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又进局子里了

小说: 超能作弊器 作者: 愚任 更新时间:2016-12-10 03:04:35 字数:2474 阅读进度:269/276

仇如民他们最终也没能将周天带到博物馆安保部,不是他们不想,而是这件事根本就办不到。

周天分外强硬不说,恐怕就连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都不会轻易放弃这么难得的机会,有的甚至已经把刚才拍摄的视频给上传到网络上面了。

此时的仇如民,就像吃了一个臭苍蝇似得,有苦说不出,还觉得恶心。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紧要的事情,赶紧掏出手机,找到那个特别熟悉的电话号码,心情极为忐忑的拨打了出去。

刚接通,没等那头开口说话,他便毕恭毕敬,陪着笑脸,小心翼翼的说道:“爷,事情办砸了,周天,周天被警察给带走了。”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竟然吓得仇如民身体猛的哆嗦了好几下。

然后。

然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似得,又硬着头皮汇报了几句。

再说周天,本以为要上离他不远的普桑警车,结果他想多了,他被几个警察带到了一辆囚车跟前,就是那种小巴改装的,专门用来押解犯人的囚车。

这种囚车,加上司机一共只有五个人,前面驾驶室里有两个,包括司机,后面有三个看着他。

他们每个人,除了司机之外,人手一把枪,后面的三个还都全副武装,不但穿着厚厚的避弹衣,还拿着冲锋枪,就连脸上都套着黑色的面罩,让人看不清他们的真实面目。。

周天看着眼前的囚车,扭头看了一眼站在他旁边,枪口还冲着他的警察,问道:“您这是什么意思?当我是犯人?”

为首的警察笑了一下,道:“周总,您怎么可能是犯人那?”

“我都坐这种车了,还不是犯人?”周天指着面前的囚车,惨然笑道。

“您误会了,我们是因为……。”为首的警察解释了一下。

警cha的这番解释,周天并不相信,他拿出手机,想要打给律师,等取出手机才发现,下了飞机还没来得及开手机,结果按了半天开机键,手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时周天才知道,自己手机没电了!

没电了!

这么紧要的关头竟然没电了,还真他m的是时候!

周天气的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

京城东南分局,刚刚进来的周天便被带到了询问室,看这熟悉的环境,周天真是蛋疼。

m的!

自打毕业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他愣是进了好几次局子,刚开始还有些害怕,没想到到了最后,竟然适应了,适应了这样的环境!

过了一会儿,也就五六分钟的样子,询问室门一开,进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察。

其中男的四十二三岁,二级警司,女的二十出头,是个刚出校门还没转正的实习生。

非常正式的审讯,男的进行提问,女的负责记录。

“周先生,我们只是对你进行例行询问,还请你配合。”男的首先开口道。

“好的。”周天轻微的点了一下头,回答了一句,态度很良好,语气也很温柔。

“姓名?”

“周天。”

“性别?”

“男。”

“年龄?”

“二十四岁。”

“职业?”

“京城大忽悠投资管理股份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法人。”

“听说你有一件祖传的花瓶,曾经被有关专家鉴定,认为其价值在五亿左右?”

“嗯!”

“可是根据我们的调查,你家里其实一直很贫穷,从来没有什么传家宝之类的东西,不然你也不会从大一开始,便一直兼职打工,还一天坚持四份工作,整整坚持了四年。”中年男人说完这些话,从面前的桌子上拿起一张写满了字的a4纸,朝着周天晃了晃,继续道:“七月二十六日,你的银行账户长突然多了三百万,当天给你的爷爷汇去了五万,半个月之后,你账户金额从三百万涨到了两千多万,这些钱都是通过你捡漏挣到的,我说的对不对?”

“对。”周天很认真的回答道:“你说的很对!”

“七月十五日,你从京城回到了老家临县,相了两次亲,第一个相亲对象名字叫做李晓敏,华达地产营销部的经理,第二个相亲对象名字叫做丁婷婷,她后来也成了你的妻子,不过几天后你们离婚了,你还在临县购买了一套房子,是落户在你爷爷名下的。”

“对。”周天说完,又在后面加了一句,“你们调查的很清楚。”

“七月十九日,你从临县回到了京城,而且还是坐的飞机,对不对?”

“对。”

“但是根据我们从民航拿到的资料,你从临县返回京城的时候,除了一个随身携带的小包之外,在没有任何东西,既然你说花瓶是祖传之物,理应在临县才对。那么几日后出现在复古拍卖行的花瓶又是怎么来的?你别告诉我是邮寄过来的,说了我也不信。”中年警察像是吃定了周天似得,双手环保在胸前,他这副样子,根本不像警si,倒像一个流氓。

现在这种情况,周天除了承认之外,好像真的在没有其他路可走,因为人家已经把他调查的就剩下最后遮羞的裤头了。

周天皱了一下眉头,然后学着外国人的样子,耸了耸肩,道:“你们调查的还真清楚,既然调查的这么清楚,想必也知道那件花瓶是怎么来的了吧?”

“那件花瓶怎么来的,我们一清二楚,你从临县回来的第二天,就去了古玩一条街,以三万五千元钱的价格,从一个地摊上买的。”

周天点了点头,继续道:“对。”

“然后你便把花瓶带到了复古拍卖行。”

“对。”

“半个多月后,花瓶以十亿金额成交,紧接着这件花瓶就被徐有利带到了博物馆。”

“对。”

“可是现在有人报案,说他们从复古拍卖行拍得的花瓶经过鉴定,发现是假的,也就是说你,伙同博物馆内鬼,用一件赝品骗走了五亿,对不对。”

这次周天可没说对这个字,他朝着中年警察问道:“警官,你这算是诱供嘛?”

中年警察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周天可没管他,把刚才机场大厅的申明又大声的朝着两位警官宣讲了一遍。

听了他的话,两个警察也都一震,周天说的很对,任何上拍的产品都会经过有关权威人士的鉴定,要是花瓶真是赝品的话,拍卖公司怎么会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将它上拍拍卖那。

更重要的是,鉴定花瓶的还是国际一流的权威专家,单单这四个字便让他们产生不得任何怀疑!

当然,他将周天叫到这里,仅仅是例行正常的问询,然后再把审讯记上交给上级领导,最后由他们拿主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