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神医再临

小说: 三国之最强帝国系统 作者: 江城风 更新时间:2018-12-01 15:12:05 字数:2431 阅读进度:405/995

小÷说◎网】,♂小÷说◎网】,

庞德悠悠醒转的时候正是中午,已经不知道昏睡了多久,他伸出手去摸索自己的头,还有阵痛。

“诶,别碰!”

虽然还未睁开眼睛,但是听到这一声清喝他也习惯性的停下手。

睁开双眼映入眼中的是白色的帐顶,随即一个半百的老者,正关切的打量着自己。

“你是谁?”

庞德警觉,这才想起来自己昏迷前是在萧关血战。

“留点力气养神吧,别什么事都问。”

老者还是有些脾气的,他伸出手来抓着庞德下巴,左右挪动了一下他的脑袋,方才直起身来。

“外伤没有什么大碍,倒是失血过多,这段时间早晚三餐不能太差,最好能够有些猪肝牛肉,这早膳用些大枣。也不要随意走动,免得崩开了伤口。”

“神医放心,我王吩咐了伤员的膳食都是优先处理的。如今虽已是初春时节,但总有快马从雍州送来一些好货,自然不会影响他们调养身子。”

“我再给他开一副补气血的方子,定要每日准时用药,不出两月定然恢复如常。”

庞德很是好奇,究竟是谁救了自己?

印象之中主公帐下并无什么善医之人,而那雍州?难道是晋王的人?

他挣扎着便要起来,这不动还好,一动扯到了这伤口,直把他疼的龇牙咧嘴。

已经不记得自己身上有多少伤口了,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痛。

“呦,你现在可万万动不得啊!”

说话的正是适才回话的人,而非是那个神医。

这回话的医官急忙上前将他按住,见他挣扎着想要起来,只得招呼左右两个人将这布衾垫在他背后,勉强使得他倚在了床上。

“你是谁?我莫不是在晋王营中?”

“哼!”

一声冷喝,那神医一听到晋王的二字面色瞬间便垮了下来,看来对于晋王还是有些不悦,一甩衣袖便转身离去。

旁边的医官急忙恭敬的跟了上去,唯有适才回话的医官却坐在了床边的草墩上。

看着那人渐渐远去,庞德也是莫名一阵恼火,自己虽然醒过来了可是却没有一个确切的答复,自己究竟在何处?

那神医的模样显然对晋王有些厌恶,难道这不是晋王的大营?

“将军见谅,神医本不愿来此,是我家大王派人强行将来掳来。”

“这么说我就是在晋王的营中了?”

庞德脸上裹着白布倒也看不得十分模样,只是那双目之中却是压着一股火。

“嗯!”

得到确切的回复之后,庞德眼神之中尽是失望:“不用救我了,晋王攻略我主,若是受他恩惠,岂不是对不起我主?”

说罢,他眼神更为坚定,便要挣扎着起身:“便让我就这般死去,也好过叫天下人骂我庞德!”

“将军,可不能这样啊!”

那医官大急,急忙上前按着庞德,道:“将军,我家王上说了,等将军调养好了之后,任由将军离去。”

“那也不成!”

庞德不顾身上的疼痛,一把将这医官推开:“我庞德乃是有主之人,岂能受敌人恩惠?晋王既然救了我这条命,大不了便这般赔给他便是!”

说罢,便翻身想要下床,凭着这一股气站起来,便是他想要迈动步伐的时候,却见下腹缠绕的白布出现了一个红点,然后迅速扩散开来。

“祸事了,将军伤口崩开了!”

那医官大急,自知不是庞德的对手,急忙向着帐外跑去。

随着鲜血大量流出,他晃动了几下,只觉大脑一阵晕眩,最终还是重重栽倒在地。

很快,华佗便去而复返,他面上也没有了怒意,见了倒在地上的庞德,叹了口气,双目之中露出了医者的仁慈。

“把他抬到榻上,先止住血再说!”

“诺!”

众人急忙上前将庞德抬到榻上,那医官还想去帮忙却被华佗拉着:“你去告诉你家大王,若是没有让庞德静下心来的办法,这庞德治好了也是白费!”

“诺!”

医官点头,急忙转身出了帐中。

只是他并没有赶去中军帐,而是赶向其中一间重兵守卫的帐篷。

“止步!”

一个亲兵上前一步指着医官喝令:“王上在此,尔等不可擅闯!”

“烦请秉承,华神医叫我捎来口信,关于庞德将军的伤形。”

“稍待!”

帐中,王辰正坐在昏迷的燕回旁边,看着这个被药裹着的弟兄,暗自神伤。

他的拇指不断拨弄着手上的刀镡,使得这横刀一会开,一会合。

他在深思,如今华佗来了,燕回时日不多了,只是这华佗却并没有为燕回医治的打算。

虽然明上没有发作,但是一个可怖的想法正在他心中酝酿。

若是换做寻常时候,按照自己性子来说,倒也就算了。

只是现在不是寻常,自己的弟兄正躺在病榻上昏迷不醒,虽然带来了神医,但是对方却根本不闻不问。

“我王!”

“让他进来!”

“诺!”

亲卫去而复返,领着医官进了帐中。

医官向着王辰一拜,将华佗的话说了一遍。

但是王辰却没有丝毫动容,示意对方离去:“回去告诉他,我没法子,爱死不死!”

“诺!”

医官面上多有失望,只是看到了病榻上还没有得到救治的燕回,便也瞬间释怀了。

回到帐中的时候华佗已经将这外伤差不多处理好了,正在擦洗自己的工具。

医官向着华佗将王辰的话说了一遍。

这本来还是一脸严肃的华佗却是摇头一笑,道:“你家王上可是在燕南归的帐中?”“是的,王上正为燕将军的伤势发愁。将军跟随我王已久,一直以来都护卫在左右,还曾救过我王。如今将军成了这般模样,我王也是乱了方寸,我等也从未见过我王如此

。”说到这,医官压低声音道:“就像是昔日的仁君已经不见,我观我王面上多有暴戾气息,便是与我说话的时候,也不时拨弄着手上的刀镡。还记得第一次这般模样的时候,

我王杀了汉使,挥师南下。”

最后这句话无疑触动了华佗,作为一个颇负盛名的名医,对于这些习惯性动作多少有些了解。王辰第一次这般,就直接造了反,从此与汉庭结下了矛盾,也为后来长安弑帝埋下了祸根。足以证明,到了这个地步的时候,王辰是不会在乎任何东西,任何事物,只会

抉择一个自己认为可以出气的法子。

当然了,这些都只是他自己的揣测。

“这庞德应该会昏迷两日,你们带上这工具,且随我来。”“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