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洗劫日本

小说: 重生之大纨绔 作者: 云鹤斋主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2:47 字数:3672 阅读进度:129/989

1990年8月1日,伊拉克与科威特围绕石油问题的谈判宣告破裂。

1990年8月日,伊拉克入侵科威特,并且很快就占领了全境。

这则消息瞬间引爆了整个世界,特别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各国更是大受震动。

要知道,中东地区的石油资源可是整个西方世界发展的源动力,萨达姆这完全是捅马蜂窝——找死的节奏。

这下好了,因为科威特战争的原因,国际原油价格像打了兴奋剂一样——一个劲地往上窜啊。

原油价格暴涨,使得苏辰雨手上囤积的大量原油期货彻底赚翻了,抛掉之后轻轻松松把钱数。不过相比于这次来日本要谋划的事情,苏辰雨对这些钱还真是不太在意——毛毛雨了。

当苏辰雨“扔下”叶静娴直接从意大利飞来日本,跟吉姆·罗杰斯会合杰米·戴蒙的时候,日本股市的噩梦已经来临。

早前,美国要求日本放弃企业间的相互持股的原则,使得日本股市倍感压力。随后,科威特战争爆发,使得完全依靠原油进口的日本更是雪上加霜。

在帝国酒店的房间里,苏辰雨、吉姆·罗杰斯和杰米·戴蒙三人开始了“战前会谈”。

“美国那边的金融大鳄们应该快动手了吧?”苏辰雨有些兴奋地问道。

已经正式接掌基金的吉姆·罗杰斯也有些激动,于是接口道:“估计快了,量子基金那边就要出手了。”

“华尔街的财团估计也快动手了。”杰米·戴蒙补充了一句。

“只要美国那边的财团和基金出手抛空日经5指数期货,我们也跟着他们行动。”苏辰雨是不打算做出头挨打的鸟。

美国的金融巨头已经等不及要给日本放放血了,而冲在最前头的对冲基金们早就已经出手了。其中老虎基金从年初就已经开始抛售日经5指数期货,而到现在随着各个对冲基金的加入,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被放了上去。

大规模的日经5指数期货被抛空直接引爆了日本股市的暴跌,而不断上涨的原油价格也在给不断恶化的股市加码——日本股市彻底完了。

不过,日本人可能还不知道这只是这场灾难的开始,接下来日本将会进入“消失的十年”。

痛打落水狗无疑是很多人都喜欢干的事,苏辰雨面对这样一个机会焉能不抓住。

看着满盘皆绿色的日本股市,苏辰雨有种来到蔬菜市场的感觉。既然这种绿色这么耀眼,那么苏辰雨就有责任让它更加的鲜艳,所以接下来他开始出手继续给暴跌的日本股市加力——住友银行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目标。

不过苏辰雨还没来得及动手,日本各个财团已经开始着手救市了。

三井、三菱、住友、富士、三和、劝银等日本六大财团在大藏省的帮助下,开始拉升自己名下公司的股票,他们希望借此来重振所有股民的信心。

于是,已经暴跌一周的日本股市在星期一甫一开盘就出现了大规模的上涨趋势,一时让已经绝望的日本人大呼“八岐大神”显灵了。

看到日本的财团开始救市了,苏辰雨果断暂停了行动,他要好好地耗一耗这些财团的底蕴——要知道这些财团很多都是当年侵略的帮凶。

在日本人的心里,他们仍然坚信自己国家经济的坚挺,这次股灾只不过是一次正常的震荡罢了。他们以为这次仍然像1987年全球股灾一样,虽然日本也遭受了重创,可是很快就会恢复元气。

可是他们错了,所有日本人都错了。

四天的时间,六大财团将日本股市拉升到一个相对高位,而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耗尽了他们全部的资金。

于是,这时候基金果断出手,不断地打压住友银行的股票。

见到有人率先动手了,那些伺机而动的金融吸血鬼们也纷纷出手,一时间日经指数狂泻——根本停不下来。

日本财团辛辛苦苦营造的局面毁于一旦,住友银行领跌整个日本银行业,随之产生的“多米诺骨牌效应”使得整个日本股市弥漫着一股毁灭的气息。

日本股市在继去年年底房市崩盘之后,再次光荣的崩溃,整个日本一片哀鸿遍野。

那些在房市、股市中倾家荡产的日本人,一窝蜂地走上早已停工的烂尾楼——完成生命中最悲惨的一跃。

面对这种状况,日本大藏省根本无力回天,甚至无力平息民众高涨的怒火——或许集体剖腹自杀是他们最好的交代。

这场灾难性的股灾几乎将日本这些年来的经济成就全部毁灭,它在日本引起的恶果可比于美国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

后来日本经济学家吉川元忠在《金融战败》一书中认为,就财富损失的比例而言,日本在1990年金融战败的后果几乎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败的后果相当。

这场股灾基本上将日本经济“清零”,更为可怕的是,随后的十年之间日本的股市一直都没有止住下跌的大趋势。

到00年4月,日本股市跌至最低值7607,累计跌幅高达6.4%,创造了日本股市历史上最大的下跌幅度。而日本的房地产紧随着日本股市连续14年下跌,整个日本国家的财富缩水了近50%。

从此,日本进入了消失的十年。

没有人去理会日本这个战败者的痛苦,无数的国际金融炒家和他们背后的财团此刻正在愉快地享受着这场财富盛宴。

就在所有人以为这场“金融战”将会有惊无险的继续下去,没有什么看头的时候,一个个消息震惊日本和国际金融界。

在英伦三岛,标准渣打银行的第一大股东ss金控(苏辰雨独有的资产管理公司)宣布持股超过75%,强势逼迫其他股东放弃手中的股份,之后让渣打银行从各地股市摘牌退市。

这一下算是彻底刺激到了骄傲的约翰牛,自尊心备受刺激的英国民众发生了大规模的抗议,舰队街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给整件事情火上浇油。

最后,英国政府甚至派出了一个调查委员会来调查整件事,可显然是无功而返,最后只得无奈宣布交易行为合法。

将视线从大不列颠转回到日本——因为苏辰雨和基金的参战,所以日本股市比前世跌的更快、更惨。到1990年9月0日,日经指数已经跌破了0000。进入10月中旬,随着各方的继续高压,日经指数在一众人的欢呼声中跌破17000。

也就是,截止到这时,基金跟以住友银行为代表的日本保险业、银行业签订的看跌期权对赌合约,每一股使得他们要赔给基金15000日元。粗略地算下来,整整投入100亿美元的基金将会从日本银行业和保险业手中赢走超过10万亿美元。

光是这个数字就要吓得日本银行业和保险业打哆嗦了,只能苏辰雨这次下手实在是太狠了。

不过,这么大一笔好处苏辰雨可不敢一个人独吞,而且他也没有这么大的胃口将其一口吃下去——要不然很容易撑死。于是,苏辰雨自然而然地找到了摩根财团和洛克菲勒财团,抱着这样的大腿才会安全一些。

苏辰雨和吉姆·罗杰斯、杰米·戴蒙商量之后,决定将基金手上的对赌协议转卖一部分给摩根士丹利和大通曼哈顿银行。如此一来,苏辰雨算是正式交好摩根和洛克菲勒这两大巨人,而且这次的行动才会更有保证。

于是,基金、摩根士丹利和大通曼哈顿三方组成的“讨债团”与日本银行业、保险业举行了会谈。

出席这次会谈的除了日本六大财团之外,还有其他被卷入这次“对赌协议”的上百家银行和保险公司。最后会谈的结果倒是简单明了,日本银行业和保险业决定分0年还清欠款,当然是要加利息的。

会谈一结束,损失最为惨重的日本住友银行和住友保险宣布进入破产状态,接着包括三和银行、兴业银行、第一劝业银行、樱花银行在内的多家日本银行宣布进入紧急状态。随后,损失惨重的众多保险公司也宣布出现了重大困难,濒临破产。

就在日本住友银行宣布进入破产状态不久,前段时间弄得沸沸扬扬的标准渣打银行选择了出手。

标准渣打银行宣布全资收购破产的住友银行,一时间让整个世界都失声了。而短短一周之后,标准渣打银行再次出手,宣布控股樱花银行、参股日本兴业银行,这个时候人们已经被惊得几近停止了呼吸——一个超级银行集团出现了。

不过,渣打银行疯狂的步伐并未停止,很快杰米·戴蒙向外界宣布公司了的重组计划。

首先,住友银行和樱花银行将重组为三井住友银行,重组之后的三井住友银行正式并入标准渣打银行体系,从而组成标准渣打-三井住友银行集团。之后自然就是整个银行集团内部开始资源重组和优化。

所有人都清楚,一旦三个银行之间的重组优化全部完成,那么一家全球最大的银行集团将就此诞生。

当然了,在金融界让众人最为震惊的还不是标准渣打银行,而是一战崛起的基金。

和日本银行业、保险业的惊天一战之后,吉姆·罗杰斯和基金一时间成为金融人士们嘴中津津乐道的话题,而趁此机会,基金的总部也正是搬入华尔街。

这次,苏辰雨从日本股灾中得到了三井住有银行,而且还有无数的资金。摩根财团、洛克菲勒财团也成功侵入日本银行业和保险业,当然还有从日本人身上刮下的大量资金。其他的国际炒家和对冲基金也酣畅淋漓地享受了一场财富盛宴。

更重要的是,美国政府解决了一个大大的定-时炸弹,好好地教了教“狗腿子”到底该怎么做奴才。

如此看来,日本的这场股灾好像是一场皆大欢喜的财富派对。

这个时候,只有被洗劫的日本在痛哭流涕,而且这场笼罩在所有日本人心头的噩梦丝毫没有结束的意思——他们不知道还要继续十多年呢。

不过,谁有功夫去管日本和日本人的死活——只有《读卖新闻》一篇名为《日本在哭泣》的文章在为整个日本唱响最后的挽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