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先来一波刚正面,敢不敢?

小说: 重生之大纨绔 作者: 云鹤斋主 更新时间:2016-12-23 11:13:43 字数:3331 阅读进度:381/989

“我是这么想的,我准备成立一家叫‘苏宁策略’的公司,专门用来参与国有企业的改革。既然有人想利用这个空子谋取暴利,那我就把这个漏洞给填上。并且还要让后面那些想学这套的人都明白,社会主义的羊毛不是那么好薅的!”

田明理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后,算是同意了苏辰雨的这个做法。

不过,一旁充当“吃瓜群众”的田晓军就有些看懵逼了,其实他非常想问——你这个“苏宁策略”跟人家“中策”有什么区别啊?都是想趁着这个档口薅社会主义羊毛。于是,田晓军有些不明所以地看了看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一旁的苏振邦,仍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也是,你让田晓军看军事地图、参谋作战计划这些都没问题,可是要让他搞明白这些金融、经济的事情就有些难了。不过,人嘛毕竟各有长短,也不能强求,并不是谁都是苏辰雨这种带着“重生”金手指的妖孽。

毫无疑问,田明理也注意到了自己儿子疑惑的表情,暗道自己当年送他去参军真是太对了,也不给田晓军解释,继续问道:“对于国企改革的事情你怎么看?”

卧槽,“国企改革”?还我怎么看?这可是一个相当巨大的话题,改开那么多年直至重生前大家都没整明白,我上哪去整明白?

不过,现在是“国企改革”的蛮荒阶段,全国上下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根本不知道怎么走这条路。所以才让黄洪年和‘中策’这样的投机者得了便宜,完了还特么装作是给中国人民“送温暖”的呢——绝逼是做了"biaozi"还立牌坊。

结合后世的一些国企改革的经验,苏辰雨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说道:“国企改革肯定要是引进外资和民营企业资金的,但是绝不是‘中策’这种模式。毫无疑问,黄洪年和‘中策’想玩的就是赚一笔就跑的戏码,他们在收购那些国企之后,简单的整合一下,然后就转手将其卖给了国外的跨国公司。最关键的是,要知道这些亏损的国企本质上可都是优质资产,这是标准的优质国有资产外流啊。”

“所以,国企改革一定要注意这一点,那就是严防国有资产外流。这是大前提,除此之外,要做到……”

本身国企改革就是个超级大命题,所以苏辰雨只能根据后世看到的、听到的、了解到的一些相关策略,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地说给田明理听。但是,别看苏辰雨说的这些在后世都是些烂大街的货,但是在这个时代可都是“金玉良言”啊。

也是,后世的那些东西用后世的眼光看起来自然是普普通通,可那都是从这个时代·开始,无数人用无数失败、成功的经验教训积累起来的“真理”啊。

所以,田明理听了苏辰雨这些话之后,才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就好像是被拨开头上的云雾一般,可见青天。

“好,好,好。”

狠狠地抽了口烟,田明理有些心情激动地连说了三个“好”字,他仿佛看到了一条“国企改革”的光明大道就摆在自己面前。只需要根据目前的实际情况,稍稍做出改动,那么“国企改革”这个老大难问题很可能会趟出一条“通天大道”来。

我勒个去,看到田明理激动地走来走去的样子,无论是苏振邦、田晓军,还是苏辰雨都有些懵逼了。很显然,他们都没想到一直以来都异常沉稳的田明理会做出如此激烈的反应。要知道现在田明理算得上是一方“封疆大吏”了,很少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如此激动了,毫无疑问,苏辰雨的那些话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

慢慢地平息下来之后,田明理又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之后,然后对苏辰雨说道:“这样吧,就让苏宁策略先收购徐工集团,踏出这第一步,算是为咱们的国企改革趟趟水。”

听了田明理的话,苏辰雨和苏振邦两人都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也是,两人根本就没有不同意的道理——这本来就是父子俩的所求之意。

虽然自己想插手徐工集团,但是苏辰雨可不想当冤大头,所以有些事情还是先说明白点更好:“让苏宁策略接手徐工集团也可以,不过有些事情我要先说在前头。”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是个善茬!”指着苏辰雨笑了笑,田明理说道:“有什么要求?说说看吧!”

“第一,苏宁策略在徐工集团的股份必须占据绝对控股权,这点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第二,一旦苏宁策略接手徐工集团,肯定会大刀阔斧地进行经营改革,所以政府绝对不能插手干预。第三,丑话说在前面,到时候苏宁策略很可能会大规模地裁人,彻底打破铁饭碗的制度。因此,我需要政府出面做工作,当然,下岗工人的补偿问题我们苏宁策略绝对不会含糊的。”

皱了皱眉,显然田明理对苏辰雨的这几条要求有些不满,不过整体上还是能接受的,于是说道:“那我们国家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很简单,我可以保证徐工集团扭亏为盈,实现盈利,这还不够么?更何况,苏宁策略并不是准备玩一把就走,而是想踏踏实实地做大、做强徐工集团。”

苏辰雨说完之后,一时间书房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谁也没说话,静待着田明理的决断。

终于,当一根烟烧到了烟屁股,田明理将其摁灭在烟灰缸里之后,才说道:“明天我会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振邦,你们准备一下吧。”

很显然,田明理这话就是同意的意思,要知道身为澎城市委书记兼市长的他已经完全掌控个整个常委会,他的意志就是整个常委会的意志。

果不其然,在第二天的澎城市市委常委会上,几乎以全票通过的姿态批准了——苏宁策略收购包括徐工集团在内等多家国企65%股份的决议。

至于一直希望收购徐工集团的黄洪年和“中策”,呵呵,早就被所有人扔到脑后去了——这些常委们可都是人精,自然都看得出来“大老板”很不喜欢这家伙。

卧槽,等这个消息传出来之后,一直志得意满的黄洪年直接懵逼了,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

“你们是不是打听错了?澎城市委真的把徐工集团那些国企都卖给了这家什么苏宁策略?”在澎城市的五星级宾馆希尔顿酒店,黄洪年有些不敢置信地向自己的下属问道。

看着老板的脸色不怎好,几个下属有些噤若寒蝉地说道:“老板,没错的。就是这家新冒出来的苏宁策略从澎城市委市政府的手里收购了徐工集团等几家国企。”

“这家苏宁策略是什么来头?居然能从我们手里抢到徐工集团?”黄洪年愤怒地将桌上的茶杯砸在地上,愤怒地吼道:“你们真是一群废物,居然让别人从我们嘴上抢食,废物。我花这么多钱养你们有什么用?”

这些下属吓得一激灵,从来没见过老板发过这么大的火,于是小心翼翼地说道:“这家苏宁策略……似乎……似乎跟苏宁集团有些关系?”

听了这话,黄洪年稍稍平息了一下,冷冷地疑问道:“跟苏宁集团有关系?”

“是的!”

“什么关系?”

看着慢慢平息下来的黄洪年,几个属下才敢小心地说道:“目前还不太清楚,不过从我们打听到,两者似乎同出一家。”

“废物,赶紧去给我查清楚!”

听到黄洪年的怒吼,几个下属仿佛逃命似地赶紧离开了黄洪年的总统套房,大老板发起火来实在是太吓人了。

冷冷地瞅着“抱头鼠窜”的几个属下,黄洪年冷哼了一声,然后点燃了一根雪茄,慢慢地思考起此事来。对于苏宁集团和苏振邦,黄洪年可是相当的忌惮,常年混迹于香港等东南亚金融富豪圈的他,比谁都清楚苏振邦厉害之处——那是跟李佳诚、包昱纲等超级富豪一个级别的存在。至于苏宁集团,那更是一个庞然大物,内地的产业他不是很清楚,单单是香港的苏宁地产就可以碾压他,那是可以跟长江实业、新世界、新鸿基等老牌地产巨头扳手腕的霸主。

最关键的是,也是最令黄洪年害怕的是,苏宁集团和苏振邦似乎跟超级金融巨鳄——x基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x基金这种级别的超级巨鳄对于他这个小虾米来说,动动手就能将其碾死,甚至于他背后的“主子们”也根本不敢触其锋芒。要知道,前不久在欧洲的那场“货币战争”,x基金彻底让自己的凶名更加赫赫。

所以,如果这家突然冒出来的“苏宁策略”真跟苏宁集团和苏振邦有关系的话,黄洪年还真不敢乱呲牙,刚正面他根本不够资格,甚至绑上他身后的“主子们”都不一定能正面刚得过。

现在,黄洪年确实有些难办了……

ps:中策和黄洪年这个话题其实挺不好写,因为到现在还有两种争论。而且,结合当时的社会状况,既然有那么多人支持“中测模式”,那肯定有其存在的理由,毕竟存在即是合理。所以,搞不搞死中策,真不好说,不过肯定会让黄某人低头,唱征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