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烂好人

小说: 超能作弊器 作者: 愚任 更新时间:2016-09-18 12:24:04 字数:2355 阅读进度:125/276

“我相信小芬已经跟你们说清楚了,这幅画不错,但苦于没有作者落款和印章,我出这个数,你们考虑一下。”周天伸出右手,晃动着五个手指头道。

“五千!”小芬的父母回道。

“少了,你在往高了说。”周天提醒道。

“五万!”小芬父母说话的语气都有点颤抖。

“你们在五万后面加个零。”

这句话一出口,小芬的父母,包括小芬,还有她二叔二婶,都明显的一愣,紧接着就是吞口水的声音,看来这个价格大大的高出了他们的预料。

“周老板,你刚才说多少钱?”小芬的父亲用带着颤抖的语调再次问道,他们家原本就不富裕,没想到儿子又出了这档子事。

为了给儿子治病,变卖了家产,就连马上要读高三的女儿都准备放弃学业,去省城打工,挣钱给弟弟治病。

再说他儿子,知道自己得的病是绝症,又知道他们家的情况,居然背着他们家的人,拔掉了输液针头,想要偷偷去死,幸亏发现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反正,为了看病,他们家已经倾家荡产,就在来之前,医生还下了通知单,说孩子匹配的骨髓已经找到了,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加起来差不多还需要四十万。

四十万!

对于一个经济不发达的西北小城工薪阶层来讲,根本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犯愁的他们猛地听到小芬打来电话,说他们家的那幅画特别值钱,有人要买,让他们速速赶来。

在来之前,他们两口子还在合计,合计这幅画能卖多少钱,他们心里认为,这幅画最多超不过三万,没想到周天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惊喜,出价五十万。

五十万,对于一个家徒四壁的家庭来讲,意味着什么?不亚于雪中送炭,有了这笔钱,他们的儿子就能活命,他们的女儿也将避免辍学的危险。

这五十万,可以说救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

这个消息,让小芬他们全家人都感到分外的高兴,按理讲五十万的价格不低了。

可是人往往就有这个臭毛病,老是以为自己吃亏了,本来小芬父母是要签字同意的,但她二婶突然站起,朝着小芬的父亲小声说了几句。

该死的超能作弊器又自作主张的自行开启了,小芬二婶的话清晰的传入了周天的耳朵,“大哥,小军的病可是一个无底洞,小芬高三又面临着高考,她上了大学又是一笔费用,这个周老板能出五十万的高价,要不我们先跟他抱个歉,你拿着这幅画去外面问问,没准还有人出更高的价”。

其实小芬二婶也是个好人,她是站在小芬家人的角度考虑和看待的问题,这一点无可厚非。

他们这种想法,周天很是支持,要是真有冤大头买了这幅画,也算行善积德,他冲着小芬父母道:“既然你们有些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这东西我确实想要,不过我不能占你们的便宜,你们现在就可以出去打听一下画的价格,然后好好商量一下。等打听清楚了,你们再出个最高的心理价位,我就用这个价格买下这幅画,怎么样?”

周天笑的十分和蔼,他敢这么说,就是认定有人不会出钱购买这幅画。再则,让他们拿着画出去碰碰钉子也好,省的总以为自己吃了亏。

小芬的父亲态度十分坚决,当即表态道:“周老板,你给我面子,我不能不兜着,就按你说的那个价办”。

“大哥?”小芬的二婶还在劝说着小芬的父亲。

“不用,就按周老板说的这个价格走”。

“他爸,要不在考虑考虑,小芬今年下半年就读高三了。”小芬的母亲也劝说着。

周天看到他们有些为难,也劝说道:“小芬跟我妹妹刚好同班,她们关系不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拿着画尽管去问”。

小芬的父亲想了五六分钟,最后下定决心道:“那多谢周老板了!”

当天晚上,周天准时出现在临县最大的酒店,艾伦假日酒店门口,这个酒店也是他们这次同学会举办聚餐的地方。

周天本不想来的,但经过一白天的思考,最后还是跑了出来,反正距离他现在住的地方很近,过来看看也好。

酒店门口悬挂着一个巨大的充气拱门,拱门上还挂着条幅,上面写着:某某高中、某某届、某某班级的同学会几个字。

看样子已经有三三两两的人聚集在一起,这些人看上去依稀觉得有些眼熟,但周天又不敢确定,于是他先进去,随便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艾伦假日酒店里面有四个大餐厅,其中一个被他们今天包下,当做了聚会的专用场地,坐在里面的全都是当初毕业时的同班同学,周天环顾四周,开始一个个认了起来。

有的大概还有个印象,有的却因为变化太大,认不出来了,其他的则是依稀还记得模样,但如今周天能够叫出名字的,还真是五根手指头就数完了。

随着人越来越多,餐厅里面的气氛也变得更加热闹起来,不时有人发出欢呼雀跃的欢呼声。

当然,也有某些熟悉的人因为数年没见,突然在这里见了面,相互拥抱在一起叫喊着,期间还夹杂着原来你是谁谁谁或者谁谁谁和某某某来了没有。

这么热闹的场面,就连独自坐在角落里面的周天,也很自然的感受到了当中欢乐的气氛!

也有人注意到了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的周天,但仅是多看了几眼而已,因为他们同样想不起这个有些面熟的家伙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如果贸贸然的上去打招呼,叫对名字还好,要是叫错名字,真的有些尴尬,正因为有了这么多顾虑,他们才不方便上前打招呼。

也怪,这么多人,可能就属周天的变化最大吧,谁让他跟隐形人似得在班级里待了三年。

也有人比较鸡贼,他虽然忘记了同学的姓名,却浑水摸鱼般的指着某个他不记得名字的同学道:“哇,你也来了,几年不见,模样变了,变得帅气了,变得我们都不敢认了,最近好吗?”

要是对方戴眼镜,或者看上去文质彬彬,他会说:“哇,老同学,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爱学习,听说你还要继续深造,是不是”?

同样的,要是对方是个女同学,这家伙就会说:“哎呦,我的老同学,真是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啊,怎么看着跟天上的仙女似得,真的不敢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