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没有满足你吗

小说: 七夜宠妻 作者: 七夜宠妻 更新时间:2015-01-31 13:04:50 字数:3284 阅读进度:28/1220

赢擎苍发现他对辛晴的态越来越不对劲了,现在只要他一想到辛晴身体就有反应。”辛晴握了握拳,“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不可能两个人的思相似到这种地步。”

施芊芊想了想点头:“没错。所以,只有一种可能。”她看了看辛晴和张宓,个人异口同声的说。

“抄袭!”

辛晴皱了皱眉,有些疑问:“可没道理啊,她……她根本没机会。”上一次是她的设计稿留在家里,被她拿到了。这次的设计稿白沐一直随身带着,辛语蝶什么时候看过她的设计?

“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有些地方疏忽了,让她钻了空。”施芊芊提醒她。

辛晴抱着脑袋想了半天都没结果,急的直揪头发。

“宿舍里每天人来人往的,咱们又经常不锁门,保不准那个辛语蝶偷偷来过。”张宓侧头想了想说。

“不可能。”辛晴马上否决了,“设计稿我每天都带回家的,没在宿舍放过。”

个人讨论的半天都没结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辛语蝶一定又抄袭了白沐的设计。可她们根本没有证据,如果到月末还是没有头绪,辛晴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中午在食堂草草吃了点东西,她们决定回宿舍看看有没有什么线。刚推开门就看到林小羽拿了个手机在自拍。

“哟!买新手机了?”张宓伸手就把手机拿过来翻了两下,“土豪机啊,6000多块,又是你姨妈买的?”

林小羽的脸色微微变了下,把手机拿了回去,笑着瞪了张宓一眼:“你们用的也不比这个便宜啊!”

“啧啧,你这个姨妈对你真不是一般的好。你应该问问她,是不是她才是你亲妈。”张宓皮笑肉不笑的说。

林小羽跺了跺脚:“你说什么呢?我姨妈是自己没孩,所以才对我特别好。”

“估计是想让你给她养老送终呢!”辛晴也插了句嘴。

林小羽赶忙点头:“这是自然,我以后会好好孝顺她的。”

辛晴在心里叹了口气,却也不想再说什么,笑了笑躺到自己床上想设计稿的事去了。

宿舍里安静了下来,施芊芊装作不经意的问了句:“小羽你最近有没有见过辛语蝶?”

“啊?”林小羽楞了下,才赶紧摇头说,“没有啊,她对辛晴不好,我怎么会见她?”

“那你知不知道昨天有人发帖的事?”

“什么帖?”林小羽不知道。

张宓瞅了眼说:“她昨晚就没回来,当然不知道。”

“怎么了吗?”林小羽看了看辛晴,“她又来找你麻烦了?”

辛晴苦笑了一下:“她这次设计的参赛作和我的很像,我们觉得她是抄袭了我的。”

“啊,那……那谁被选上了?”

“当然是辛语蝶。”张宓没好气的说,“不然干嘛说她抄袭。”

林小羽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然后喃喃道:“也许真是她自己设计出来的呢?”

张宓眼一瞪就要说什么,被施芊芊一个眼神制止了,辛晴看着林小羽,目光暗了暗:“行了,休息吧,下午还有课呢。”

大家各自躺回床上午睡,只有林小羽还拿着个手机不停的自拍,宿舍里时不时响起咔擦咔擦的声音,辛晴的脑里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林小羽的手机皱着眉头。

失去参赛资格的辛晴一直情绪低落,也就忘了算日。这天她回家时发现一个星期没见的赢擎苍坐在客厅里。

辛晴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今天几号?

而赢擎苍浑身上下打量着她,最后目光定在辛晴的夹脚凉鞋上。几个圆润的脚趾头雪白雪白的,指甲盖仿佛镀了层粉色,看上去好可口。

嘶……他被自己的念头吓到了,怎么会觉得脚好吃,变态了不成?

“这个变态日算的真准。”辛晴小声嘟囔的声音传进他耳朵,让刚刚觉得自己是不是变态的赢擎苍一下就黑了脸。

都是这个女人天天说他变态,不然自己怎么会有这种变态想法。

“再让我听到你骂我,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变态。”赢擎苍阴森森的说,辛晴看了他一眼,匆匆跑上楼去了。

晚上辛晴又故意不洗澡,她已经养成了月圆夜不洗澡,恶心死赢擎苍的习惯。还不到九点,赢擎苍就跑到她房间,辛晴警惕的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赢擎苍只围着浴巾,半干的头发上一滴水落在胸口,划过一道反光的弧线一直流向小腹,隐入浴巾深处。

辛晴突然觉得脸有些发烧,她摸了摸咳嗽了两声:“现在……现在还早。”

“早做完早休息。”赢擎苍边说边坐到床边。

辛晴光顾着紧张,所以完全没发现赢擎苍的眼神一直在游离,身也绷的很僵硬。她掀开被躺进去,随手将床头的灯挑暗。然后闭上眼睛,感觉到赢擎苍的手伸了进来,接着身上一沉,整个人被压住。赢擎苍的手在她睡衣下面游走,像是导火线,点燃一处处敏感的地方像着了火。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衣已经被扒掉了,肩膀裸露在被外面传来一阵阵凉意,辛晴下意识的往赢擎苍怀里靠了靠,身上的男人好像很高兴,抱着她将头埋了下去。

“嘤……”辛晴咬着指头,脸上开始泛起红潮,她想推开赢擎苍,又觉得他今天很温柔,自己很舒服。

赢擎苍很满意乖巧的辛晴,看上去越发的诱人,让他忍受不住。辛晴闷哼一声,至少这次不是那么痛苦。无意间一回头却看到床头柜上自己的设计稿,又想到了不能去参加比赛的事情,她突然觉得很委屈,眼泪控制不住的往外流,沉浸美好中的赢擎苍完全没发现。

等结束后,赢擎苍满足的从辛晴胸口抬起头,却对上一张泪眼婆娑的脸。

“你就这么委屈?这么不愿意?”赢擎苍的心被辛晴的眼泪冰到谷底。

辛晴整个人都沉浸不能参加比赛的痛苦中,没注意到赢擎苍说了什么,见他做完了,抹了抹眼泪推开他:“好了吧,我要去洗脸。

“我是不是对你仁慈了?”赢擎苍被她的态激怒了,双手固定住她的肩膀冷冷的问。

辛晴被他攥的生疼,皱着眉喊道:“你又抽什么疯,不是满足你了吗?”

“满足我……”赢擎苍冷笑一声,“那就来满足我吧。”说完她将辛晴翻身压在床上,狠狠的俯在她后背,辛晴哼了一声,还没适应过来,身就被快速的抛了起来。她只有用胳膊支撑在床头,头却被不停的撞到墙上,发出咚咚的声音,疼的她想要挣扎,却被赢擎苍往下一拉拖到床中间。

接下来就是永无止境的痛苦。 ( 七夜宠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