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老朽号南

小说: 三国之最强帝国系统 作者: 江城风 更新时间:2018-12-01 15:11:22 字数:2191 阅读进度:358/995

小÷说◎网】,♂小÷说◎网】,

钟繇牵着马跟在老翁的身后,顺着这几乎无人走过的茅草道路向着前面走去。

“后生,我问你,国与家谁更重要?”

老翁这话并没把钟繇难住,他只是不想说出自己心中的答案,只怕这老翁一会情绪激动了将自己丢在这荒郊野岭。

“前辈赐教!”

“呵!”老翁转过头看向钟繇,模糊之中钟繇好似觉得对方双眸之中透着丝丝冷意,竟有些深不可测的感觉。

“你是怕我将你丢在这荒郊野岭吧?”

老翁转过了脸去,而钟繇心中却是一阵大骇,这时候才品出了对方适才的眼神,竟好似将自己看得通透,那双眼神直透内心。

“前辈教诲!”钟繇向着老翁的背影拱手。

倒是老翁却是一声轻笑,迅即传来了他的声音:“说笑了,荒野村夫哪里敢指教?只是有些道理还是要与你说清楚,不想看你们年轻人走上歧途!”“后生啊,嬴非子一开始也不过是一个马夫,刘邦一开始也不过是个市井无赖,刘秀一开始也不过是南阳村夫。此三者,皆是大国之开创者。嬴氏夺姬之基业方而得天下,

刘氏夺赢之基业方才成大汉。敢问后生,这天下何时有了姓名?却是了一家之天下?”钟繇这才发现面前老翁的不俗,按理说一个若真是一个乡野村夫的话又岂会知道这么多?他心中肃然起敬,这才是服服帖帖的开始听从了老翁的话:“按前辈所言,这天下

便是百姓的了,失了百姓便失了天下,得了百姓便得了天下?”“是也不是!”老翁回答的很果决,又一次转过头来打量了一下他,双目之中带着丝丝喜色:“后生,百姓不过一双手,生不过七尺立锥之地,死不过一卷遮尸之席。若无百

分之机遇,又有谁能够凭着这双手去撼动天下的豪族?”“刘邦起,是为生而逢时。若是换做在此时,也终难成事!殊不知赢氏已将其铺好了步入殿堂的道路,使得他能够恰似烈阳升起。而如今,又何尝不是刘氏亲手为晋王铺好

了道路?我这样说,你能明白吗?”

“前辈所言,晚辈明白。”钟繇的语气有些沉重。“嗯!”老者点头,又继续道:“后世,你要知道这天下不是一家的天下,也不是一姓的天下。就像是这春夏秋冬,万物更迭,是有其规律,有其踪迹的,虽人力可强为,但

天命终不可违!刘姓也好,王姓也罢,终不过是这天道轮回中的一轮,有其起,有其落。”

“前辈教训的是!”钟繇越发肯定面前的人绝非是寻常人了,对其更是越发的尊敬。“后生,不管是出关也好,回晋阳也罢。这不过是路,是脚下的路,更是人生的路。走了,就没有改变的可能了,或会沉寂一生,或会一鸣惊天,然,终会走向终结。所以

,再走出这一步的时候,一定要记住问心而无愧。”

“此生无愧于天下,方可洒脱。晋王敢造反,敢造就滔天之杀业,然其无愧于天下。内安黎民,外御敌辱,难寻之明君。”

也不知道说了多久,老者止住了步伐,他的面前是一个三岔口,一条大道纵贯南北。

他转过身来,向着钟繇笑道:“这便是官道了,只是在走之前,望你好生思量。切莫将他当做道路,更将他当做生死。”

老者笑着让钟繇上了马,站到一边。

许久之后,钟繇长长出了口气,显然已经拿定主意了。

“定了吗?”

“嗯!”钟繇点头,向着老翁抱拳,道:“此番得了老先生教诲,未知老先生名讳?”“区区老朽,无需记挂,若是要记,便是一个南字罢了,不过你我自有再相遇之日。”老者说完,又补充道:“若是北归,替我为晋王送上一句话:人生一世恰似草木一秋,

莫寻那书图中荒诞之言,也莫听那荒野无稽之谈,免得穷极一生,终一场空。此,你我之约,万望谨记。”

“老先生放心。”

钟繇抱拳,赶马离去。

只是当他踏上北归的路,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却也见不得了路上老翁了。

而此时但见南面快速驰骋过来十骑,一个个腰跨横刀,杀意凛凛,直到远远瞅见他了方才放慢马速。

这为首一人也是常常舒了口气:“还以为不见了,却未曾想已经回来了。”

据野史所言,后来钟繇发达之后曾亲自来此寻那老翁,只是却既没有寻到那人,也未见那村,如此奇人,或是老仙也未曾可知,不过此处却不表。

却说钟繇赶马入了洛阳,荀攸见了他却好似胸有成竹一般,并未有任何吃惊。

“此番我与你回晋阳去,只是你还得助我一事!”

二人在十余军士的护送之下出了北门,钟繇这才向着身边的荀攸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说便是!”荀攸说完,又补充道:“此行正好我也有几事要求晋王,说不定咱们能够想到一处去。”

钟繇点头,道一声或许,然后道:“第一,我想奏请晋王为修缮汉家庙宇,替董卓盗取的诸位先帝安葬。”

“此正是我要做的事情!”荀攸道:“如此更可体现晋王之胸怀,更能得这天下百姓之心。”

钟繇正要继续说,荀攸却示意他止住,道:“我来说这第二吧,或许咱们真的想到了一起。”说罢,荀攸便直接道:“其二,晋王昔日攻克长安之后对先帝草草埋葬了事,便是诸位死去的大臣也都如士兵一般堆在一堆焚烧。仅仅有少数人得到了晋王恩赦,将之草草

埋葬了事。所以,我想要请晋王以天子之礼替陛下发丧安葬,更为诸位罹难的大臣建冢。”

“看来我们想到了一处去了!”钟繇与荀攸会心一笑,只是话说到这里,二人却又不约而同的将目光看向西面,哪里埋葬了自己曾经效命的帝国。洛阳的城郭远远离去,这两大龙凤之才总算是落在了王辰这根梧桐树上,这大晋的文官之中又添了两个旷世之才,只是未来却越发的好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