。

“对对对,罗厅长说得一点都没有错,看,那里还有几辆车呢……这些开发商真是要钱不要命,把一条江变成了一条小暗河,遇到洪水哪有不淹的道理?”孟恩龙眼尖,看到了几辆车的车顶。

“开发商只是做生意的,主要还是当地官员急于求成、鼠目寸光造成的。哎,都是为了政绩,为了捞钱。”鲁婉婷叹了口气。

“在江面上打盖板,亏他们想得出来。不过呀,现在地皮那么贵,在江上打盖板倒是便宜多了。但这是违反自然规律、逆天而行的行为呀。”孟恩龙说。

“找个地方,把我们放下去。”罗子良对驾驶员说。

可是,直升飞机盘旋了几周,硬是找不到降落的地方,因为平坦的地方都挤满了人……

Ps:书友们,我是金鸡纳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