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可战胜的人

小说: 重生之都市狂龙 作者: 九月阳光 更新时间:2015-01-28 09:16:17 字数:2917 阅读进度:156/586

作为军中实战的高手,麦罗的确并非浪得虚名,在萧秋风看来,他已经了越兵王的实力,对一个平空锻练出来的级兵种之王,他绝对有骄傲的理由。

但是很可惜,他遇上了萧秋风,萧秋风天生的武之魄,早已不再是兵的范畴,就说他一手培训出来的三十六神兵,此刻哪个不是兵王的境界,就算是麦罗高一些,也不会强太多的。

他已经四十岁了,对这些神兵战队的组员来说,历练就是一种财富,所以这方面,是没有办法与麦罗相比的。

但是再丰富的历练,那只是搏击的技巧而已,与力量并没有太多的干系,当萧秋风强大的刀气一出,麦罗就有些束手束脚了,他面对了无数次生与死,如果说勇气,他并不缺乏,但是这种无形的气劲,却还很是陌生。

三棱刺出“哧哧”的声响,麦罗已经连劈出十三刺,躲开了这强大的刀气,但是那力量的入侵,却让他有种不堪承受的撕痛,就如被冷冰的风吹到脸庞的感觉,让他无处可藏。

“麦罗先生,现在该你了。”萧秋风并没有立刻再起攻击,而是退开了三米,给对手机会。

除了他想见识一下,萧秋风也想让铁柱与李强兵熟悉一下,实打实的兵王力量,麦罗的确已经算是强。麦罗并没有再客气,因为感受到这个东方男人的力量,他知道,如果不进行近身攻击,就一点取胜的机会也没有。

脚步如风,几乎在萧秋风的话一落。他已经冲过来,手中的三棱刺已经舞出了六道幻影,直取萧秋风的身体六个方位,快如雷击,挟狂暴地战意,不给对手任何机会。

这种战法,既快又狠,在战场上是一种上层的手法,当年萧秋风也曾训练过。当然很是熟悉,影子身法,飘忽不定,左右闪避。如一股柔水,不管三棱刺如此的凌厉。他总能瞬间躲开。

就算是近身,麦罗这个近身战王也占不到丝毫的便宜。

一直闪过了三十六刺,麦罗已经气息不继,额头上出现了淋漓大汗,但是身上散的强悍铁血味道。却随着战的意念变强,而越的浓郁。双眸炯光闪动,寻找着最合适的攻击瞬间。

萧秋风神情淡若,呼息平缓舒长,并没有因为闪躲而耗去力气,让麦罗攻出三十刺,他已经探出了这个兵王的真实,此刻并不需要再浪费时间了。

看着脸上布满严肃而紧张地麦罗。萧秋风淡淡的说道:“麦罗先生。接你三十军刺,现在你也接我一刀试试——”

笑容在话落那一刻。瞬间凝固,轻喝一声:“刀心——”这已经不是再是刀厉的力量,刀心是万幻兵器中最至极的境界。

刀心一出,刚才莹白地光芒,已经变成了银光,比烈日更灼眼眸,萧秋风就伫立在银光之中,如沐浴般的轻松坦然,手已抬起,掌成刀,刀凝真气,形成了闪亮地刀芒,挥舞而起,向着麦罗劈到。

“叮当”一声,精钢练造的三棱刺已经被硬生生的折断,那刀气侵体,出“哧”的一声脆响,麦罗被刀气袭中,从右膀上斜着往下,一尺的刀口,如被火烧焦了一般,竟然连一丝血也未出,只看到腥红地肌肉,恐怖的坦现着。

麦罗身体不稳,一颤一动,一口鲜血已经喷出,这一刻,那刀口才开始溢出血水,很快已经染红了他地全身,他未开口,所有人都未开口,四周围观的人,更是鸦雀无声,他们或已经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史暮夫更是紧握拳头,额头溢出热汗,好像刚才有经过强烈的运动,身体不抑的抖动,情绪里带着深深的怀疑,兵中之王,号称铁血兵王的第一战将,竟然会如此轻易地就败了。

他们甚至还没有仔细地看到这个东方男人出手,就已经看到了麦罗身上的刀伤。

“麦罗先生,实在对不起,我似乎太用力了一些,不过也只是让你知道,其实你真地还差得很远。”

打败一个人,除了打败的身手,还要打败他的精神,麦罗是一个高手,此刻也不能真的杀他,所以萧秋风的打击着他信念,只是希望把他逼走,尖刺没有他,就容易对付多了。

麦罗只是漠然的盯着萧秋风,没有反驳,只是说道:“我败了,但我还是要感谢你,你让我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强大,萧先生,中东是你的天下。”

血还在流着,但是麦罗却已经转身。

麦罗在这一瞬间,已经明白,这个东方的男人一点也不自大,因为他的强大,说任何自傲的狂言,也是理所当然的,可笑自己不自量力,竟然想要打败他。

等萧秋风他们一行离开,在麦罗的住处,几个佣兵已经帮他把伤口包扎好,而史暮夫与几个高级将领,都呆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

麦罗轻轻的呼了一口气,脸上竟然没一丝败的沮丧,相反,很是轻松,连如此刀伤,他似乎都没有感受到一些些的痛意。

“你们想问什么,就问吧!”

史暮夫第一个开口:“麦罗,你不应该败的。”

作为尖刺的教官,麦罗已经不再是一个普通的教官,而是整个佣兵团精神的象征,所有人都有这样的认定,只要麦罗不死,尖刺将永远存在。但是他败了,败得很惨,而且是在所有尖刺佣兵们的眼前。

麦罗没有生气,也没有辨解,说道:“是的,我败了,败得心服口服,他的确是我这一生,都不可战胜的强。”

从麦罗对输赢的态度,可以想见,他并没有因为自傲,而泯灭理智,以前没有遇到对手,一直也自认没有对手,现在才知道,他渺小得可笑。

史暮夫脸色很不好看,似乎相当的不悦,说道:“麦罗,你不要忘记人的身份,魔鬼是我们的对手,并不是要让你来佩服的,我们还有机会,只要灭掉魔鬼,你依然是最后的胜利。”

麦罗看了史暮夫一眼,已经知道他的想法,他竟然想与天空联手,共同对付魔鬼,那个男人的强大,的确就如魔鬼一般,只要有他存在,尖刺的安全,就会让他夜夜难眠。

“如果我是你,我不会这么做,他不是我们可以战胜的。”麦罗叹了口气说道:“但是我也知道,你不会听我的,所以,明天早上,我会离开这里,史暮夫上将,祝你好运。”

麦罗有了送客之意,这一刻,史暮夫真的很希望麦罗能对今天一战辩解几句,或他的心里会好受一些。

他败了,不仅在战场上败了,或连心灵的祟高,也已经倒下,他只是麦罗,而不再是铁血兵王。

史暮夫知道,这已经是没有办法挽回的结局。

第二天,没有说声离别,麦罗已经走了,而尖刺锋利的光芒,在这一战之后,黯然失色,所有的人,不禁已经在问:“如果真的与魔鬼交战,那个强大的东方人,有谁可以应付?”

没有人可以战胜他,麦罗临走的那句话,就如一个恶咒,嚼食着他们的信心。

战意已经降到了最低点,史暮夫又拨通了国内的电话,此刻的尖刺,需要一个强大的存在。

而在尖刺迷茫的时候,萧秋风已经着手对付天空佣兵营。

至始至终,就没有人敢小看天空的实力,就算是那一夜,消灭了蝎子的万人队,魔鬼损失也不小,连李强兵也受了伤,而且像这种强大的兵力,吉而逊手中,还有整整四个。

如果他破釜沉舟,魔鬼也许会被终结。

所以,不能给他们有起攻击的机会,萧秋风已经决定,先下手为强。

他不是傻子,就只是在营里等人来攻,面对着天空的力量,只有分散瓦解,逐一消灭,要用强大的力量,动摇他们的信心,让他们不战而溃。

一连三天,天空的动静已经越来越大,坦克的情报里,天空已经召回了所有的产业守护卫队,沉静了好些天的佣兵营里,已经有了热火朝天的声响。

攻击也许就在这两天。

萧秋风把对付天空佣兵方法,分成了三部分:一袭二堵三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