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做人还能这样

小说: 超能作弊器 作者: 愚任 更新时间:2016-09-22 12:24:06 字数:2226 阅读进度:133/276

“麻烦你,能不能将我送到前面的街口,有人在那里接我。”谢思涵朝着周天小声请求道。

“小事一桩,你慢点啊。”周天小心翼翼的扶着谢思涵,往她所指的那个方向走去。

一路上,他们两个都挺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所以只有以沉默应对。

过了一会儿,谢思涵大概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想要借故化解尴尬,于是问道:“我们认识吗?”

“我说同学,我们才刚刚聚完餐,唱完歌解散,有必要说的这么伤心吗?不过话又说了回来,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而已,你不记的很正常。”周天有些蛋疼的自嘲道。

“对不起,但你是那位,我真的想不起来了,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名字?”谢思涵不好意思的问道,她甚至都能感到自己脸皮在发烫,人家好心帮助自己,自己却这样询问人家!

“呵呵”周天笑了一下,指着不远处的一辆豪车问道:“不用放在心上,反正我们以后也不可能在有见面的机会,知不知道名字无所谓,你说的地方就是这里吧”。

……

都说小城里面是没有秘密的。

小芬他们家有幅画能卖五十万的消息瞬间传遍了整个小城,人云亦云,反正越说越邪乎,价钱也从五十万逐渐变成了五百万。

都说财帛动人心,当天晚上就有心怀不轨的人潜入小芬他们家,为什么潜入,答案很简单,就是专门冲着那幅画来的,幸亏家里没人,不然还不晓得要出什么乱子。

小芬家的邻居,姓刘,具体名字叫什么不太清楚,反正所有熟悉他们的人都管男的叫做老刘,女的叫做刘嫂,年纪比他们小的,管他们叫做刘叔刘婶。

往常刘家会在晚上十点左右熄灯睡觉,但今天不知为何,直到晚上十一点多依然灯火通明。

因为他们两口子也在打着那幅画的主意!说是打主意,其实是想办法让画物归原主,严格说起来,他们才是那幅画的真正主人!

为什么他们手中的画会到了小芬他们家,这件事说起来还有些狗血!

一年前,老刘家有事,找小芬父亲借了三万元,当时说好,三个月之后就还,没想到,过了半年,老刘只字不提还钱的事,有时候见了小芬他们家人,还故意躲着走!

刚巧小芬弟弟身体出现了状况,小芬的父亲堵了老刘两口子好几天,才在老刘岳父家里将其堵住。

但他没有想到,老刘两口子竟然这么无耻,三万元的欠债他们承认,可就是没钱还,反正就是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急的小芬父母都要火上房了。

再说小芬父母,连着逼了好几天,愣是要不到一分钱,索性一狠心,将老刘两口子告上了法庭。

他们狠,老刘两口子更狠,居然上演了一出假离婚的闹剧,也就是家里的财产全部归老刘媳妇,外债却归了老刘。

他们这样做,摆明就是想赖掉小芬家的三万元外债,这个时候,小芬的弟弟已经被医院确诊为白血病。

在接到通知单的时候,小芬家人全都傻眼了,高昂的治疗费用和重症带来的绝望,使他们全家人都崩溃了。

小芬的父亲一下子像是老了十几岁,本就花白的头发顿时全白了,脸上也布满了皱纹。

小芬更是以泪洗面,她实在想不到,花样年纪的弟弟竟然会面临着随时离开人世的危险!

关键时刻,小芬的母亲站出来,这个瘦弱的女人在全家人都崩溃的时候站了出来。

她首先将所有的存款取了出来,第一时间缴满了小军的住院费。然后又在二手中介把自己现在住着的房子挂了出去,低价售卖,为小军凑治疗费。紧接着她带着一瓶从农药站购买的农药去了老刘家。

到了老刘家里,二话不说,直接拧开农药瓶盖,冲着老刘说,今天他要是不把钱还给她,她就当着老刘的面把那瓶农药喝进去!

要债要出人命,这件事在临县可是大新闻,弄不好老刘一辈子都会抬不起头的,被逼急了的老刘,拿出一副他花了一百元在地摊上购买的破画,跟小芬的母亲说是他们家祖传的,要以画抵债,就这么的,那副画到了小芬他们手里!

刚开始,老刘还在暗暗得意,得意自己用一百块钱抵了三万元的外债。

结果今天人云亦云,越说越离谱,老刘当即傻了眼,尤其听说那幅画能卖五百万的时候,他更是心疼的在掉血!

两口子心疼的连晚饭都没有吃,这不,两人还在商量着对策。

只见老刘媳妇,用手指着老刘的脑门子,骂道:“我说你是猪脑子啊,那么值钱的一幅画,就这么给了小芬他们家,我不管,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也得给我把画拿回来,不然老娘跟你拼命”。

老刘耷拉着脑袋,道:“你以为我想,这不是没想到吗,谁能想到一百块钱买的画,竟然能卖五百万”。

老刘媳妇继续骂道:“没想到,没想到,你除了没想到,能不能再说点其他的,还不给我出去看看,看看郭建军回来了没有”。

郭建军也就是小芬的父亲,自从得知这件事后,他们两口子前前后后跑了十多次,怎奈小芬家一个人都没有,就连医院,也是小芬在陪床,期间也给郭建军打过电话,但郭建军说,他不在临县,而是在市里。

这个回答老刘两口子自然不愿意相信,非但不相信,还以为郭建军两口子怕他们将画要回去,故意找的借口。

其实是他们误会郭建军了,从周天家里离开后,他们陆陆续续找了几家古玩店,但乘兴而来,失望而归,这些古玩店的老板给出的价钱别说五十万,就连五千都不给,有的还让他们从哪来回那去。

郭建军两口子一合计,会不会是县城的这些古玩老板没有眼光,于是一合计,索性坐车去了市里。

只是市里这些古玩老板给出的价格跟县里古玩老板给出的价格一样,最多不超过一百块!

今晚,除了老刘两口子,郭建军他们也心事满满的犯着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