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改版升级后的作弊器(五更送上,求各种推荐、打赏、票)

小说: 超能作弊器 作者: 愚任 更新时间:2016-12-10 03:04:27 字数:2383 阅读进度:245/276

又轮到周天摸牌了,他伸手一抓,将牌抓在手里,也没有刻意去用手指头摸,再说他也摸不出来,还不如直接将麻将翻起来看看那。

财神!

第八张财神!

周天手里抓着的那张牌赫然是最后一张财神,也就是说他抓齐了八张财神,可以吃花红了,可以吃堪比庄家自摸更大的花红了。

看着他手里的那张财神,众人直接给跪了!

要不要这么狠!

曹老板和齐天伟两人到没有什么,他们还没有停口,但张蒙便有些坐蜡了,为了让周天小相公胡不成牌,故意拆了七**万顺子,碰了周天的八万,不然他早就自摸胡牌了,弄得现在停口了,但停了一个卡三万,谁都知道周天因为杠了三万,忘记补花,成了小相公。

胡已经被杠掉了的三万,等于没停口,而且看着众人打掉的二四万,完全没有胡牌了的希望。

张蒙这个难受啊!

现在的他,真的应了那么一句古话,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周天看了张蒙一眼,笑了一下,道:“哎呀,真是老天开眼,小相公之后竟然让我连抓八张花,爽,二万。”

看着周天打下来的这张二万,张蒙想死得心都有了,m的,那可是绝张二万,他现在换牌停口其它牌都来不及了,抓了一张牌,看也不看的将手里的二万打了出去。

“七万。”曹老板抓了一张牌,打了一张七万,这个时候他可就停口叫胡了,叫胡三六九条。

齐天伟碰了七万,打了一张发财,同样也停口叫胡了,叫胡二五条。

又轮到周天抓牌了,这次他没犯二,看也没看的打出了一张四筒,四筒同样也是一张生牌,不过拥有八张财神的周天,因为买了保险,无所谓。

张蒙估计是因为没有胡牌希望了,竟然也跟着周天打了一张四筒。

曹老板抓了一张牌,用手摸了一下,将牌往出一甩,紧跟着把他面前的牌给推到了,“自摸九条。”

看着曹老板推倒的麻将,齐天伟没什么,张蒙可就有些心不甘情不愿,要不是他故意让周天小相公,这把自摸的人就是他,一来一去,上百万出去了。

虽然张蒙不在乎钱,但他在乎自己最后能有多少筹码,这可是双方赌约的重要凭证。

他赢了,就可以让小花牛无偿代工一年,同时在这一年时间内,小花牛还不能有任何的宣传推广活动,一年时间下来,足有把握使消费者忘记小花牛这个牌子。

但这个取决于今晚这场麻将最后双方所剩筹码之多少,能不能比周天手里的多,所以每一局都很重要。

刚才发扑克牌的荷官充当了给他们算筹码的人,结果一算筹码,人们又都乐了,曹老板自摸一把赢了一百二十万,周天仅仅因为抓了八个财神,愣是收取了二百万的筹码。

……

转眼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四圈牌局就剩下周天最后一个庄家了,因为他打牌百无禁忌,什么样的牌都敢往出打,什么样的牌都敢往出扔,根本不管什么生牌熟牌,反正一切都以停口叫胡为原则。

众人也渐渐熟悉了周天的套路,尤其是麻将桌子上的三人,甚至还能通过他码牌的位置和出牌的顺序分析出他的牌路,想要胡什么牌。

在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周天反正把后面看牌的人吓得心惊胆战,原因无他,只是他的打发太过匪夷所思,什么样的牌都敢往出打,而且更让他们吐血的是,周天分明没有一点打错牌的意识,照样该怎么打就怎么打。

除了周天的打法,更让他们揪心的是,除了第一把周天抓到八个财神吃了花红外,愣是没有胡过一把,相反还在不断的点炮、点炮、在点炮。

刚才付人筹码的时候,有人看见了,周天的筹码盒子里仅仅剩下三个筹码,如果在这样下去,这场牌局周天输定了,他跟张蒙之间的赌约也将以张蒙胜出告终,小花牛这个牌子也将消失在大众眼中。

齐天伟的庄很快被拉了下来,轮到周天上庄的时候,他站起身子,朝着场上的三人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得稍微休息一下,让自己静几分钟。”

曹老板附和道:“也是,打了两个多小时的麻将,确实也应该休息一下了,大家伙抽抽烟,喝喝水。”

周天为什么突然提出要休息。

因为就在刚才,他脑海里面响起了那久违的怪异响声,“超能作弊器系统已经升级完毕,是否开启,如不开启,请取消。”

周天忙回应道:“开启。”

“因宿主要求,作弊器启动,开启中,超能作弊器已经开启,现第二次扫描宿主,姓名周天,性别男,年龄二十四岁,身体偏瘦,目前为大投资老总,旗下分别拥有小花牛乳业、太白楼连锁饭店……。”

周天发现,系统更新后的作弊器不一样了,以前作弊器在周天脑海就是一个像极了电脑似得东西,上面分别有古玩、赌技、金融、武技等数个小按键,最下方是个搜索栏似得东西。

但升级后的作弊器,其实更像一个电脑屏幕,上面那些标有古玩、赌技、金融、武技等字样的小按键和最下方的搜索栏都在,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搜索栏下面多了一个许愿字样的小按钮,后面还有一个标有375的数字。

这个数字什么意思,周天也不明白,他猜测是不是许愿栏所用的次数?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周天还有些犯难了,375次许愿数字,究竟用来干什么那?

一天一次,一年差不多就用完了,不不不,应该还剩几次,但是这个许愿栏管不管用,还是后话。

休息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周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呵呵一笑,朝着众人道:“总算轮到我坐庄了,你们都小心点。”

曹老板没有说话,齐天伟也没有说话,反而是张蒙抬头看了周天一眼,冷嘲热讽道:“周总,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现在应该只剩下三个筹码了,而我现在却有四百六十二个筹码,这场赌局我赢定了,除非你赌神上身或者出现奇迹。”

“牌局还没有结束,一切皆有可能。”周天翻翻白眼,耸了耸肩膀,信心满满道。

“是吗?我还真的不信了。”张蒙针锋相对道。

“信不信,等牌局结束了不就明白了嘛。”周天淡淡道。

“行,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周总的奇迹。”张蒙眼见自己吞掉小牛花的理想就要达成,心情难得的好了起来,随口说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