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不识务的男人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龙 作者: 九月阳光 更新时间:2015-01-28 09:16:20 字数:3145 阅读进度:162/586

林凯跃是林家的长孙,地位当然非同一般,林秋雅虽然深得老爷子的喜爱,但是很可惜,她是女人,按照林家很是传统的说法,她终是别人家的人。

气势汹汹的来到萧家,他看到了林嫣月,也是惊为天人,特别是柳嫣虹的到来,这对姐妹花,更是让他想入非非,他也算是阅女无数,但是像这些绝代双娇玉莲,却还是第一次看到。

如果不是想表现一下,他估计早不已经野蛮的强行把林秋雅带走了,罗嗦这么久,只是想欣赏一下,这对姐妹花的美丽。

萧秋风的到来,柳嫣月的入怀,柳嫣虹的兴奋,都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一种阴森的戾气,已经布满了他还算英俊的脸上,不管男人女人,只要嫉妒,总会有些失去理智的。

“原来阁下就是名誉东南的风流公子,的确有几分手段,连我们林家人也敢勾引,胆子很是不小嘛!”

柳嫣月从玉婶的托盘里端过茶,送到萧秋风的手里,这一刻,她似乎也没有心情理会这个有些神经质的男人,老公回来了,这里一切,都由他作主,他本来就是她与整个萧家的依靠,不是么?

萧秋风喝了一口茶,长长的回味了一下,向林秋雅招了招手,说道:“秋雅,坐这么远干什么,人家都说我勾引你,不给我一个拥抱么?”林秋雅一愣,片刻的迟疑之后,还真是很听话的坐在了萧秋风的身边,一双媚眸似乎多了某种神彩,手臂抬起,也像柳嫣月一样的挽住了萧秋风的手,凑在他的耳边,轻轻的说道:“这可不是闹着玩地。你确定要帮我?”

一旁的柳嫣月也小声的说道:“这个男人真是讨厌,先把他赶走再说,老公,看你的了。”

萧秋风没有开口,但是手臂一张一带,已经把林秋雅搂入了怀里,软香滑腻的娇躯,倒很有些温情的味道。任何男人抱着她,都会有这种留恋的舒服滋味。

“就算我勾引她,实在也不碍别人怎么事,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嘛,这位,你看也看够了,是不是可以离开了,我们萧家,从来没有养宠物的习惯,并不怎么欢迎你。”

萧家父母。只是贴坐在一起,并没有吭声,静静地欣赏着儿子的表演,这种好戏,他们当然巴不得多看一会儿。

“林秋雅,没有想到,你竟然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丢我们林家的脸。人家庞公子能看中你,也实在是委屈人家了,姓萧的,不要以为混个黑社会,就可以狂到没边,我们林家不吃这一套。”

萧秋风摇了摇头,这个人实在不仅讨厌,而且也不识务,为什么非得逼他动粗呢?

“少爷,不好思意。打扰你们一下。我们与这位公子的保镖吵了起来,大家不服气打了一架,他们好像有几个人需要送下医院。”

萧秋风点了点头,这才像回事,如果萧家的保镖如此的孬种,他会很失望的。

很快的,一个林家地保镖冲了进来。很紧张的冲着林凯跃报道:“少爷。我们的人被打了。”

林凯跃一怒,身体一跃而起。就已经到了萧秋风的面前,喝骂到:“你们萧家好大的狗胆,连我们林家的人也敢动。”

“叭”的一巴掌,扫在了这个气势极度嚣张的男人脸上,萧秋风有脸地冷色,淡淡的说道:“动了又如何,你还敢咬我不成?”

“你、你,打我——你竟敢动手?”

“叭”的又是一巴掌,如果这个男人还不确定是不是被打了,萧秋风很有义务再提醒他一次,不过这一次,打的右脸。

五根手指的黑色指印,已在这个男人的脸上呈现,看着这个风流公子一脸的冷戾,林凯跃也惊怕了三分,他并不是一个勇。

“你会后悔的。”一脸的怒意,有种杀人的渴望,被这男人两记耳光,他却连人家地影子都没有看到,知道不是这男人地对手,而且带来的人皆已经被制住,没有人可以帮他。留下了这句威胁,转身就准备离去,此刻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并不卖林家的帐,但是他不会让萧家好过。

“你看起来很不服气,这样好了,明天我去你们林家拜访一下,给你个机会。”萧秋风还是坐在那里,左拥右抱,对林凯跃的威胁,根本就没有当回事。

“很好,只要你有这个胆,我们林家会很欢迎你的。”

如果不是林秋雅也是林家人,凭这林凯跃的讨厌模样,绝对没有办法走着离开萧家,不留下他的命,至少也打断他地一条腿,萧秋风自觉,他已经做得很有人情味了。

不过林凯跃趁他不在家,在萧家来嚣张了一回,他也应该回报一下才是,并不是为了林秋雅,而是为了萧家地尊严,他要所有的人都知道,萧家,不是让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地地方。

“喂,那人走了哦,你的手是不是也该放下来了,真是可恶,见到漂亮的女人,就想着占便宜。”

众人还没有机会说话,柳嫣虹嘴巴最快,没有办法,这个男人有不良的记录,除了姐姐,已经有了一个舞姐了,他一定要帮姐姐看紧他,免得姐姐再吃亏。

柳嫣月倒无所谓,只是双眸盯着萧秋风,好好的看这个心爱的男人,把分开这么久的思念,融入这种相逢的喜悦中。林秋雅轻轻的推开了萧秋风的手,从他的怀里挣扎了出来,扫了众人一眼,有些不自然的羞出了脸上俏嫣的红润,除了上次在扬州被这个男人拉手,她还从来没有与任何年青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过。

萧秋风瞪了这小丫头一眼,没有理会,只是望向了也是一脸欣慰的父母,一时之间,心里感慨万分,虽然他们不是他的亲身父母,但是那种关怀与疼爱,却已给了他一个完整家的幸福。

他是萧家人,至始至终都是。

“爸,妈,你们这些日子过得还好吧!”

萧远河轻轻的点头,但是田芙却是喝骂道:“你这臭小子,一走就是三个月,当我们都是死人了,就算我们不想你,人家嫣月也会想的,真是可恶,一点也不体贴,不理你了。”

明明眼里有着疼爱与喜悦,但是田芙在嘴里,却硬是唱着反调。

“我姐才不想他呢?”柳嫣虹叫道,其实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没有这个男人的日子,姐姐的思念,让她都有些受不了,哪里有想一个男人,想得如此疯狂的,这还是她一向高贵冷艳的姐姐么?

柳嫣月却已经很是深情的说道:“老公,我不想你还能想谁,人家不管了,反正以后要是出远门,我也要跟着去,一走就是三个月,都让人家受不了了。那撒娇的意味,已经让一旁的林秋雅都有些看不懂了,在她的感知里,柳嫣月是一个很要强,很敏智的女人,一个人处理着庞大的集团事务,也是仅仅有条,这份稳重与成熟,连她都有几分敬佩的。

但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所有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唯一剩下的,只是温柔与顺从,那融融的爱,此刻大厅里任何人都能感受得到。

姐姐对思念的不堪,这话让柳嫣虹都不好意思再听,太丢脸了,好像没有这个男人,就没有办法活下去了。

其实她并不知道,在柳嫣月的心中,萧秋风就是一切,如果没有他,她真的会活不下去的。

“好了,你们年青人聊聊,小风回来这么高兴,我去多做几个小菜。”田芙笑着站了起来,却被萧远河拉住了。

“老婆,你刚才不都说了,这个臭小子真是可恶,不理他的么?”

田芙脸一红,有些尴尬的骂道:“你这个臭老头,是不是欠教训了,小风是我的宝贝,在我的心里,比你这老头子重要多了,哼,就算是饿死你,也不能让小风饿着。”

众人忍不住的掩嘴笑了起来,特别是柳嫣虹,有种很温馨的感觉,每次有空来萧家,或她就是想寻找这种家的温暖。

萧远河尴尬的摇了摇头,对着萧秋风说道:“小风,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这女人啊,不论大小,说话都是有些口是心非的,现在连我都沾上这种坏习性,其实老头子也挺想你的,不过只是比嫣月要少一些罢了。”

游子般的外出,家里有这温情的思念,对任何离家的人来说,都是一种幸福。

一连两天都是一万八数量的更新,现在已经排在VIp更新第一名,只要大家想,这个名次会每天保持着,三更固定之后,还二十张月票换更一章,没人敢这么干.

这样爽的更新,你还在等什么,月票——月票投下来吧,不要九月还坚挺依旧,而持狂九月与狂龙的朋友,却已经萎了.

你们应该说,你挺我们更挺这才像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