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能忽悠就忽悠

小说: 超能作弊器 作者: 愚任 更新时间:2016-08-30 17:26:01 字数:2746 阅读进度:75/276

还在路上的胡混,接到了妻子的电话,“姓胡的,你一定要将打儿子的混蛋抓起来,让他坐牢……”。

她也不想想,派出所是她家开的吗?

胡母再不识大体,也认识赵所,这个自己丈夫的顶头上司,当她看到赵所前来,还以为是胡混找来帮胡友天撑腰的。

忙抢着道:“赵所,我家友天这事怎么还麻烦你亲自来了,改天让我们老胡好好请你搓一顿”。

“是嫂子啊!”赵所笑了一下道,“友天在病房吗”?

“在那,在那。”胡母不以为意,再说她一心认为赵所是来看望胡友天,并进行安慰的,就没有多想。

就这样,胡母一边带着赵所朝着胡友天所在的病房走去,一边还在鼓动道:“赵所,你跟我们老胡是同事,又是多年的朋友,这件事你可不能不管,那伙小流氓把我们友天打的都破相了,一定要把他们抓起来坐牢,做很多年的牢”。

赵所没有说话,尽管心里认为胡友天是在装病,但还是被胡友天惨兮兮的样子给惊呆了,只见一个全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的家伙躺在病床上,有些绷带上面还隐约有红色血迹渗出。

“嫂子,这是谁啊?”赵所指着木乃伊问道。

“赵所,这就是小天啊,你看看,被他们打成什么样,一定要将那些小流氓抓起来啊。”胡母又一次在赵所的面前告状道,她一边说一边还朝着自己的儿子使着眼色。

胡友天在蠢,也知道自己母亲的意思,挣扎着坐起,用带着哭腔的语调哀求道:“赵叔,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我们好好的吃饭,这伙杀千刀的过来就……”。

“小天,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赵所想看在跟老胡共事多年的份上,给胡友天一个机会,才会这么开口询问。

“赵叔,我刚才不是跟您说了吗,我们几个吃饭吃的好好的,他们三个不知为何,过来就打……”胡友天并没有领赵所的情,反而还在不住气的撺掇着赵所将周天他们抓起,定罪坐牢!

看着眼前这个不知死活,不知所谓的胡友天,赵所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悲哀,对胡混最后的那丝友情也瞬间烟消云散!

要是不知周天他们得身份,要是没有那包特供香烟,他有可能看在胡混的面子上帮助胡友天处理这事。但现在不能,因为他知道了那帮人的身份,知道那帮人捏死他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似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明知不可为还为之,乃笨蛋!

明知可为而不为之,乃蠢才!

明知可为而顺势为之,乃豪杰!

赵所不想当笨蛋,也不想做蠢才,他要成为豪杰,并且搭上周天他们的大船,可关键怎么才能拿到船票并平安的上船,赵所不知,可他知道,只要将这件事完美的处理好,就能找到售卖船票的地点。

“小天啊,赵叔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赵叔,你说什么事吧,办到的我一定办”。

“小天,这件事你一定能办到”。

“什么事,说吧”?

“说说这件事的真相,还有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赵叔,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们几个正在大排档吃饭,也没招惹他们……”?

“你说的不对。”赵所说到这里,从自己的手包里掏出一份验伤报告,递给胡友天,“小天,你跟叔说下,这份报告是怎么回事”?

看到这份验伤报告,胡友天的脸一下子变了,由于身上缠满了绷带,外人也看不出来,可说话的语调变了,有些结结巴巴,“赵叔……这个是……这个是……”。

最终他也没说出什么理由来,他母亲见势不妙,插嘴道:“赵所,那帮小流氓将小天嗓子也打坏了,医生交代,不能长时间说话,您看”?

“昂,医生吩咐的,那让小天跟我回所里讲下呗!”赵所摆出一副商量的语气道。

“回所里?对对对,我这就让小天跟你回所里指认那帮小流氓。”胡母以为赵所前来,除了慰问,还有让胡友天指认罪犯等事情要做。

“嫂子,是这么一回事,我们已经询问完了那帮小流氓,还需小天过去指认一下。”赵所也不知怎么想的,竟然顺着胡母的话往下说。

“可是小天受了这么重的伤,不方便走路,要不找个车吧。”胡母是个好母亲,但不是一个好家长,过度溺爱孩子,却忽视了对孩子的教育。

“嫂子,这个好办,我让医生将小天他们推到车上,然后坐车去派出所,你看行吗”?

“太行啦。”胡母说完,招呼着护士,好一顿忙乱。

警车上,胡母还在一个劲的叮嘱着胡友天,什么好好听你赵叔的话,该指证谁就指证谁,进了派出所不要害怕等等!

最后还问了一个令赵所哭笑不得的问题,说她儿子帮忙指证了罪犯,算不算立功,有没有奖金等等。

赵所随口应付说有。

一个更令他哭笑不得的问题来了,胡母说她儿子打小就学习不好,一直在社会上晃荡,现在有功劳,有奖金,能不能把她儿子给安排到派出所工作。

赵所心道:你以为派出所是我家开的,想安排谁就安排谁啊。因此,他没接胡母这茬,可胡母不这么想,她认为赵所是在考虑。考虑给她儿子安排什么好的职位。

于是又提了一个异想天开的要求,说她儿子从小没有受过苦,安排到派出所的话,最好给安排一个能准时上下班,不用出警,不用上夜班,没有危险,工资还高的岗位。

赵所听了这个消息,更是蛋疼,真要有这样的岗位,他早就去了,还能轮到胡友天!

奇葩!

大奇葩!

一家人都是奇葩!

丈夫无缘无故的辞了职,这么长时间还没跟家里人说明白。

妻子溺儿成狂,什么都以自己的儿子为基准,处处为自己的儿子着想,只要一涉及到她儿子,便失去了冷静!失去了判断!

儿子自以为事,井底之蛙,本身没什么背景,还偏偏要装大尾巴狼,现在好了,踢到铁板上了!

到了五道子派出所,胡母竟然又提出了一个要求,说她儿子受伤了,不能走路,最好让赵所找两个警察,给他背到所里去……。

赵所无语了,他冲着所里喊了一句,出来两个警察一把将胡友天扶到了审讯室。

错错错,是架到了审讯室!

在架的时候,胡母还在后面一路小跑的叮嘱着:“你们都轻点,轻点,我儿子刚刚受伤,不能受太大的力……”。

看着被架到审讯室的胡友天,胡母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但随即又被她给扔到了九霄云外,他们搀着小天去审讯室,肯定是指证小流氓去了,没错!

被架到审讯室的胡友天,刚进门就看到周天带着手铐坐在椅子上,立马讥笑道:“哈哈哈,我说过,要让你坐牢,怎么样,手铐戴的舒服吗?”

周天笑了一下道:“舒服,特别的舒服,你很快也会戴上它的”。

“我戴这个?你开玩笑吧,也不想想我是谁,我是这个派出所副所长的儿子,这次又立了大功,很快就会在这个派出所上班,至于你,就乖乖的等着坐牢吧!”胡友天也不知真傻,还是装傻,简直就是一个直炮筒子,逮着什么说什么,根本没有把门的。

这番话惊出赵所一身冷汗,岂料,他冷汗还没流完,胡友天下面的话又差点把他给吓个半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