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学校代言人

小说: 七夜宠妻 作者: 七夜宠妻 更新时间:2015-06-18 14:26:55 字数:3366 阅读进度:602/1220

比赛推迟了?辛容楞了下,按照时间不就是明天吗?为此她还怕来不及,改了最初的设计。

“是啊,改到下周一了”齐琪琪凑过来,“你的作品呢?让我看看呗!”

阿妙把包捂了捂:“我还要改改,回头你在看啊!”

“好吧,你记得明天把蚕带来。”齐琪琪提醒她,“你的蚕都结茧了吗?”

过了一个多月,她们之前养的蚕大多都已经结茧出壳了。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有个二货妹子觉得她宿舍温度不够低,于是每天把冷气开的好大,自己冻感冒了不说,许多蚕都没有成功结茧就死了。

“我的都出壳了,已经留下了后代!”辛容有些小得意,她的蚕茧培养的很好。每一个都白白胖胖的。

齐琪琪一脸羡慕:“唉,我有几个特别小,还发黄。”

张瑾收拾好书包瞪了她一眼:“谁让你喂湿桑叶的,没死你就偷笑吧!”

“我就喂了一次……”齐琪琪嘟囔,三个人嘻嘻哈哈的离开了教室。

晚上回到家,辛容把她的蚕茧装到盒子里。死掉的蚕蛾她都埋在前面花园,剩下的几百个卵,她留下一半,剩下的交还给学校。

“荣荣啊,这玩意要怎么变成丝?”赢成从来没见过,一脸好奇的在她身边转悠。

辛容一边整理,一边说:“抽丝啊!用热水煮,丝就软了,然后找到头,缠起来就好了。”

“这么简单?”赢成伸出手,“给我试一个呗!”

辛容盯着他:“那给你个最小的。”

“……”他开始相信赢望的话,乖萌的妹妹要变成小怪兽了。

见哥哥一脸受伤的模样,辛容不好意思的解释:“嗯……嗯……,我有用呢,回头你就知道了。”

赢望正坐在客厅看报纸,就看见赢成和辛容从外面跑进来,辛容手上还捧着个蚕茧。

“成成哥你去拿电磁炉和锅。”辛容指挥他,赢成嗯了一声颠颠跑进厨房。

两个人把电磁炉打开,水烧开。

“好了,现在把蚕茧放进去。”

发现赢望在旁边看着,辛容扭头对他甜甜一笑:“望望哥要试试吗?”

“乖,我看着。”赢望摸了摸他的脑袋,又瞟了赢成一眼,“你看着点他,不然一会弄坏了。”

赢成切了一声:“怎么可能,你看看煮的多好!”

蚕茧遇热变软,慢慢的散开,赢成手舞足蹈的喊:“可以拿出来了吗?”

“用这个。”辛容给了他把小勺。

被捞出来的蚕茧已经变成了软软的一片,辛容小心的拨开,找到丝头,然后快速在指头上缠绕,几分钟后,小小一团丝线就出现在她掌心。

“断的?”赢成发现拿过来看了看,“不是说一个蚕茧的丝可以很长很长吗?”他手里的蚕丝都是一段一段的。

辛容有些难过的说:“正常是那样的,当那种必须连蚕蛹一起煮。”她嘟着嘴,“又不是真的要织什么,用不着那么残忍。”

赢成一脸骇然:“一起煮?”妈呀,他还是头一次听说,好恶心。

“行了。”赢望见辛容兴致不怎么高,阻止蠢弟弟在得瑟,“去把东西收拾好,抱着你的蚕丝睡觉去。”

第二天送辛容去学校时,赢望有些担心,等她走了。赢成问:“你想说什么?”

“恐怕她们班很多同学为了成绩都会直接煮蚕。”赢望皱了皱眉头,觉得应该找校长谈一谈,这么凶残的实践课是谁批准的。

赢成摇了摇头:“拜托啊哥,这是正常的事情好吗,荣荣身上穿的都是丝绸,也没见她有什么不适。”

“你懂什么。”赢望瞪了蠢弟弟一眼,“这种东西就是不看到就没事,看见了就会有压力。”

“那你能怎么办?”赢成发动车子,“荣荣总得面对生活,生活中残酷的事情多了。难不成你要一直把她关在象牙塔里?那她以后会让你养成傻子的。”

没发现自家大哥的脸越来越黑,赢成还在喋喋不休:“她以后总要工作吧?也要嫁人吧?就算咱们家不用她工作,荣荣总会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当然,以后娶她的小子敢欺负她,咱们第一个就弄死那玩意。”

赢望没吭声,脑子里全是辛容要嫁人这句话。觉得心里想压了块石头似的,怎么都不舒服。

“哥?你听见我说话没?”赢成见他半天都没反应,扭头一看,打了哆嗦。

妈呀,猫着腰转过来,他哥那是要杀人的节奏啊!

学校里,辛容和同学开始抽丝。

“我让蛹飞出来了。”齐琪琪小声说,“我觉得好残忍。”

辛容点点头:“我也是。”

张瑾:“别看我,我肯定跟你们一样。”

“不少同学的的蛹都已经破茧了,这对蚕丝的质量有很大的影响。”老师看了看大家的茧,站在讲台上说,“回头我们学织丝的话,你们这样的丝会很难织进去的。”

齐琪琪小声说:“我估计这门课我会不及格。”

“不会。”张瑾很有把握的说,“我有办法,到时候教你。”

辛容也一点都不担心,她学过织丝,不就是断丝嘛,她早就想好办法了!

几十口大锅蒸汽腾腾,辛容看到周围的同学们都在认真的抽丝,恍惚间觉得好像又回到了自己在家的时候。下课铃打破了她的沉思,等老师离开后,她看见吴越站在门口对她招手。

“学长?”辛容收拾好东西走过去,“你……”

“我找你有点事。”吴越微笑的看着她。

齐琪琪和张瑾挤眉弄眼的跑了,留下有些不知所措的辛容。她本能的移动了两步。吴越有些好笑的看着两人之间足以在站一个人的空隙,尽量将声音放低说。

“我看了你的广告。”

辛容一脸茫然:“怎么了吗?”

“你别紧张,是这样的。”

凯撒学院每三年都会选拔代言人。代言人会参与拍摄各种广告和出席活动,代表着凯撒的公开形象,说白了就是公共关系的一种手段。

“不是说我们学校是国内最好的吗?”辛容好奇的问,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是最好的凯撒还需要去宣传。

吴越有些惊讶,按道理赢家的孩子每一个都是天才。怎么会出一个这么单纯的妹子……又想到赢望对辛容的宠爱,心里明白了几分。

想必赢家是把这最小的孩子当成公主的在养。

“其实这些主要是对国外。”吴越给她解释,“凯撒并不是赢家,哦,也就是你母亲辛女士自己创建的品牌。它是国际上有名的贵族学校,辛女士跟法国凯撒总部是合作的关系。”

辛容点点头:“这些我知道。”她在宣传手册上看过。

“每隔三年,全世界的凯撒学院都会进行交换生比赛。抽签决定哪两所学院的学生交换,然后在学校里和当地的学生进行一系列比赛活动。”

听他这么说,辛容想起学校的大礼堂陈列着一排雕塑,那是历届获得第一名的学生代表,赢望,阿莎和赢成都在其中。”

“你姐姐曾经连任过三届代言人。”吴越微笑道,“也就是说,她在校期间,从没有别人取代过她的位置。”

辛容嗯嗯点头:“阿莎姐姐真厉害!”

“所以,我想来问问你,愿不愿意当下一届的代言人呢?”吴越见她又楞了,好笑的说,“这可不是因为你是赢家的人,代言人是全校学生投票选出来的,就算是校领导和我们学生会也没法干预。”

原来是这样,她咬了咬嘴唇:“我是新生,都没人认识我,怎么会给我投票……”

吴越嘴角抽了抽,全校没人不认识你好吗。

“你其实已经有群众基础了。”他侧了侧头,“忘记你之前拍的广告了?咱们学校的学生没有不知道的。而且你现在还有个更好的机会,就是你们院马上要举办的比赛。”

辛容眨眨眼:“我不一定会赢的。”

“不管输赢,只要你参加就可以制造话题。”吴越看着她,“每个学生会干部有权推荐一位,我推荐了你,所有你只要好好比赛,剩下的交给我来!”

两个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了学院门口,吴越觉察到一道警告的目光投向自己。

“望望哥!”辛容扑上去。

“赢学长。”吴越点点头,又从辛容说,“你考虑一下我刚刚的话,相信学长也希望你参加。”

赢望抿着嘴看着那小子离开,转身拉着辛容上车。

“他跟你说什么了?”赢成见自己哥哥脸色又不好看了,觉得回头与必要找吴越谈一谈,省得连累无辜的他。

同一时间,学生会的办公室里。

“薇薇,听说吴学长推荐了赢家那位小姐。”三个女生围着桌子在吃甜点,其中一个脸圆圆的女生不满的说,“明知道你要参加,还去推荐别人。”

她对面坐着个很美艳的女生,但眼底带着骄纵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人。

“胡说什么,吴越不是那种人。我也是学生会的,他总不能推荐我吧!”r638

...(七夜宠妻../9/9127/)-- ( 七夜宠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