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小棉花

小说: 七夜宠妻 作者: 七夜宠妻 更新时间:2016-09-14 06:30:36 字数:3549 阅读进度:690/1220

read4;♂..,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终,小狮虎兽的名字叫棉花。

尽管赢成对这个名字嗤之以鼻,但是赢望威胁他,如果敢嘲笑辛容,就让小狮虎叫他的名字。

好吧,赢家的新成员从今天开始又多了一位!

“望望哥,你们为什么离棉花那么远?”到了晚上,辛容发现两兄弟几乎不碰小狮虎兽,好像还特地离小家伙远远的。

赢成把手机一丢:“因为它还小,只闻你的气味会牢牢记住,把你当主人。我们尽量少和它接触,省得它搞不清楚。”

“那我今天晚上抱着它睡觉吧!”辛容喜滋滋的说。

“不行。”赢望从文件堆里抬起头,“只能睡下。”

辛容撇撇嘴,一旁的啊呜又开始疯狂的嚎叫:老子都没和小主人在一间房睡过!

“啊呜肯定是在妒忌。”赢成幸灾乐祸的揪住啊呜的耳朵,“谁让人家是兽,你是家畜类呢!”

“汪汪汪汪”你才是家畜类!

赢望一个眼神瞟过来,啊呜瞬间安静了,但是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它正偷偷用尾巴抽打辛容怀里的白团子。

“啊呜也很厉害啊!”辛容摸了摸狗头,“明天给你吃牛肉罐头。”

晚上睡觉的时候,辛容在边放了厚厚的垫子:“明天给你买窝,今晚将就一下吧。”

“不要让它那么娇气。”赢望把小丫头搂过来,“弄它回来是为了以后能保护你,啊呜太老了。”

作为辛容的玩伴,啊呜今年已经快六岁了。再有两年它的体力和精神就会开始下降,不然赢望也不会费劲心思把棉花弄回来。

“嗷嗷嗷嗷”下传来小棉花的叫声,尽管还是幼崽,但是嚎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辛容赶紧探头下去,看到小家伙正努力的趴,大概是见她看自己,爪子动作更快了,一边继续嚎,一边用湿漉漉的眼睛盯着她。

“望望哥,它想上来。”辛容觉得小家伙太可怜了。

赢望脸一沉:“不行。”

“可是棉花冷啊!”辛容把小家伙抱起来,白团子瑟瑟发抖往她怀里钻。

那是吓的,因为离赢望太近了

“望望哥”辛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赢望皱眉:“放到枕头上面,不许抱它。”

“嗯嗯!”辛容赶紧把棉花放到枕头上,棉花在上面嗅了嗅,刨了两下卧下不动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辛容的呼吸绵长,显然已经睡着。而枕头上的小家伙突然睁开眼,然后匍匐前进,一点点的往辛容怀里钻。

“你想死吗。”冰冷的声音突然传来,昏暗的头灯下赢望一双眼睛阴森森的看着棉花。

白团子身子一顿,下一秒就快速的后退,然后躺在原先的位置上一动不动,仿佛刚刚匍匐前进的不是它。

赢望收回目光,将辛容往怀里搂了搂闭上了眼。

“嗷嗷嗷嘤嘤嘤”早上辛容被一阵叫声吵醒,睁开眼就看见啊呜坐在边上。

嘴里叼着棉花

“啊呜?”辛容见小家伙拼命挥舞着爪子,眼角都湿润了,赶紧把它接过来,“你为什么欺负棉花?牛肉没有了!”

简直是晴天霹雳,啊呜的尾巴都僵直了。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小主人我是在拯救你啊,这个小崽子趁着大魔王不在想钻到你被子里去。

可惜辛容听不懂他的忠心,抱着棉花进了洗手间。

“容容快来吃午餐!”

赢成看到辛容下楼,赶紧招呼她:“哥临时有个会,下午就回来了。吃完饭我们去给棉花买东西。”

“我觉得啊呜好像不喜欢棉花。”辛容叹了口气,“我看见他偷偷拍棉花脑袋来着”

赢成看了眼埋头在辛容怀里的白团子,又看了眼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模样的啊呜,笑的一脸奸诈。

“你别管,半年以后就颠倒过来了。”

吃过饭,赢成开车和辛容去给棉花买东西。棉花自然是要带上的,啊呜大概被赢成的话刺激到了,钻在窝里不肯出来。

去的地方是一家国际知名的物店,啊呜和比卡丘的用品也都是在这里买的。工作人员自然认识辛容,当见到她抱着的物时,又惊悚又羡慕。

“辛小姐要不要给它洗澡啊?”美容师跃跃欲试的盯着棉花,这可是老虎啊老虎啊!

还是白色的老虎,回头发朋友圈显摆去!

“麻烦你了。”辛容把小家伙递过去,谁知道棉花死死扒着她,就是不松手。

美容师羡慕的说:“这么小就认识主人了,不愧是老虎啊!”

“这不是老虎,是狮虎兽。”辛容摸了摸了棉花的脑袋,“我跟着一起进去吧。”

美容师瞬间就碉堡了,洗的时候手都在抖。这么珍贵的动物要是洗秃噜皮了自己简直是罪孽深重!

“棉花乖!洗香香的晚上就可以睡了。”辛容这话一出,本来还张牙舞爪的白团子立马不动了,还主动把四肢张开。

美容师目瞪口呆:“它好聪明啊!”

“我们家的动物都聪明!”辛容特别得意。

想到那只叫啊呜的金毛和比卡丘的龙猫,美容师默了。难道有钱人家的物都不是普通物吗

回去的路上,辛容高兴的揉着棉花说:“成成哥,我们家的物是不是比别人家的聪明啊?”

你终于发现了吗赢成挑了挑眉。

“是啊,因为容容对它们好,用心爱护它们,所以它们都很聪明!”

辛容皱了皱眉:“真的吗?”

“当然,血统也很重要。”赢成眼神瞟了瞟,“它们的遗传就好,再加上小时候都训练过,所以和别人家的不一样。”

“嗯嗯,就是的!”

真相是啊呜还有棉花,都被陈欢研究过,然后注入了某种刺激基因的药物。当然,只是让它们比其他物有灵性,其他也没改变什么。

不过棉花的基因排列被改变了,不然它活不长的。

“我们去趟医院吧!”辛容突然说,“看看游佳怎么样了。”

赢成想了想:“那得问问哥,他昨天说要一起去的。”

辛容给赢望打电话,赢望让他们去公司接他,然后三人一起去了医院。

“游佳!”

游佳躺在病上,还在输液。见到辛容笑了笑:“你来啦!”

“你没事了吧?昨天把我吓死了。”辛容仔细打量着她,发现脸色好看多了。

“真是对不起。”游佳反而道歉,“是我忘了自己不能吃青豆,把你的生日宴后搞砸了。”

辛容赶紧摆手:“不会不会,你别这么说。”

“容容!”赢成和赢望走进来,赢成手里还拎着棉花,“这家伙在车上闹,还是你抱着吧。”

辛容把棉花接过来给游佳看:“它是棉花,可爱吗?”

“可爱!”游佳伸手想摸摸,结果棉花特别不给面子的嚎了两声。

游佳吓了一跳:“它它不是猫吗?”

“不是啦!”辛容捏了捏棉花的小爪子,“是狮虎兽,狮子和老虎生哒!”

“这都可以养啊?”游佳惊呆了。

辛容笑了笑:“等你好了,来我家一起玩!”

这时候,门口进来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看眉眼和游佳有几分相像。

“游叔叔!”辛容打招呼,她之前在茶园见过的,游佳的爸爸。

中年男人也是一脸歉意,冲辛容笑了笑,然后对赢望道:“抱歉啊赢总,游佳太不小心了。”

“这话说的!”赢成笑了,“意外而已,游先生不用抱歉。倒是游佳不知道自己吃青豆过敏吗?”

中年男人一听这话,就瞪了病上的游佳一眼:“她怎么不知道,小时候第一次发病把全家都吓死了,这么多年都没犯过,谁知道她这回好好的怎么吃了青豆。”

“爸!我知道错了,您就别说了。”游佳不好意思的低着头,“我是真忘了。”

赢成看了赢望一眼,扭头对游佳爸爸说:“谁都有失误的时候,我刚刚问过医生,已经没事了,再输两天液就可以出院。”

回家的路上,辛容还心有余悸的嘀咕:“幸好我对什么都不过敏,不然哪天忘记了多惨。”

“正常人都不会忘的。”赢成挑了挑眉,“妈不吃鸡蛋,这么多年咱们家餐桌上从来没有鸡蛋。”

辛容点点头:“那是因为赢爸爸一直记得啊!”她抬头看赢望。

“容容的事情我都记得。”赢望点了点她的嘴唇,“所以你不用担心。”

“所以游佳如果有男朋友的话,就不会出这种意外了!”辛容说完又叹气,“可惜她好像没有找男朋友的意思。”

赢成嗤了一声:“你少替别人操心了,她可比你还大几岁呢。”

“我就这么一说。”辛容瞪了他一眼,“下次不帮你相亲了!”

“嘘!”赢成慌忙看了赢望一眼。

辛容吐了吐舌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赶紧捂住嘴。

“蠢货。”赢望瞪了倒霉弟弟一眼,“那女人家里当天就找我哭诉了。”

“啊?你怎么说的?”

赢望一脸嫌弃:“我没接电话,助手应付过去了。”

“哈哈哈!”赢成正乐呢,就听见赢望又说了句,“所以,明天我又给你安排了一个。”

v(七夜宠妻..99127)-- ( 七夜宠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