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情追哪世?——1986

小说: 重生之大纨绔 作者: 云鹤斋主 更新时间:2016-09-12 01:52:19 字数:3520 阅读进度:1/989

“雨涵,我……对不起你!”

“你怎么……连我最后一面都不见……就走了!”

“雨涵……我……对不起你!”

“我是……混蛋,雨涵,对不起!”

一声声凄厉的呜咽声回荡在午夜冷冷清清的医院走廊里,哭声中的悔恨、无奈和悲伤让所有听者为之动容。凄厉的哭声就来自不远的病房里,一个男人跪在地上,趴在床边,双手紧紧地握着床上那个静静躺着的女人。

女人的身上盖着的白布被揭开了头部,露出了苍白而又挂着淡淡担忧和不甘的面容——只不过这个面容的主人的身体早已冰冷。

时间倒回五个时前的傍晚……

“产妇李雨涵的亲属在哪?”医生急促的声音传来。

“我们……是,我……们是!”一对年逾花甲的老夫妇颤抖着声音,急忙迎了上去。

“你们是产妇的什么人?她丈夫呢?”女医生看着老夫妇问道。

“我们是雨涵的父母。那个……逆子还没来!医生是不是……是不是……雨涵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老太太面色苍白,声音颤抖地问道。

“产妇现在难产,情况很危险,这病危通知书需要产妇的家属签字。”

女医生一完,老太太就瘫了,原先还算镇静的老爷子也慌了。

“医生,你们……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雨涵啊。”老太太一下子跪在了女医生的面前,不住地哀求着。

女医生一下子慌了,赶紧扶起老太太:“大娘,你别这样,我们一定会尽力的。现在的问题是赶紧签字,医生才能做手术。”

“我是雨涵的父亲,我签。”老爷子斩钉截铁地道:“拜托你们了,医生!”

女医生拿着老爷子签好的病危通知书,赶紧进了手术室。

“那个逆子……啊,我怎么有这么个混蛋的儿子。”老爷子的声音里包含着恨铁不成钢的痛心。

一个时过去了,两个时过去了……

手术室里传来一声代表新生命诞生的哭声,紧接着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恭喜,恭喜,一对龙凤胎!”两个女医生抱着两个孩子出来了。

“啊!是龙……龙凤胎?”老太太激动地颤声问道。

“是的,恭喜您了!”抱着男孩子的女医生笑着道。

“那雨涵……怎么……”

“爸爸……妈妈,雨涵……怎么……样了?”一个急促的声音打断了老太太的询问。

“这是……我的孩……孩子?”匆匆跑来的男子看着女医生抱着的两个孩子,高兴而又激动地问道。

“你是孩子的父亲吧!恭喜你,龙凤胎!我们要把孩子抱到保温室去了。”女医生看着眼前的喘着粗气的男子道。

女医生刚刚离开,“……啪……”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了男子的脸上。

“畜生,我没你这个儿子!”老爷子指着男子,恨铁不成钢地道。

“爸爸,我……”男子捂着脸,看着眼前的父亲,却是没有一句可以争辩的话可以出口。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的那些事,你对得起雨涵么?对得起么?”老爷子铁青着脸怒吼着。

“李雨涵的家属,签字!”女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道。

“我妻子……怎么样了?”男子赶紧围了上去。

“情况很危险,产妇大出血!”女医生的话仿佛重锤一般打在男子的心上,男子一下子瘫了下去。

老太太和老爷爷也有些傻了,谁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医生,医生,你们……你们……一定要救救我的雨涵啊!”老太太又一次哭着哀求着女医生。

“我们会尽力的。”女医生拿着签好字的病危通知书又进了手术室。

一个时过去了……

手术室的们很快就打开了,只不过……只不过这次出来的不是鲜活的生命,而是冰冷的尸体。

“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无奈地摇着头,对男子和老夫妇道。

男子完全傻了,老太太听到这话一下子昏死过去,老爷子也呆立在当场。

“医生,让我和我妻子单独相处一会好不好?”突然,男子猛地站了起来拉住医生道。

女医生看着满脸苍白、泪如雨下的男子,一下子心软了,很为难地了头:“好吧!希望你快一!”

“谢谢!谢谢!”

男子跟着手术床进了一间病房,双手颤巍巍地拉开了盖在上面的白布,露出了那张无比熟悉而又深爱异常的脸。

男子一下跪了下来,双手紧紧地抓住那双还有些许余温的手,再也抑制不住地大哭起来:“雨涵……雨涵……”

哭声撕心裂肺,就算是见惯了生死离别的医生听了也不禁为之而被动容。

男子一边哭,一边絮絮叨叨地对着床上的女人道:“雨涵,你还记得……我们从一起长大,我老是抢你的东西吃么?”

“你知道我从什么……什么时候爱上你的么?”

……

“我知道你一直在包容我的多情,……但是你知道么?我最爱最爱的人就是你,……就是那个从我便爱上的李雨涵,就是那个女孩李雨涵……”

“雨涵,你好傻啊?你心中的委屈为什么从来不呢!”

“你为什么连我最后一面都不见就离开了?”

“李雨涵,你是要我后悔一辈子么?是让我愧疚一生一世么?”

“你好狠啊?雨涵……你怎么就……狠心地丢下我啊!时候,你从来……不会丢下我的啊!”

“我们的孩子,你还没见到呢。你怎么就走了啊?”

……

男子似乎早就哭的没有了眼泪,也早已没有力气了,只能呜咽着诉着心中的一切回忆。

渐渐地,男子感觉自己真的好累啊,特别是身体深处的灵魂,真的好累啊。他觉得似乎灵魂已不再受自己的控制,要脱离身体而去。

“……轰隆……”

一个响雷紧随着划过夜空的闪电轰鸣而至。

“先生,先生,时间到了,你怎么了?先生”

这是男子失去知觉前最后听到的声音,随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只不过在这个雷雨之夜,一个虚幻的影子随着一声最强的轰鸣声消失在了这个世界。

“雨,你醒了啊?”一个清脆而又熟悉的声音在苏辰雨的耳边响起。

苏辰雨缓缓地睁开眼睛,朦胧中一个一直在记忆中的身影清晰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不顾一切地抓住了那个身影——生怕他会离去。

“雨,你怎么了?你抓痛我了。”女孩的声音又一次清晰而又真实的出现了。

这一次苏辰雨彻底睁开了眼睛,不过却一下子陷入了未知的恐惧之中。苏辰雨清楚地记得雨涵因为生孩子难产大出血而香消玉殒,他因为太爱而且太懊悔,而在雨涵的尸体前痛哭——可是怎么一下子出现这幅情景了,而且还那么的真实。

“雨涵,雨醒了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变成年轻版,再一次回响在耳边。

一个甚有威严而又慈祥的中年男人走进了房间,苏辰雨看着这个身影心里的惴惴不安又重了几分。

“雨,没事了吧?早就告诉你不要去玩水,你就是不听,要不是你叔救你,你这条命就完了!”中年男人面带慈祥而又语气严厉地道。

苏辰雨听着父亲的话语,心里不禁一酸,眼泪一下子就到了眼眶——还好忍住了。

“好了,你想吃什么就告诉你妈,让他给你做顿好吃的。我去上班去了。”男子爬了拍苏辰雨的头,笑着道。

“爸爸,再见!”李雨涵甜甜地道。

苏辰雨大概是明白了是什么回事了——他应该是遇到了传中的“重生”了,或者叫做灵魂穿越了。不过苏辰雨并没有他曾经浏览过的重生的主角一般,有那么超强的适应力,他苏辰雨在前一世有太多太多的放不下。他日渐衰老的父母,他那刚出生的一对可爱的龙凤胎儿女,虽然他最爱的女人去了,可是他却是还要为父母、孩子负起责任。

苏辰雨记得这一天,就算是在前世的记忆里,这一天也是异常的深刻——因为他差被水淹死了。是的,这是1986年7月5日,就在前一天他和叔苏振国在附近大河里游泳时溺水,要不是叔的水性和游泳功底好,也许就在那时他苏辰雨就去见上帝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昏睡了一整天,要不是还有一口气吊着,家里人还以为人早就没了呢。所以,自此以后直到三十多岁,苏辰雨还是非常的害怕游泳。

这一整天,苏辰雨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那年轻的父亲母亲,那还不是太过苍老的爷爷奶奶,那还健在的太爷太奶奶,还有那一直都在记忆里的人、物和事又重新真实地存在了。苏辰雨感觉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温馨,又似乎那么的虚幻——就怕是一场梦一般触碰不得。

昏昏沉沉,无所事事的好几天过去了,苏辰雨已经慢慢地接受和适应了这曾经熟悉和经历过的人生。虽然,他心中还在担心着前世的父母——没了儿子和儿媳,但是幸好还有刚出生的孙子孙女相伴膝下。至于父母和孩子的生活问题,苏辰雨却是不怎么担心,且不自己和雨涵都有保险和存款,而且父亲在金陵市经营的4s店就足够将孙子孙女抚养成才的了。

既然,前世已不能回去,那么就好好地活在这一世吧,好好地再走一遍曾经的人生吧。

于是乎,苏辰雨在经历了几天的低沉之后,又重新地焕发了“生命力”——他要和雨涵,和父母,和自己的家人将这一世的人生走的辉煌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