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三百零九章 道友久候

小说: 百炼飞升录 作者: 虚眞 更新时间:2016-06-16 00:16:04 字数:2374 阅读进度:3306/5102

“秦道友已经进入那五彩雾气之中十七日之久了,那雾气内未曾发出丝毫声响,也没有显露太过的变化,除去好像有些许淡薄外,好像没有发生丝毫异样。想来此时秦道友已经坠入那恐怖意境之中了,就是陨落也说不定。”

目光看视远处的五彩雾气笼罩之地,柏崇终于在秦凤鸣进入雾气十七日后,第一次说话。不过他此次并未开口,而是传音了身旁女修。

十七日,虽然看似时间不短。但对于聚合修士而言,也仅是闭目稍微闭关时间而已。

“柏道友,这处所在,道友当初也曾进入过,你认为区区十七日,能够让秦道友体内识海枯竭,神魂崩散吗?”

女修睁开双目,表情并没有丝毫变化,看视一眼柏崇,同样传音道。

“嗯,仅是那诡异气息,十数日当然不可能将秦道友彻底灭杀,但如果他贪心,去触碰那些干尸,说不定会被那干尸之中存在的、融合了诡异气息的尸毒侵身。只要尸毒入体,就算是通神修士,也难说就能抵抗下数日。”

柏崇眼中精芒闪现,口中话语再次传音而出。

“不过凭借他当初战胜欧阳龙海时,所展露出的手段,说不定还真得能够将那尸毒抵御久一些。不过在尸毒与那恐怖吞噬神魂识海之力的诡异气息之中,谅他也不可能坚持一个月。我们就再等十日,然后再做道理吧。”

不待女修开口,柏崇表情一转,语气略现一松的传音道。

女修没有再言说什么,秀目缓缓闭合,再次陷入了闭目打坐之中。

柏崇看视女修一眼,眼中略有一丝难明之意闪过,但很快也收敛心神,重新闭合了双目。

这两名聚合顶峰修士,好像对秦凤鸣略有企图,并不象表面一般平和。

此时的秦凤鸣,身躯依旧直直站立,面冲前方已经极为清晰的高大石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目光空洞,没有什么色彩展现。

其手中托着的古朴卷轴,本来呈现棕红颜色的卷轴,此刻所现出的五彩霞光更加耀眼,一些极为玄奥奇异的怪异纹路在五彩霞光显现,随着耀眼霞光,似有脱离卷轴表面而出之意。

如果有人此时见到秦凤鸣如此状态,定然会错认为其只是一具手托奇异卷轴的雕像。

时间持续,一日一日过去。

五彩雾气之中,依旧是没有丝毫声音现出。雾气状态好像也没有什么变化。

转眼,自秦凤鸣进入到五彩雾气已然过去了整整一个月之久。

高大的山洞之中,寂静无声,一男一女两名女修各自在一块岩石之上闭目打坐,山洞深处,一团聚而不散的五彩雾气不断的缓缓涌动。一切好像显得极为的平静。

突然,一声低沉的声音猛然自远处五彩雾气之中响起,声音开始之时沉闷朦胧,犹如自喉咙深处传出。

但仅是呼吸间,一声清澈,蕴含磅礴灵力的呐喊便清晰的响彻而起了。

声音激荡,在高大山洞之中往返回荡。

随着声音越发的高亢,一股极其恐怖的音波更是自声音之中传递而出。本来聚而不散的五彩雾气,在音波肆虐冲击下,竟然脱离了禁锢,开始向着山洞中四散弥漫。

音波激荡之中,在第一时间睁开双目的两名聚合修士,互望之下,眼中均都显露出了震惊之色。

随着音波所蕴含能量激增,两人的护体灵光,在音波冲击下,陡然变得急剧扭曲变形起来,翁鸣声中,大有被音波击碎之态。

二人面色陡变之下,纷纷急速掐诀,将体内灵力猛然全力驱动,注入向身外的护体灵光之中。

“啊,秦道友竟然没有被那诡异的吞噬之力消熔了神识,并且他竟然能够驱动灵力,发出如此恐怖的音波功效。”

看着远处向着四周弥漫蔓延的五彩雾气,一副虬容的柏崇,眼中凝重目光激闪,口中话语急声而出。其话语中蕴含有惊诧之意。

他当初进入到过五彩雾气,并且在距离石碑三四十丈处参悟过那石碑上的文字与灵纹。

对那五彩雾气与其内所蕴含的诡异气息深有体会,更是对那石碑中那股防不胜防的恐怖气息多有惧怕。

并且他知晓,只要真得坠入到了那恐怖意境之中,要想再出离,实在太过艰难,除非能够将那意境中数以成百上千的灵纹完全看破熟悉,否则只有陨落其中,化为白骨。陨落在五彩雾气中修士,其中不乏通神后期、顶峰修士。

当初如果不是他提前便准备下了一强大后手,且距离那石碑足够远,他也势必会化为干尸,最终滞留在五彩雾气之内。

并且柏崇也知晓,只要接近那石碑七八十丈远,便会被禁锢体内丹海,难以再驱动哪怕一丝法力。

但此刻,那声连绵不绝的音波之中,明显磅礴灵力蕴含。

千月仙子同样娇容大现骇然之色,她身为赤炎山之人,对这处所在了解比柏崇要多上很多。

数千年来,无论是通神修士,还是玄灵修士,都未曾让五彩雾气向着四周弥漫过。但现在,这一不可能之事,却出现在了面前。

听自雾气之中传出的声音,明显是进入其中的青年正在抒发心中阻滞之气。

目光注视远处五彩雾气,女修心中对能够调动体内法力,并能够让雾气四散的青年修士,越发的感觉到了不解与震惊。

音波足足持续了十几息之久,才突然噶然而止。

随着音波的消失,本来向着四周弥漫的五彩雾气,重新向着原来所在聚拢而回。好像刚才仅是鼓胀,现在重新回收了。

就在五彩雾气重新回落之时,突然雾气猛然翻滚,接着两厢一分,一道身影不急不缓的自雾气之中走出了。

“两位道友久候了,秦某终是重新见到了两位道友之面。那石碑果真诡异恐怖,好悬就被其禁锢其中难以脱离,陨落在其内。”

身形晃动,秦凤鸣出现在了千月仙子与柏崇二人面前。其表情平静之中,同样有一缕后怕意味显现,回头看视身后的五彩雾气,眼中的惧意也是闪现不断。

“道友真让柏某佩服,道友浑身无碍,难道在这一个月之中,就将那意境中的各种玄奥灵纹变化看破,挣脱了那恐怖禁气息禁锢,清醒脱困而出了?”看着秦凤鸣,柏崇目光激闪,虽然震惊颜色不见,但同样面现凝重的开口道。

千月仙子虽然没有开口,但其表情,明显也大有想知晓秦凤鸣在五彩雾气所经历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