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参悟

小说: 百炼飞升录 作者: 虚眞 更新时间:2015-02-22 18:44:49 字数:2338 阅读进度:1736/5102

面对面前如此诡异的老者,秦凤鸣心中也是忌惮到了极处,自老者所显露出状态看来,这名老者绝对是一名恐怖之极的存在。

虽未显露出丝毫杀意,但秦凤鸣知晓,要想灭杀他,绝对不会费什么手段。

但让秦凤鸣无语的是,那老者就是站立在其面前,无论他如何恭敬施礼,客气相求,对方一直毫无动作,就是双目毫无变化的看着他。

自那一双幽邃的目光之中,秦凤鸣看不出丝毫色彩,让其浑身冷气直冒。

双方僵持,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那黑袍老者都未有丝毫变化。自始至终,身形都未曾移动一下。

“既然前辈不愿将此地禁制撤除,放晚辈离去,那晚辈就斗胆研究一番此地禁制,亲自尝试破除这处法阵,想来前辈不会怪罪吧。”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秦凤鸣心中不由火气上涌,面前这老者虽然是一位大能之人,但自始至终却不发一言,更是没有什么动作显露,好像就是站立当场,看他笑话一般。

既如此,与其如此干耗也不是办法,此处符纹漫布,如此机会,还不如仔细研究一番此种灵纹其中奥义呢。

说完此言,其冲面前的黑袍老者一躬身,然后便不再理会,身形一转,便迈步向前走去,想远离此名黑袍老者,到一旁好好参悟空中不断飘荡游走的道道灵纹。

但就在其身形一转,刚欲向前迈步之时,只见身前人影一闪,那名黑袍老者如同瞬移一般,陡然出现在了其面前,依旧相距丈许之远。

“前辈难道不想晚辈参悟此地的符纹吗?如果如此,还请前辈能够高抬贵手,放晚辈离去。”

见到那面前老者依旧挡在面前,秦凤鸣心中再次一惊,急忙躬身施礼道。

但那老者依旧未曾开言什么,依旧诡异的站立面前,未有其他任何动作。

此名老者,虽然身上未曾有丝毫气息存在,但秦凤鸣却也判断出,其绝对不是一阴魂,更不是什么炼尸之类的存在。其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名切切实实的真人。

如果不用眼睛注视,秦凤鸣能够清晰感觉到此名老者的存在,他就站在面前,正自全神关注盯瞧着自己。

但只要想看清其容颜之时,却怎么也难以如愿,明明其就站立在面前,但其面容却又朦朦胧胧,难以触及一般。

再次站立片刻,那黑袍老者还是一如先前一般,只是站立,并未有丝毫其他动作。让秦凤鸣心中既有忌惮,又不由怒气上涌。牙关一咬下,于是不再理会面前老者,而是沉下心神,盘膝坐在了当场,就此闭上双目,开始仔细感悟空中那些五彩光芒之中不断游走激射的道道符纹起来。

那黑袍老者见其盘坐,依旧未有丝毫动作,站立在其面前,就此不动起来。

秦凤鸣见老者如此,心中不由一动,眼中精芒闪烁之下,一丝笑意不由出现在了其面容之上。

心中思虑片刻之后,便真的不再理会,将心神完全沉入到了符纹之中,就此开始感悟起符纹的种种变化功效起来。

当秦凤鸣完全沉下心神,开始将心神全都放在那些在符纹之时,其才终是心中巨震起来。那些符纹,虽看似极为简单,但那些符纹在五彩霞光之中交织融合之后,所显露出的种种变化却繁复之极。

看到空中所显露的道道符纹交织而成的复杂纹路,秦凤鸣头脑中不由闪现出了八极门比武场石壁之上的那两个巨大的符字。

两者极其相似,如出一辙。

“原来如此,原来那两卷轴之上的符字,竟然是道道符纹结合而成的,难怪有莫大神通,可以轻易让人心神陷入其中。”

此时的秦凤鸣,感应着空中飘荡的道道灵纹,终是知晓了此时其手中的两卷古卷中文字的由来。

那些所谓的文字,竟然是一种极为玄奥高深的古代符纹。

虽然这些符纹显得化繁为简,返璞归真,但秦凤鸣此时术咒造诣已然极高,并不比此时下位界面中的任何一名术咒大师弱小。看着脑海中飘荡的符纹,他感觉倍感亲切,就此沉入了其中,不再理会身外那老者分毫。

秦凤鸣这沉入心神,便是数日之久。

其脑海神识之中,除了到处飘荡的符纹,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其他之事。就是身处的此处禁制,都已然好像不存在了一般。

此时的秦凤鸣,可谓已然全身不再设防,除了一面盾牌悬浮其身前,遮挡住了那位站立不动的黑袍老者外,此地显得安静异常。

五彩光霞包裹在秦凤鸣身周,空中道道符纹飘动游走,恍若处在一处奇异空间中一般。此处既无喧哗,也无挣杀。一切显得宁静无比,让秦凤鸣的心神进入到了一片空灵之境。

随着时间慢慢过去,秦凤鸣所在的禁制之中,突然慢慢产生了一些异变。

原来在空中飘荡的道道灵性十足的符纹,竟然如同锅中热水一般,开始不断激荡沸腾起来。随着游走奔行,数量繁多的符纹,竟然受到了什么召唤一般,开始向着盘膝而坐的秦凤鸣身体之上汇聚起来。

道道符纹,如道道纤细的能量一般,竟然无视龙纹龟甲盾的阻挡,自四周五彩霞光之中脱离而出,向着秦凤鸣身体之内没入而去。

如果有人此时站立秦凤鸣一旁,定然会被面前出现的诡异场景惊震在当场。

这些空中飘荡的符纹虽然显得毫无攻击威力,但任谁都知晓,符纹之力可不是表面看到一般简单,其玄奥之极,就是再简单的符纹,都可能蕴含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如此大量符纹毫无阻碍的进入秦凤鸣体内,无异于让秦凤鸣处在了一种极其危险的境地。

霞光闪耀,道道五彩霞光也开始了不断激射游走,如同道道五彩匹练,围绕盘坐中的秦凤鸣穿插缠绕,几乎欲将其包裹在五色霞光所成的光球中一般。

盘坐中的秦凤鸣对于身外此种变化,却是一点也未知。

他此时已然入定,灵台神识之中,有的仅是道道浮现而出的灵纹。

那些灵纹,在其神识探究之下,竟然随着他的意识,在其识海之中不断分解,然后又重新组合,好像一名幼儿,正自玩某种拆字游戏一般。

那些蕴含暴虐能量的符纹,在其拆解融合之下,竟然出奇的温顺,丝毫抵触也未显露,而是极为顺从的听任其摆布,乐此不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