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你这个局长还能不能干?

小说: 重生之大纨绔 作者: 云鹤斋主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2:30 字数:3775 阅读进度:52/989

张当了田明理的秘书已经两年多了,他自然知道这位田书记的脾气,工作时间绝对是铁面无私,绝对不准私事打扰。现在田明理要高升到市里当副书记、副市长,那更是位高权重,张自然希望在田明理临走的时候把他放到下面的乡镇当个镇长或者书记。所以,张最近更是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工作。

现在于越秀的电话一下子让张陷入了两难境地,不过最后张还是决定破例一回。

于是,张心里惴惴地敲响了田明理办公室的门,心里想着下面估计得挨批评。

“书记,家里于大姐的电话。”张进了办公室在田明理的身边声地道:“听于大姐的声音,似乎是出什么事了。”

“好的。”田明理虽然对张打断他和陈旭的谈话很不满意,可是听了张的解释又担心是不是家里真有什么事。

“书记,那我就先回去了?”陈旭一看田明理要接家里的电话,于是站起来道。

田明理则是摇了摇手让他坐下,陈旭心里一阵感动,心道书记没把自己当外人啊,而是真正的自己的人。

“喂?什么事啊?都打到县委来?”田明理没好气地对电话那头的于越秀道。

田明理听着电话,一声不语,脸色不断地变化,最后变得铁青,他抬起头冷冷地看了一眼陈旭。陈旭心里一跳,心里一惊,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几分钟后,田明理脸色铁青地挂断了电话,冷冷地看着陈旭,忽然猛地站了起来对陈旭吼道:“你这个局长到底是怎么干的?还能不能干啊?”

陈旭吓了一跳,赶紧站起来,冷汗不住地往下流,现在他害怕的不是自己挨批评,而是自己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要是知道什么事情还能对症下药,可是这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什么事,那怎么办。不过他知道既然书记还对自己发火,那么看来还是拿自己当自己人的。

于是,陈旭只能不住地道:“对不起,书记,我的工作没干好。”

田明理看着陈旭的样子,心中的怒火也慢慢地平息下来,然后出一句话险些把陈旭吓瘫了:“我儿子刚才在沂水公园旁边被绑架了。”

“什么?书记,我……我的……工作没做好。”

陈旭听了田明理这句话就感觉,这大热的三伏天心里不断地往上钻着寒气,背后和脸上的冷汗不住地淌着。

“现在你尽快安全地将人救回来。”田明理冷冷地道:“一共四个绑匪,向家里索要10万块,当时我女儿也和我儿子在一起,他骗过绑匪让她回来通知家里准备钱才被放回来的。”

“书记,请放心,我马上就去处理。”陈旭听完田明理的话,赶紧立下军令状道。

陈旭出了田明理的办公室,不断地擦着头上的冷汗,心里不断地骂着这几个绑匪真是该死,居然敢绑架县委书记的儿子——真是找死啊。

来到公安局之后,陈旭马上召集刑警队成立专案组,自己亲自任组长,争取尽快将人安全地解救出来。

这边公安局几乎全员集合在办这件局长亲自挂帅的大案,而另一边于越秀已经带着田筱璐到了苏家。

苏振邦和冯颖正坐在树荫下乘凉,看见于越秀带着田筱璐急急忙忙地赶来,还有些好奇。当于越秀完第一句话,冯颖就直接昏死过去,苏振邦也愣在原地十几秒钟。

家里人好不容易将冯颖给弄清醒过来,她醒过来就是撕心裂肺地哭喊着。

“苏振邦……我……我告诉你,雨……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跟你过了。”冯颖指着苏振邦哭喊道。

苏振邦看着妻子的样子,再想着儿子现在还在绑匪手里,心里已经愤怒到了极,可是此时他却冷静的可怕。

没多会,苏仲平和石毓秀就急急忙忙赶回来了,听完于越秀的描述之下,石毓秀也心疼地不断地掉眼泪。苏仲平来了之后不久苏仲文也赶了回来,不久文昭林两人也跑了过来。

“不就是十万块钱么?我们给不就行了。”苏仲文着急地道。

“要是钱给了,雨就能安全回来,别十万,再多钱也拿啊。”苏芸道。

“振邦呢?”苏仲平问了田筱璐几个问题之后,向大家问道。

“刚才走了,不知道上哪去了?可能是筹钱去了。”二奶奶道。

“颖还有大家现在也不要太过担心,璐刚才只有四个人,而且当时雨还特别要求这四个人先放璐回来。我想他应该想自己对付这四个家伙,凭他的功夫应该没问题。”好长时间不话的叶云修忽然开口道。

“老哥,你的是真的?雨的功夫能打得过四个成年人?”苏仲平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只要那四个人不是个个都是高手,那就基本上没问题。”叶云修是知道苏辰雨的实力的,于是笃定地道。

“师父,你的是真的?”冯颖听了叶云修的话,好像黑暗中的人突然抓住了一线光明。

“当然是真的。”叶云修又一次肯定地回答道。

叶云修的话仿佛暂时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一般,大家都不再像之前那样担心了。过了一会,苏仲平又赶紧回派出所了,虽然知道苏辰雨暂时没事,可是那也得尽快地把他救出来。

苏振邦离开家之后,确实是到苏宁电器商场和银行去拿钱去了,可是他最重要地是着急他的一帮老战友们。这些战友们一听苏辰雨居然被绑架之后,自然是愤怒不已,居然有人敢对他们“下手”。于是,苏振邦的这群当年在部队上的侦查战斗高手纷纷外出,目的当然是寻找线索。

与此同时,古城公安局的“专案组”和城关镇派出所的两波公安都在不断地找人,特别是沂水附近的居民区、废弃民房都成了排查重。当然还有不断地走访附近的群众百姓,希望可以发现有价值的信息,最好是有人看见四个男人带着一个孩的组合。

古城县的老百姓看到街上走来走去的公安和不断跑来跑去的警车,不禁心里暗道是不是出什么大事了,要不然这些公安怎么都上街了。

不同于公安们的撒网式、地毯般的查找,苏振邦和他的战友们则是运用部队的侦查和追踪的方法,不断地搜索、分析、处理着有用的信息。

在所有人都在忙着找苏辰雨的时候,这厮现在正在县郊的一座废弃仓库里悠闲地啃着西瓜,而他面前歪七扭八地躺着四个人。

这四人躺在地上不断地哼哼着,看着苏辰雨吃着原本该他们享受的西瓜,再想想腿上插着的匕首,心里一阵悲哀升起。

四个绑匪在放走田筱璐之后,就赶紧转移到这个废弃的仓库,他们觉得苏辰雨这个屁孩根本掀不起什么大浪,也就没绑着他。可是就是这个的失误直接让他们陷入了万劫不复,正在他们吃着西瓜畅想着拿到钱之后的生活时,苏辰雨动了。

很显然,这几个人只不过是街头的混混罢了,哪里学过什么真正的功夫,所以在苏辰雨这个“练家子”面前他们的结局也就注定了两个字——悲剧。

苏辰雨倒是没怎么为难他们,不过对于那个想打田筱璐主意的矮个子青年,他倒是特别“照顾”了一下,特别是关键部位的裆部被他的双脚狠狠地“照顾”了一下。至于其他三个人,苏辰雨倒是没怎么对他们出手,毕竟人家绑匪也是靠“技术”吃饭的,只不过显然这几位是刚入行的菜鸟。

“几位,谢谢你们的西瓜了,现在我要走了。”苏辰雨放下手中的瓜皮道:“几位要是能爬,最好赶紧爬走,不然的话等我回去之后就要报警了啊。”

完之后,苏辰雨就大摇大摆地走了,只留下四个人在地上哭喊着往外爬。

天已经黑了,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要知道时间越长,对在绑匪手里的苏辰雨越不利。公安局长陈旭在公安局里对着刑警队下了死命令,必须在天亮之前将人营救出来,否则他第一个带头辞职。苏仲平和他的几个“徒弟”还在沂水边不断地寻摸着线索,苏振邦和战友们也在不断地侦察着。

苏家的气氛有些沉重,冯颖还在不断地流着眼泪一言不发,身边的于越秀也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安慰着她,田筱璐目光呆滞地看着外面的夜幕。

就连田明理也来了,在不断地抽着烟,家里的其他人也都不话在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好消息的出现。

就在大家焦急等待的时候,苏辰雨大摇大摆地进了家门。

“妈,爸,怎么都不在家么?”苏辰雨在院子里大喊道。

屋子里的冯颖第一个听到苏辰雨的喊声,猛地站起来跑出去,就看见月光下的苏辰雨在不停地嘀咕着。冯颖三步并作两步地跑上去一把将苏辰雨抱在怀里,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嘴里不断道:“我的好儿子,你可回来,你不知道你要有什么事我可怎么活啊。”

紧随其后的其他人也都围了上来,于越秀也上去抱着苏辰雨,嘴里不断地着“感谢上天”的话。田筱璐看着完好归来的苏辰雨,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含情脉脉的眼神似乎再也不愿离开他半刻。

苏辰雨安抚好冯颖和于越秀两位妈妈,然后对田明理道:“那四个绑匪现在就在县郊的友谊仓库,几个人都已经受伤了,估计跑不了多远。”

“好的,我知道,我这就让人把他们抓回来。”

田明理完之后,马上指示秘书张通知陈旭去将绑匪抓获归案。

“二爷爷,姑父,你还得去通知我爷爷和爸爸他们一声。”苏辰雨知道现在苏仲文和苏振邦肯定在外面寻找他。

“行,我这就去。”苏仲文和文昭林完就赶紧跑了出去。

其实,苏辰雨不知道在他走后不久,苏振邦和他的战友们已经找到友谊仓库,而且已经将正在向外面爬的四个人全都给抓住了。苏振邦看着四个的样子,在简单的询问之后,他就知道苏辰雨肯定已经安全回家了,这个时候他才放下心来。

就在这些老战友要出手好好教训一下这四个人的时候,苏仲平带着几个“徒弟”和公安局的刑警们也都冲了进来。这样一来苏振邦就不好再公然出手了,只能将他们移交给公安局的同志们,也算便宜他们了。

不过即使逃过这一“劫”,估计这四个的下场也不会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