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小子,你眼光真毒

小说: 超能作弊器 作者: 愚任 更新时间:2016-08-15 04:55:33 字数:2530 阅读进度:43/276

“宝石是天然的,价值连城”?一旁站着的孙东来大张着嘴巴,不相信的问道,他托周天的福,也带着自己的妹妹进入了复古的办公室,目睹了周天的大气,也目睹了周天的眼光。

一块钱将一件十亿的花瓶让了出去。

二十二万买了一件价值数亿的藏品。

还有比这更疯狂的事情吗?

“绝对价值连城,这么多优质的天然宝石,价格绝对过亿”徐秀肯定的道。

“用价值过亿的宝石装饰的宝剑,那宝剑还有可能是假的吗”所有人的心头都浮现起这句话。

陈老犹豫了一下道:“徐秀说的很对,但我们也遇到过很多古怪的事,有的专门用一些有价值之物来衬托主体,从而让其卖出更高的价格来,这样的例子在古玩圈子中屡见不鲜”。

周燕听了这话,差点哭了,人家用好东西做成假货,是为了卖出更高的价格,可他们眼前的事实却刚好相反,这柄剑的主人当初开口要价十万块,都颤巍巍的,深怕拍卖行拒绝,当双方以两万价格成交之后,宝剑的主人接过钱之后,便急匆匆的跑了,那样子唯恐拍卖行反悔。

没有人会明珠暗投,既然用大量珍贵宝石做假,那价格肯定要卖到跟真的一样,甚至更高才能赚钱,要不然,做无用功有什么用?所以陈老的这种假设根本不成立,再则也不对。

周天道:“其实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确定剑的真假”?

周燕道:“怎么检测”?

周天:“古代有削铁如泥、吹毛求疵的说法,通常只有达到这样的条件才能称之为宝剑,这柄剑既然被称为宝剑,肯定拥有极其锋利的剑锋,不然它能被称为宝剑吗”?

“削铁如泥,你是说这把剑能够削铁如泥”孙东来看着这柄好像有雾缠绕的宝剑道,这柄剑不管怎么看,他都觉得有些不平凡。

“是不是削铁如泥,我们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周天自信的道,他左手抓着剑鞘,右手抓着剑柄,稍微用了一点力气,就听得“铮”的一声,长剑出鞘。

只见剑身修长,犹如一汪秋水,挥动之间,寒光闪闪,似乎还隐约带点呼啸的声音,这样的长剑,怎么看都不像是历经数百年的古物,反倒有点像是现代工艺品,正因为这样,才让人们先入为主的认定它是现代仿品。

“给你,先用它试”徐秀从自己的口袋中掏出一包未开封的纸巾,递给周天。

周天接过纸巾,用手将其往空中一抛,然后挥舞着剑锋朝纸巾砍去,剑光一闪,纸巾落地后居然完好无损。

众人大惊,怎么会这样?

孙小雪蹲下身子,抓着纸巾的一角将其拿起,谁料,她只拿起了一半,剩余的另一半纸巾依旧落在地上,人们这才看明白,周天刚才的那一下,已经把纸巾一分为二,只不过因为剑锋太过锋利

只见纸巾切口整齐,果然是柄好剑!

“周哥,给你”孙小雪从自己的头发上拔下几根头发,递给周天。

周天笑了一下,将剑锋持平,然后把头发从距离剑锋两寸的地方松开,在人们的目光中,头发碰到剑锋,断成两节。

“接下来应该是削铁如泥了,不过我们这里好像并没有合适的东西”周天说完,扭头四下搜寻了一番,这间屋子里,只有几个保险柜是用钢铁做的,而且还是特殊的合金钢,一般的东西还真没办法破坏它们丝毫。

周燕也看到了周天的动作,问道:“周总,你是想要用保险柜来做实验”?

“希望你不要介意”。

“行,就用保险柜来做实验”周燕道。

周天双手抓着剑柄,没有丝毫的犹豫,猛地一挥手,这把长剑瞬间劈在了保险柜的右上角。

只听磁的一声,保险柜的右角直接被砍了下来。

“真的削铁如泥”场中众人,全都呆呆的看着掉落在地上,差不多有成人拳头大小的那块合金钢。

他们的印象中,保险柜最硬的地方,就是它的四个拐角,而就在他们眼前,保险柜最坚硬的地方却被像切豆腐块似得切了下来,不傻眼才怪。

“小周算是我们的老师了,这下我们又涨了见识了”。

“是啊,我们真是有目如盲,看了这把宝剑很多次,居然将最简单的鉴定方法给忘记了”常老苦笑道。

“想起来又能怎么样?人家这么精美的宝剑,会让你拿着随意乱砍?也只有小周这样的人才能做出如此败家的事”徐老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小周,你跟我家丫头的事就这么定了,这把剑就是聘礼。”

众人“”

常老叹了一口气,道:“其实也该怪我们,因为我们谁都没有想到,这么华丽的一把剑竟然不是艺术品,而是一把凶器”。

周燕双眼放光道:“周总,你还真是厉害,这把剑竟然被你给捡漏了,还是从我们拍卖行里捡的漏,它即便不是史书上说的那把剑,也差不多,这么一把削铁如泥,吹毛求疵的宝剑,经过我们复古拍卖行的运作,肯定能卖出一个天价,周总,这把剑你想不想出手”?

周天笑了一下道:“算了,这把剑我还是放到家里用来装饰客厅吧”。

真是土豪,竟然用价值数亿的宝剑来装饰客厅,你难道不怕丢了吗?

“就知道你不卖,不过你一定要答应我,等到秋季大拍的时候,将这把剑借给我们拍卖行用来展出几天,放心,我会付给你租金的”周燕同样笑笑道,她已经从失落中走出来,想着怎么才能借助这把已经不属于自己的宝剑,来扩大复古的影响力。

“这个没问题,那件花瓶你们拍卖行也没收取中介费,我这把剑再要跟你收取租金,有点说不过去了,但我有个小小的要求”周天想了一下提议道。

“什么要求,不会是不能说出你的名字吧,这个您放心,我们一定会守口如瓶的”周燕这么聪明的人,稍微想了一下,便知道了周天的意思,这也是大多国人的一种心态,财不露白。

周天:“这样我就放心了,不用担心被人惦记了。”

“对了小周,你二十二万拍的宝剑竟然价值数亿,那件九尾玉雕琴是不是也是传世之宝啊”常老突然问道。

“小周,别卖关子,我们几个老家伙还能撑得住”这是陈老。

“就是,赶快说吧,也让我们涨涨见识,免得以后还犯这样的错误”周燕。

“小周,你吞吞吐吐的怎么跟我女儿搞对象啊,快说,不然我不答应将姑娘嫁给你”这是更不靠谱,强要拉郎配的徐老。

徐秀:“爸……”。

周天:“……”。

“快说”众人异口同声道。

“那我说了,我怀疑这幅画是北宋二帝画的”周天的话又引起了场中众人的一片震惊,真要是宋徽宗和宋钦宗画的,那么画的本身价值就会噌噌的往上涨,估计两亿都打不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