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八 第一百三十八章 溯洄流光(二)

小说: 步剑庭 作者: 意缥缈 更新时间:2018-03-13 21:02:09 字数:2880 阅读进度:674/695

“你要对她的灵魂施展‘溯洄流光’,这我倒是乐见,但需要我提醒你吗,现在可不是时候!”姬瑶月说着,目光忍不住瞥了瞥侧旁。

先前天女凌心携天雷降世一击与帝凌天的五衰之气相互冲击,巨力之下,已彻底改变周遭地貌。

??周遭一圈石窟崩垮,山石塌陷,堆积成了环形山。

她与帝凌天所处位置因在蛇窟空洞处,劲力交击的正中心,坠落的山石尽数被两股奇力碾作齑粉,所以反而成了被环形山包围的谷地。

至于应飞扬,被帝凌天震退,又逢山石垮塌,现在,应该就埋在那无数石块之下……

?“你若真死在里面,对你对我倒也都是省心……”姬瑶月心中暗骂一声,却也知晓并不可能,神魂没有回归,天书之力也没有聚合,这一切都昭示着应飞扬还存活在那一片乱石之下。

??应飞扬既未死,那当此之时,帝凌天不去终结天书之争,反而颇有余暇的施展起了“溯洄流光”之术,难不成帝凌天所要探求之事,并天书更加重要?

???帝凌天却回应道:“在吾看来,现在正是时候,甚至可说机会唯一,稍纵即逝。”

??说话间,帝凌天手上术法已成,便见地上咒字异光大绽,清浊双气也绕着昙花旋转,衬得天女魂识如花中精灵,娇弱无依,风姿楚楚。

??“原来如此……”见此情景,姬瑶月看出些端倪,明白了帝凌天的话意,清浊一气补天阵所需的至清至浊两种力量同时存在,且两种力量要维持在一种微妙的均势,任意力量压倒另一力量都会导致阵法失衡。

??而此时,因为末世降临,佛心舍利的力量逐渐衰减,五浊恶气仍不断涌入,正渐渐呈现一种道消魔长的趋势。

??现在总体之上仍能保持均势,但一段时间后,清浊一气补天阵便会因清浊双气的失衡而崩毁。

此阵布置条件极为严苛,难得如今在机缘际会下恰好凑齐,帝凌天自然不愿错过这机会,所以选择施术为先。

???便见帝凌天手印平推向前,一股逆流时光,追溯轮回的玄异术力弥漫而出,清浊双气随之越选越快,而天女凌心魂灵陡然一震,遭受了莫大痛苦一般,一股无形巨力揉捏撕扯着她的三魂七魄,半透明的魂体不停扭曲、虚化、变形……

难以想象的痛楚,让姬瑶月也见之有几分心悸。

此时,天女凌心清秀面容扭曲,头颅痛苦扬起,嘴巴竭力张开,发出无声的嘶喊。两道光芒猛然从她眼中射出,投射半空之中,竟成一抹光幕!

而光幕之上投影清晰可见,便是方才天女凌心对战帝凌天的场景,正以一种从结束至开始的形势迅速倒映呈现,而这正是天女凌心的记忆!

“溯洄流光!真的成功了?”姬瑶月第一次见识到溯洄流光之术成功施展,不由一惊,随后犹豫几下,尽力用不在意的语气问出声,“那应飞扬呢?不理会他了吗?”??

???对帝凌天而言,杀应飞扬倒是轻易,但应飞扬一死,八部天书便会合一,天书世界也将会关闭,这便白费了他在此地布置的阵法。

帝凌天顾虑此点,一边继续催动溯洄流光,一边带着着几分戏谑道:“构不成威胁之人,不值得我浪费宝贵时间将他掘出,他若真出现,交由天香公主解决便是。”

“我为何要帮你!”感受到帝凌天的恶意,姬瑶月冷冷回应道。

“帮吾?公主似乎忘了,天书之争本就是你的责任,由你对付他是理所当然,是了,天香公主若缺少与他拔刀相向的动力,那不妨看看这些……”帝凌天轻笑着示意。

姬瑶月抬眼一望,便见光幕之上,随着记忆不断倒现,以天女的视角,过往经历不断倒现在眼前,

万丈冰川上,是他将她紧紧束在背后,肌肤相贴,不舍不弃,长剑向前,直指东海鲛泪……

龙牙大船上,是他奇兵天降,将身受围困的她拦腰抱起,脱出重围……

玲珑海市上,是他亲手将簪子递在她手中,“赠释灵心”四字铭刻在心般清晰可见……

人会欺骗自己,记忆却不会,连帝凌天也忍不住道:“这一代的天女,还真是意外的好懂啊!”

需知人所能承载的记忆本就有限,会因时间而变得模糊。溯洄流光要在短短时间内,倒现宿世轮回的记忆,如此一来,一般记忆只会浮光掠影般迅速的一闪而过,能有资格留下清晰影像的,必是天女凌心所珍视的、所难忘的记忆。

可至目前为止,天女所呈现的记忆中,有将近半数都与应飞扬有关……

看着二人之间种种暧昧,姬瑶月面色越发阴沉。

以天女凌心的视角,经历天女凌心的经历。

记忆中的他意气飞扬,卓然潇洒,为救伊人,等闲生死,就连那的不解人意的木讷迟钝都显得可爱,这样的男子,怎可能不令人迷醉呢?

可那一切都该是属于我的!

与他并肩携手,共迎强敌的该是我!

陪他深入险境,千里同行的该是我!

带着甜蜜和羞赧,假做矜持后从他手中接过第一份礼物的,更该是我!

必须是我,只能是我,可这女人,竟然从他那里,占据到了本该专属于我的记忆!

姬瑶月只觉每多看一眼,心都如火焚针刺,不欲再看下去,却是将火气发到帝凌天身上,“哼,天道主好歹当世屈指可数的人物,竟这般窥探女子隐私,羞也不羞!”

“嗯?”此话说得极为阴损,帝凌天目光一沉,顿显不悦,周身气息陡然凌冽,一瞬之间寒冬降临,令姬瑶月心神凛然。。

但下一瞬,压迫寒意却又收归于无,便听帝凌天傲然道:“爱恨纠葛,情丝妄断,皆是一般无聊,吾并无半分兴趣,天香公主若心中有火,他将要出来了,火气对着正主发便是!”

帝凌天言语示意后,姬瑶月感受侧旁山石剧烈晃动,好似山石之下镇压了个巨兽,此时正要脱困而出!

随后帝凌天话锋一转,道:“又或者,在此与他联手杀我也是一个不错选择,我正也想见识,能让万道主都赞不绝口的刀剑合璧,是否真有那般威能,你,要试吗?”

轻描淡写一句,激起无声波澜,帝凌天双手维持术诀,目光向前,只背心对向姬瑶月。

无可衡量、难以测度,看似毫无防备,又似怪物张开了大嘴,等待着猎物自投入口中……

致命的诱惑,断送的会是谁的性命?

姬瑶月闭目,吸气,吐气,再睁眼,美眸之中已是沉冷如冰。“有一事问你,你初至天书之境,却对此方世界的战况已有掌握,是否意味着,你们在外能窥视到天书世界内中发生之事?”

帝凌天轻笑:“哦?这个重要吗?”

姬瑶月冷冷回应:“不明说,就莫谈合作!”

帝凌天也不必隐瞒,“此界之事,以书载的形式供外界得知,虽记载不甚详明,却也能知晓大概,这个回答,够了吗?”

“我,明白了!”姬瑶月目光锐芒一闪,心念坚定,此时一声惊爆,侧旁山石轰然炸起,一块数丈的巨石猛然飞出,以压顶之态磅礴落下。

应飞扬被帝凌天击飞,之后便因山石掩埋,意识有片刻中断,恢复意识之后,眼前便只余黑暗一片,已身在重重山石镇压之下不知多久。

记忆中的最后场景便是天女凌心强招无用,无能为力的被帝凌天提起,任人宰割的景象。

心忧天女凌心安危,应飞扬不假思索,恢复意识瞬间便奋起挟山超海的神力,从山石掩埋中挣脱而出,同时,举起一块巨石挡在身前作为掩护。

却闻锵然数响,气劲渗透而出,身前巨石断裂成整齐的豆腐块,秫秫坠落,而碎石之后,更凌厉的刀光侵袭而至。

“这一次无人干扰,你我之间,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