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专业捧哏

小说: 重生悍妻娇养成 作者: 素手画梦 更新时间:2018-03-13 21:14:43 字数:2582 阅读进度:233/589

呃……

外公能跟他们兄妹俩同仇敌忾,这个WwΔW.『kge『ge.La

但亲自上门什么的,会不会就……

就送羊入虎口了?

毕竟昨晚,方媛可是听哥哥科普过。

知道她那老糊涂的便宜爷爷为了帮他那真爱生的真爱老儿子,没少积极努力,试图重新修复方郑两家的关系。

这几次三番地拍电报回去,主要也是想着用舆论压力、亲情攻势的迫她们爸妈就范。

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居中调停,为了便宜三叔方耀华的青天白日梦能变成现实而尽心尽力。

新仇旧怨的,方媛哪里愿意为敌人的事业添砖加瓦呢?

当时就跟哥哥方正对视了一眼,小哥俩齐心合力,各种劝说。

费了好半天的劲儿,才算终于打消了老爷子的念头。

只各种叮咛嘱咐,派了他身边最最得力的林解放做司机兼陪同三小。

等车子七扭八拐,可算到了方家老宅那座小楼后。

之前还嬉皮笑脸的方正瞬间正了脸色,小大人似的拍了拍妹妹的肩膀:“媛儿别怕,有哥呢!

你就记着咱们跟老宅子这边已经断绝了关系,能来都是看着老头子到底是咱爸的血脉亲人,不好真叫他带着遗憾入土。

剩下的?

呵呵,咱们可没有那个义务!

只管秉持着人敬我一尺,我还他三分的原则就好。

有那支毛炸刺儿,试图欺负咱们的。甭管是谁,都不用惯着,有哥呢!

咳咳,就算哥人小力气薄撑不住,那还有咱爸咱妈和外公外婆呢不是?”

方媛眉眼含笑,乖巧点头:“好的哥,我明白了。

你放心,你妹子我从小到大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

嘿嘿,就那几瓣儿烂蒜,都不够我单手收拾的。”

呃……

好吧。

妹妹天生神力,向来就是个彪悍的。

他的担心,貌似真有些多余。

方正小尴尬地摸了摸鼻子,转而又将不放心的目光投向孟天。

只没等着他开口,孟天就先勾了勾唇角:“哥你放心,打咱们出来的时候,岳父大人就对我耳提面命过。

说老宅子这边的人,做到面子上的尊重即可可。

交情感情一律不谈,要求请求也全然拒绝。

我和媛儿,就是替因幼子弱小不宜长途跋涉而无奈缺席的他和我未来丈母娘看望老人来的。

其余的事情,我们小孩子家家的,可不方便多问。”

就是跟妹妹仔细做好了沟通,反复确定了她是真的对孟天动了心。

不是将就,更不是为了报恩。

只单单纯纯的,感动于他的真心相待、全心宠溺。想着余生为伴,让这个貌美、才高,武技与异能双优秀。甭管放在哪个领域里,以后都定不是泛泛之辈的小子宠溺她余生。

方正这心里也是万千个不舒服,满满自家珍爱了多少年的宝贝被偷走的气恼、不甘与心疼不舍。

尤其这臭不要脸的每每无视他的眼刀子,恨不得时时到媛儿面前献媚、张口闭口管他叫哥,称他爸妈做老丈人、丈母娘,有时连未来俩字都欠奉时。

比如这会儿,方正就冷冷一哼,给了孟天个硕大的白眼。

哥哥拿孟天当阶级敌人,深恨他装羊叼走宝贝妹妹的大尾巴狼行为。

明瞪暗怼的,方媛也是无奈。只得对着孟天安抚一笑,用目光示意他多担待些。

孟天温柔而笑,表示毫不在意。

毕竟他这小大舅哥越生气,就说明他越宝贝自家心上人、越重视他孟天这个昔日的好兄弟。

被双重重视着,孟天表示高兴还来不及,生的那门子气?

“解放叔,要不你在外面等等,我们哥几个进去看看老爷子就出来?”方媛微笑脸,对着林解放建议。

就想着等会儿极品开会,奇葩扎堆儿的。搞不好的话,场面也许会很激烈。

人前小淑女,真正小悍妞的她也许会绷不住露出彪悍本性来。

这要是解放叔回去跟外公外婆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可多影响她乖巧甜美的形象啊?

林解放皱眉,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那可不行,之前老首长和郑阿姨千叮咛万嘱咐的,叫我一定一定寸步不离,务必保证好你们三个的安全。

万一我在车里等的功夫,你们几个再受了什么委屈怎么办?”

呃,方媛扶额,心里哀嚎:她们仨哪个都说的上身手不凡,谁也不是那好捏的软柿子好吗?

可惜甭管怎么解释,林解放同志就是寸步不让,坚持随身保护。

“啧啧啧,回个家而已,你们这是当闯龙潭虎穴吗?”被派出来接人,结果正好目睹了这一幕的方玥忍不住哂笑开口:“一连*封的电报拍回去,就想着爷爷最近身子骨不济,见见大伯说不定心情会好点。

这心情一好,病情自然而然的会加快恢复。

结果你们倒好!

大伯和伯娘愣是一动未动,只派了方媛你个小丫头片子过来不说,还下了火车就直奔郑家去了。

你们这是探病?

呵呵,我看是恨老爷子不死吧!”

这会儿正是早饭刚过时候,又适逢寒假,大院周围正经有几个围观群众呢。

眼看着大家伙听了方玥的指控后,看着方媛三人的目光就不免意味深长起来。

方媛还愁着咋把事情闹腾的大一点,让老宅子这边的阴谋啊,盘算的都悉数落空。

结果还没琢磨出个眉目来,方玥这蠢货就巴巴地跑出来送梯子了。

不赶紧借高爬上去,岂不是辜负了她这一番美意?

方媛暗乐,当时就特别了然地拽了拽哥哥的袖子:“难怪古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哥你看,人家方玥同志可不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作为妹妹的专业捧哏,方正秒懂了她的意思。赶紧似模似样地摇了摇头,慨叹出声:“可不,这才多长时间啊!

想当初那一个倒霉掉到了粪堆上都不知道好好清理下,就眼泪鼻涕一大把坐地上拍着大腿嚎的人呢,转眼就进步了这老些。

妹妹你看她这都会颠倒黑白,凭空诬赖了呢!

嘿,脸皮也是够厚。

都忘了当初咱家下放之后,他们是咋个迫不及待法儿地跟咱们断绝关系、划清界限了。

说好的一刀两断,再见就是阶级敌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