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逼停

小说: 巅峰官路 作者: 金鸡纳霜 更新时间:2018-06-18 00:40:12 字数:2461 阅读进度:1243/1528

温虹一个人在不远处上了自己的车,开了一段路就靠边停下,然后打电话给常务副市长余锦渡,“余市长,你不是说张局长可靠吗?怎么他还在吃里扒外的呀……”

余锦渡被一阵劈头盖脸的吼叫,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等温虹停顿的时候,才弱弱地问,“温董事长,张局长到底怎么了?”

“怎么了?你出来看看!他在饭馆里和罗子良一起喝酒呢,喝得可欢了。”温虹怒气依然很盛。

“不会吧?今天我们刚和他谈过话,转个身,他就把我们的话当耳边风了?”以余锦渡对张定一的了解,不应该出现这样的事情来呀。

“余市长,你以为我会在这个问题上骗你吗?”温虹恼火地问。

“不不不,温董事长千万别生气,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有些意外罢了,这样,我先给他打电话确认一下。”余锦渡说。

“哼,随便你。”温虹没好气地说。

余锦渡马上又给张定一打电话,问道,“张局长,你现在在哪呢?”

接电话的张定一说,“余市长,我在吃饭呢,您吃过了吗?”

余锦渡又问,“你在哪吃饭呢?参加谁的饭局?”

张定一笑道,“我哪有饭局呀,一个人在家吃饭呢。”

“一个人在家吃饭?那……怎么那么吵?”余锦渡皱了皱眉。

“……电视开着呢,巧了,电视剧里面的主人公也在饭店吃饭……”张定一呵呵笑道。

“好了,我知道了。”余锦渡的态度冷了下来。

酒喝得差不多的张定一对余副市长的态度变化根本就听不出来,他向来又是好酒之人,刚开始还和罗子良客气,有些拘束,到了后来,酒酣耳热以后就放开了,放下电话,又继续喝。

余锦渡马上又给温虹打电话,“温董事长,你在哪里?咱们见面谈。”

温虹此时也冷静了下来,平淡地说,“我就在晓园路口,你过来吧。”

没多久,余锦渡也开车过来。他下了自己的车,坐到温虹的车子后排座上,两人开始进行商议。

“我刚才打电话给张局长了,但他不承认和罗子良在一起,而是说一个人在家里吃晚饭。那家伙,居然敢欺骗我了。”余锦渡说。

“哼,是你自我感觉良好而已。现在已经不是欺骗不欺骗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而是他已经倒向了罗子良那一边,我们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温虹说。

“他和罗子良吃餐饭能代表什么呢?不能说明他已经出卖了我们呀。”余锦渡还是不愿意相信。

“你对他还有侥幸之心是吧?算了,对你这种优柔寡断的人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温虹满脸失望。

“温董事长,那怎么办?”余锦渡只好问。

“怎么办?你还是男人吗?张局长是这件事情的关键一环,只要他那里出了乱子,我们就麻烦了。哎,反正我只不过是个商人,主要是你,余市长,好好考虑严重后果吧。”温虹说道。

“你不会让我把他给做掉吧?”余锦渡怔了。

“除此之外,你觉得还有更好的办法吗?”温虹问。

“让我想想,想想。”余锦渡陷入了纠结中,人命关天的事情,他不得不慎重。

……

张定一在和罗子良喝酒的时候,一直惊魂未定地追问,“罗厅长,您怎么知道余市长今天找我,是不是您在我身上装了监听器?”

罗子良笑道,“私装监听器是违法的,你认为我会那么做吗?”

“那您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张定一不死心呀。

“我不但知道余副市长找你,还知道新民医院的温虹也在那里。”罗子良淡淡地说。

“不对,罗厅长,您一定在监视我,或者是监视余副市长了。”张定一说得很肯定。

“呵呵,刚才是余副市长给你打电话的吧?你真傻,说什么一个人在家吃饭,说不定他在外面路边给你打的电话呢,你为什么不实话实说呢?咱们是老同事,吃餐饭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你这么一隐瞒,误会就大了。”罗子良含笑摇头。

张定一震惊地站了起来,探头探脑地往外观望,可是,街上车水马龙,却看不到余副市长在哪里。

“现在你当然看不到了,他刚才一定开车经过这里给你打的电话。你现在追过去肯定还来得及,向他解释清楚,咱们只是单纯地喝酒,并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交易。”罗子良笑了笑。

“罗……罗厅长,是您设计好的套路?”张定一并不傻。

“什么套路呀,你的疑心病倒挺大的,咱们在这里喝了几个小时,你见过我打电话吗?余锦渡是谁?永泰市的代市长,我能调动他到这里来吗?”罗子良说。

“不是,罗厅长,那您怎么知道余副市长在外面的街道上给我打的电话?”张定一发现自己的头脑不好使了。

“猜的,从他说话的语气猜的。”罗子良说。

“真的不是您设的局?”张定一又问。

“什么啊,我发现和你在一起喝酒痛快,所以又叫你来喝一次而已。你想呀,凭你我两人的这般酒量,有几个人能比得了?咱们那叫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个机会可不多得。没想到我的一番好意,居然被你误解了。”罗子良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罗厅长,我的大脑有点乱,有点晕,可能是喝多了,没心情陪您继续喝了,告辞!”张定一说着就站了起来。

“老张,”就在张定一走到门边的时候,罗子良关心地说道,“小心点,说不定余市长和温虹动了杀机。”

张定一转过身来,不禁瞪大了眼睛,有些怔神地问,“罗厅长,您说什么呀?”

“你自己知道就行。走吧。”罗子良对他挥了挥手,却不愿意再说。

张定一心烦意乱地出了饭馆,开车回家。

他家在城南,吃饭的地方是城北,他得走很长一段路。就在他刚进入城南一个叫青云路口的时候,一前一后有两辆车把他逼停了!

Ps:书友们,我是金鸡纳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dazhuzaiyueduup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