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就这样让我抱抱

小说: 重生之大纨绔 作者: 云鹤斋主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2:32 字数:3787 阅读进度:60/989

钟楚虹带着苏辰雨在霓虹幻彩的香港四处闲逛着,不断地讲解着各种景观,显然钟楚虹算是个好导游。

虽然苏辰雨前世的时候已经来过了好多次香港,更是对这些景观都了如指掌,但是他还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似的。苏辰雨不断地询问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反正就像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土鳖”似的。

“这里就是维多利亚港,漂亮吧?”钟楚虹对着苏辰雨道。

“恩,很漂亮。”苏辰雨真心地道。

“我们上那边的游船,去逛一下吧。”钟楚虹提议道。

“好啊。”苏辰雨自然没有大答应之理。

钟楚虹和苏辰雨上了游船,今晚这趟游船上的客人很少,稀稀拉拉的几个,他们那层船舱上就他们两个,这样一来钟楚虹就不需要大晚上再带着一个大墨镜了。

苏辰雨和钟楚虹靠在船的栏杆上,不断地交谈着,谈生活、谈事业、谈理想。不过大多数都是苏辰雨在询问,然后钟楚虹倾诉,苏辰雨在认真地听。

“做演员真的很辛苦,赶戏的时候一天只能睡几个时,有时候接的片约多了,还要两个片场来回地跑。要是拍古装片还得吊威压,一天都吊来吊去的。”

钟楚虹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对眼前这个男人出了自己的心里的委屈,似乎是不经意地就将自己的心敞开了。

“那就不干了呗,何必这么辛苦地为难自己。”苏辰雨有些心疼地道。

苏辰雨原来喜欢钟楚虹大多数是因为前世的“女神”记忆和她明星的身份,可是这一天的相处下来,他忽然发现他还真的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虽然苏辰雨只是十几岁的身体,可是却有一颗三十几岁的心,显然钟楚虹这种知性的美女对他的杀伤力是巨大的,因为两人在心理年龄上没有代沟——完美对接。

钟楚虹往肩后捋了捋头发,然后风情万种地瞥了一眼苏辰雨道:“你的倒轻松,不演戏我怎么养活自己?而且我也喜欢演戏。”

“我可以养你啊。”苏辰雨似乎很认真地看着钟楚虹道。

钟楚虹看着苏辰雨,一脸的害羞和不满。苏辰雨赶紧找补了一句:“开玩笑的。”

“如果真的太累的话,可以休息一段时间啊。”随后苏辰雨很认真地对钟楚虹道:“可以去世界各地看看。”

“等我攒够了钱就息影,然后去环球旅游。”钟楚虹接过苏辰雨的话道。

苏辰雨听了钟楚虹的话之后也不再什么,钟楚虹也不再什么,一时间两人陷入了一种默契的沉默之中——只有维多利亚港湾的海风不断地迎面吹来。

夜晚的海风带着丝丝的凉意吹拂着两人,也许是钟楚虹今天穿的有少,不禁打了一个冷战,然后抱了抱肩。

苏辰雨看见抱着肩的钟楚虹,赶忙脱下外套,然后不容置疑地揽过钟楚虹将外套给她穿上。

给钟楚虹套上外套之后,苏辰雨也不放开手,就这样抱着她,钟楚虹显然不愿意被这个男人抱着,于是不断地挣扎着。

苏辰雨贪婪地嗅着钟楚虹秀发的芳香,重生以来一直紧绷的心仿佛慢慢地解放,然后轻声在她耳边道:“就这样抱一会,好么?我感觉我好累、好孤独。”

苏辰雨的话仿佛跨越千年的时空一下击中了钟楚虹心里最柔软的部分,她慢慢地停下来不再挣扎,然后双手心地抱上了苏辰雨的头。

钟楚虹仿佛能清晰地感觉到苏辰雨心灵最深处的孤独和疲惫,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会有一颗如此成熟的心,她只是想用自己的温柔来抚慰这个男人的心。

苏辰雨仿佛感觉到钟楚虹的心意一般,抱她抱得更紧了,仿佛想找一个心灵安歇的栖息地。钟楚虹心疼地抱着苏辰雨的头,用自己的秀发不断地摩挲着苏辰雨的耳朵——或许只愿和你耳鬓厮磨,相守到白头。

两人就这样抱着,时空都仿佛在两人的周围静止了,留下两颗心在相互紧靠着——只愿到天荒地老、永不相离。

苏辰雨和钟楚虹两人也不知道抱了多久,当游船再回到起时,两人才恋恋不舍地分开。

下船的时候,苏辰雨很自然地拉上了钟楚虹的手,而钟楚虹也没有反对,任由他拉着。两人牵着手仿佛情侣一般在皇后大道逛着,然后在一家西餐厅的咖啡厅坐了下来,不时亲切地交谈着。

直到十一多,苏辰雨才将钟楚虹送回家,一直将车开到钟楚虹家楼下。

苏辰雨也跟着钟楚虹下了车,看着站在自己对面的俏生生的钟楚虹,苏辰雨道:“不请我上去坐坐?”

“啊?”钟楚虹脸红地惊讶了一声。

“好了,跟你开玩笑呢,快上去吧。”苏辰雨笑着道。

钟楚虹脸红着和苏辰雨摆了摆手,然后刚要转身跑回去,却被苏辰雨一下拉了回来,猝不及防之下钟楚虹刚想喊一声。钟楚虹的声音还没喊出来,嘴就被苏辰雨吻上了,钟楚虹一下子惊呆了,之后嘴里嗡嗡地想些什么,双手也不断地拍打着表示反抗。

不过很快钟楚虹就放弃了抵抗,原先拍打着的双手也慢慢地抱住了苏辰雨,动情地和苏辰雨吻了起来。

“这是我的初吻哦。”苏辰雨放开钟楚虹之后,很无耻地钟楚虹道。

钟楚虹原先就红红的脸一下子仿佛滴血一般红,然后转身跑上楼去,苏辰雨这厮还不忘在后面喊道:“别忘了,明天我九来接你。”

也许是两人刚才都太忘情了,都没发现在不远处的一辆汽车里有个很猥琐的身影一直看着他们,满脸的大笑表情,嘴里还不住地喊着——“这次真是赚到了,赚大发了,该老子发财啊”。

回到家之后,钟楚虹冲了个澡就躺到床上去了,脑子里还在不断地想着刚才的情景,脸上又蒙上了一层红霞。

钟楚虹不知道为什么会对苏辰雨这个男人似乎没有抵抗力,要知道那位朱先生追了自己好几年自己都没同意,可是和男人才认识刚刚两天就这样了。

“真没出息。”钟楚虹将头蒙在枕头里,嘴里不断地道。

“可是他才十几岁,我们也不适合啊。”钟楚虹的脑海里一下子闪现出这个想法。

是的,钟楚虹承认自己对苏辰雨有好感,可是现在绝对谈不上“情和爱”——以后就难了,可是两人的年龄似乎是个天然的沟壑。

虽然苏辰雨没过自己的年龄,可是钟楚虹也知道最多不过18岁,两人之间的差距有将近十岁。显然钟楚虹不知道苏辰雨这个有着三十多岁灵魂的男人却只有十几岁罢了。

“到底该怎么办啊?居然被他吻到了,这个臭子。”钟楚虹一想起刚才的情景还有些心跳加速。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以后不见他了。”

“可是还欠他这么多钱呢。”

“大不了以后挣钱还他就是了,决定了,以后不见他了。”

“要不明天再见他最后一次。”

……

钟楚虹在床上滚来滚去,不断地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就陷入了睡梦中,嘴角还挂着一丝甜甜的微笑。

苏辰雨摸了一下嘴唇,心里不禁高兴起来,看来她也对自己有好感,不然肯定就咬我嘴唇了。苏辰雨这次绝对不是随便玩玩罢了,他是真的动了真心了,虽然他已经动过两次真心了,可是他保证这次绝对也是真的——他是真的爱上了钟楚虹。

这厮还在心里安慰自己,自己把钟楚虹抢过来也是对她好,要知道后世那位成为她丈夫的朱先生可是英年早逝了。

苏辰雨开心地上了车,然后回了酒店,刚进房间就发现谭佳庚居然也在,而且正在跟苏振邦交谈着什么。

“谭叔叔,你怎么来了?”苏辰雨问道。

“你一天都上哪去了?”苏振邦倒不是担心苏辰雨,只是问问道。

“出去考察一下有没有什么好的行业可以进入。”苏辰雨随口乱扯道:“不过也没什么好的。”

“我跟谭律师正在谈一件事,你过来看看怎么样?”苏振邦也不深追究,然后道。

“什么啊?”苏辰雨不禁来了兴趣。

“这几天,我看香港这边的服装市场似乎挺火的。我决定回去之后也办个服装厂,我已经让谭律师帮忙从香港这边买一些设备,然后再运到大陆去了。”苏振邦道。

“好主意,我完全赞同。”苏辰雨自然非常赞同苏振邦进入服装行业的想法。

“而且还可以进入运动装备行业,这在国内还是空白一片,绝对前景远大。”苏辰雨满怀信心地道:“设备上面好,不过我们还得请一些出名的设计师。”

“对。”苏振邦头同意道。

“谭先生,我前几天让你辞职考虑的怎么样?”苏辰雨忽然对谭佳庚道。

“我已经辞职了。”谭佳庚也是魄力的人。

“好,我会出资帮你成立一家律师事务所,你只需要出人就可以了。我占51%的股份,不过年终的盈利我可以不要。”苏辰雨开出的条件的不可谓不丰厚,甚至是诱人。

“这不好吧,我似乎太赚便宜了。”谭佳庚想了想道。

“没什么不好意的,你觉得我缺这钱嘛?”苏辰雨很臭屁地道。

谭佳庚一想也是这样,于是也不磨叽,干脆地同意了。不过苏辰雨接着道:“不过我们先好,事务所最核心的事物就是为我服务。”

“这完全没问题。”谭佳庚想都没想就回答道。

“好的,为以后香港乃至亚洲最大的律师事务所而努力吧。”苏辰雨跟谭佳庚握了握手道。

苏辰雨知道自己不可能整天在香港,而且好多东西都得经过香港运进大陆,所以他就打算让谭佳庚当他的代理人。

前不久,他已经正式以苏振邦的名义在天然避税区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了一家名叫“苏宁控股”的公司,而且已经完成了对香港苏宁地产的全资控股。

当苏振邦提议要建服装厂,苏辰雨决定以外资的形式在大陆投资,这样以来不仅可以享受许多优惠政策,还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毫无疑问,服装厂的设计部分要设在香港,因为这里可以可以找到许多优秀的国外和香港本地的服装设计师和运动装备设计师。

谭佳庚毫无疑问是苏辰雨的“提线木偶”、全权代表,将来他是代表苏辰雨和苏振邦去内地投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