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三章 英雄抉择

小说: 三国之最强帝国系统 作者: 江城风 更新时间:2018-12-01 15:18:23 字数:2416 阅读进度:799/995

小÷说◎网】,♂小÷说◎网】,

第八百零三章英雄抉择

侠者为国为民,世之大侠者当为英雄。

汳水河岸,一队打着李字旗帜的队伍徐徐停下,他们约莫只有百十来人。

而他们所面对的,却是那从无数地方鱼贯而来的敌军,在哪恍若灭世的漫天烟尘之下徐徐前进的似是那末世来的灭世者。

纵然压力极大,但是众人却都泰然自若,一个个在这如山的压力面前谈笑风生,等候着即将到来的厮杀。

“止步!”

齐军前锋传来无数声呼喝,那百十勇士就像是汳水岸边的堡垒一般,逼着前方的敌军徐徐停了下来。

而迫使敌军停下来的不是他们身上迫人的气势,而是他们身后插在河滩上的李字大旗!而一杆大旗承载了他们李家无上的荣耀,让对面的领军将军不得不停下脚步来。

“进先!你可还是我李家儿郎?”

一骑赶马出来,他倒提着长枪怒目看向前方。

那中军之中人头攒动,很快便见一个上将打扮的人在一队亲卫的簇拥之下赶马出阵,领头的正是李进。

而那中军处,陈登忧虑的看着前方。

李进是一个难寻的虎将,一生命运多舛,在自己的引导之下渐渐才有了起色,如果他今日能够在宗族之间做出抉择,将来他的成就绝不只是这么一点点。而怕就怕他李进会慷慨大度的放下那些种种,在这阵前被那血脉亲情挑动,临阵倒戈。

他并未说话,甚至没有让左右的士兵上前。

他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看一看李进究竟是何等人物,纵然有可能会失去李进这个猛将他也毫不在惜,有时候早先的失去总好过在关键时刻的反叛。

李进策马来到了众人近前,他并未让亲卫跟随太近,驻足之后双目平视适才说话的人:“我姓李,但却不是你的儿郎,我就是我,身上的血脉只属于我早逝的父母,不属于谁。”

适才说话的那人大怒,指着李进喝道:“难道你今日便要与咱们李家翻脸吗?你个见利忘义之辈,难道忘记了家族对你的教诲吗?”

“家族只是把我当做一条狗!”李进面目坚决。

“难道你现在不是齐国的狗吗?”

“至少我得到的是我靠着努力得来的,而不是做一条需要依靠其他狗施舍的狗!”李进面色渐渐怒起,他目光之中流转着杀意,长枪斜指其人:“最好给我散开,挡了我,别怪我六亲不认!”

“好!”那人冷喝一声面色铁青,但是却又不敢与李进单挑,求助的看向身旁的众人。

果真有四五人赶马出来,与他并肩。

“今日便将你这叛族之人就地格杀,以慰老家主在天之灵!”

说罢,六人便杀向李进。

李进更不说话,赶马上前挺枪应战。

这六人哪里是李进的对手?只是赶马交错之间便被他击落马下数人。

只是不知道在长枪沾染了同宗人鲜血的时候,他心中是否会有悔恨?悔不该作出如此抉择?只是这些,却不得而知!

李进杀翻了数人,看得旁边的同宗更是发指眦裂,一个个恨不得用这目光将李进千刀万剐!

“进先,住手!”

一声暴喝从人群之中爆发出来,那染血的长枪最终停在了最后一人的咽喉前,未进也未收。

“兄长!”李进眼神很平淡,面上更是平淡,就这般淡淡的看向人群中出来的一人。

“进先,你是真的要一条道走到黑吗?”李叔节向着李进呵斥道。

“兄长,那你告诉我那条道才是走向光明?你的路对吗?我的路不对吗?人各有志罢了!”李进叹了口气,依旧没有收枪。

“杀戮同宗兄弟就算是对吗?”李叔节更是气得不行,他双目如刀迫视李进,俨然一副兄长姿态:“还不速速将你枪收了?”

“兄长,什么是兄弟?”李进惨然一笑,目光之中仇恨渐重:“莫不是你忘记父亲是如何死的了?莫不是你忘记母亲是如何死的了?莫不是你忘记了母亲死时候说的什么话了?莫不是你忘记了他们当初是如何吃绝户的?”

他的声音在最后几乎是咆哮了出来,心中积压的负面情绪就像是火山一般喷发出来,不吐不快:“什么是兄弟?狗屁!要我的时候进先进先,不要我的时候把我当做是一条摇尾乞怜的狗,这就是咱们伟大的家主作出的事情!我为李家立下了无数功劳,最终得到了什么你心里面不明白吗?夏侯渊要杀我,你们谁出来替我说过一句话?啊?”

“你们谁没有站出来帮着夏侯渊杀我?啊?你们说,谁敢说他娘的那个时候把我当兄弟了?把我当同宗了?你们哪个不是盯着我这可以让你们献媚的脑袋?那道道路禁,那条道上没有你们?”

“狗屁兄弟,狗屁同宗!逼死我娘的时候你们当我是兄弟吗?当我是同宗吗?想杀我的时候当我是兄弟吗?当我是同宗吗?现在老子成了齐国先锋将军了,现在那狗日的宋国节节败退了,你们要死了,你李家要亡了,现在知道跟老子称兄道弟了?啊?狗日的混账,李叔节老子今天告诉你,你还当咱们是血亲兄弟就给我站到一边去,不然今儿我连你一起杀!”

最后那句话,李进几乎是咆哮出来的。

面对李进的一系列质问没有人敢回答,也没有人有那个底气去回答。他落难的时候所有人都想着杀他,现在他起来了所有人却都斥责他不念同宗之情?换做是谁也没有那个底气去回应。

话音落罢,他长枪向前一送,取走了马下之人的性命。

“传令,但有抵抗者杀无赦!”

他几乎是咆哮出了这句话,身后众人领命,纷纷向前。

他没有亲手去屠杀这些同宗的弟兄,只是怒目圆睁,静静看着这一场杀戮。

他的拳头紧攥,好似心中的怒火这点鲜血根本无法平息。

直到眼前最后的一个人倒下,齐军终究还是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

肩上传来温柔的力道,而这力道好似冬日暖阳,快速驱散了他心中的负面情绪,让他本就紧绷着的心一下子软化了下来。

耳畔传来朋友低声的安慰,更像是这坚冰的催化剂,差点让他眼泪横流。

只是后世书中,他只是一个无情无义的小人,千年之间遭人唾骂。可是人们唾骂了千年,又何曾到过这个‘无情小人’的内心深处,去饱尝一下他心中的仇恨、眼泪?

本不求惊涛一生,但求平淡无奇。到得父母老去,孝二老于堂便可。只叹这命运弄人,却将良人折磨。以为粉骨留香,传承百世,却未知世人多变,香臭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