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马超带兵回长安(完)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7-03-20 10:55:00 字数:4129 阅读进度:2070/2648

不过马超也没和她说几句,但是这个时候,刘氏是让她过来了,毕竟他们在一起,那都没什么,刘氏是长辈,但是甄宓可不是。甄宓一来,糜贞是赶紧拉着她过来坐下,她可以说是非常喜欢这个未来的儿媳妇。看到如今的儿媳妇,就像是看到当年还年轻的自己,不过甄宓其实在很多地方,比当初自己还要强,这点糜贞是认可的。甄宓给马超和糜贞见礼,糜贞则

是让她坐了下来,然后一家人是开始了午饭。本来汉朝这个时候,基本上吃午饭的人,太少了。只有那种有需要的,或者说是大富之家,才如此。至于说马超,纯粹是习惯,不过他家的人,不管是糜贞还是说甄宓,都出身大富之家,所以吃个午饭什么的,实在是太正常了。

马超的出身不过就是个三流世家,还是那种已经家道中落了。至于说他母亲,倒是比他父亲那边儿强多了,好歹也是豪强,所以自然都没什么。不过从马超当家做主开始,他这一家,基本上只要他在家,那么中午都是一起吃午饭的,这也算是马超和家人的一种交流的。不过

大多时候,自己母亲是不在这儿,他也不好去多去管这事儿,所以就是顺其自然了。这顿午饭吃得是几人都是心情不错,马超是因为见到了自己的妻子女儿,一家人也是其乐融融。至于说自己儿媳妇,当然也是一家人了,而母亲虽说没在这儿,可这确实,不算什么大事儿。至于说自己那儿子,那么有陆逊在他身边儿,他怎么也不可能饿着,所以不用自己管太多了。

最后让下人撤下残羹冷炙,马超和自己的妻子女儿还有儿媳妇,也聊了几句家常。毕竟自己女儿乃至于未来的儿媳都在,所以马超也不可能和糜贞说什么夫妻间的情话,无非就是自己不在长安这个时候,家中都有什么事儿,需不需要自己去做决断,还是要如何如何。当然,

马超不认为会有非得自己才能做决定的事儿,基本上碰到那种大事儿的话,自己母亲或者妻子,怎么也得让人快马送信到前线,是不可能耽误。所以这个时候,基本上他也清楚,不会有什么大事儿,至于说生活中的那些琐事,有自己母亲和妻子,是足够解决了。就算自己

女儿儿子还小,可有长辈在,再说还有甄宓,有马云騄,所以不会有什么解决不了的。再说了,最后还有自己那一干属下呢,有陆逊他们在呢。连曹操兖州军大军在长安,最后都得是止步不前,所以光一个陆逊,其实就能解决很多的事儿了,所以马超确实,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所以也是简单,主要是和自己女儿还有儿媳说话,至于说糜贞,是什么时候都能见

到,不过自己女儿可见不着,至于说儿媳,那就更不用说了。虽说如今甄宓和马焕是订婚了不假,但是却还没成亲,所以马超是不可能和儿媳走得多近,所以甄宓是可以和糜贞和刘氏多亲近都无所谓,但是和马超,肯定是要保持距离的,这都不用多说。因此,这此时此刻,

其实也算是一次比较难得的聚会,也算是比较难得聊上几句家常,要不然的话,可不是说每一日每一次都会有如此机会。如果说不是马超特意让他们都到齐的话,那么可以说他是能随时见到自己妻子,这个自然,但是自己女儿和儿媳,可不是他想见到就一定能见到的。当然了。作为家主,作为主公,作为父亲,作为长辈来说,他要是见自己女儿和儿媳,那么马

卿云和甄宓是怎么都得一定见马超的。马超和自己女儿还有甄宓说了几句之后,马卿云和甄宓就告退,前者是找自己姑姑去了,毕竟还是十岁的孩子,小孩子一个,可自己父亲说话,可是没有和自己姑姑在一起练武有意思。至于说甄宓,也是去了后院,去找刘氏去了。她们也算是把时间都给了马超夫妻。说起来哪怕就是马卿云也知道,自己母亲还是很思念父亲的,

所以别看她什么都不说,可都明白,毕竟马卿云也算是人小鬼大了,她可绝对是冰雪聪明的小女孩。所以既然大人还有话说,那么自己小孩还是早离开好。至于说甄宓,她可不是小孩了,所以自然是懂的比马卿云多,因此,她也不好去多打扰马超夫妻,自己未来的公婆。

怎么说呢,自己这个未来的婆婆,人不错,就是自己这个未来的公公,基本上是很少能见到,她也是知道糜贞心里很想马超,可想有什么用,基本上还是,一年也见不到几次,所以如今这马超带兵归来,也算是她得偿所愿了,总好比是日思夜想,没看到她都瘦了,甄宓都

看出来了。马卿云和甄宓两女一起离开了,两人关系可以说是非常好。虽说马卿云是马焕的姐姐,不过在甄宓的面前,她只是从来都充当小妹的角色,可没一点儿姐姐的意思。关键是甄宓比她大了十岁,那可绝对不是白大的。就因为这个年纪,所以马超对把自己儿子交给甄宓,他是非常放心的。当然了,自己儿子不太像自己,不过很多地方,倒是随他母亲,所

以马超也是能想到,自己儿子这辈子,估计也是和自己差不多少,虽说不至于就只有甄宓这么一个女人,但是肯定,他得被管得死死的。当然不是说自己被糜贞管,显然还不至于那样儿。但是自己儿子性格不似自己,而且甄宓比他大了十岁,所以这个年纪,如果甄宓还拿

不住一个比他小十岁的男子,那么她也不至于说让马超那么看重。说起来自己儿子不像自己,倒是像糜贞,可那好动的性格,确实就不知道像谁了。反正自己和他母亲,可都是喜欢安静的人,所以自己看着一双儿女,倒是感觉有的地方,他们其实更像自己小妹,一样儿那

么活泼好动,不管是从小到大,向来如此。而此时的糜贞,还是和马超说了不少话。之前虽说她也在屋中和自己夫君说了不少,但是显然,她依旧是意犹未尽。毕竟那么久没见到自己夫君,自然是想念非常,平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有自己的婆婆,但是显然,这年纪上的差距,他们终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所以自然是不能像她和马超夫妻间这样儿,基本上

什么话都不会避讳。如果说是让糜贞去和马超母亲说什么的话,她只能是带着恭敬,然后,显然这个该有的礼节什么的,肯定不能少的,所以确实,很难真正聊到一起去。至于说和马超,那糜贞自然就没什么顾虑顾及了,所以她也能放得开,而和别人,终究是不一样儿的。

糜贞和马超说着说着,就又从会客厅中,转移到了他们的屋子,至于说之后的事儿,就不用再多说了,马超是舍命陪女子啊,不过他也是乐在其中,所以对于自己妻子的要求,他也算是来者不拒。毕竟这么久没见了,他还是能理解的。说起来也就是自己在前线,每日都是一堆事儿,确实是挺忙,所以也没有其他心思想太多。不过如今放松下来了,自然就是……

等马超再出来的时候,都已经是下午了,实在是糜贞非要和马超聊天。毕竟是太久没见,她是非常喜欢和自己夫君在一起的。而等她聊着聊着再次睡过去了之后,马超这才出来。毕竟他这刚回到长安,其实还有事儿要自己做呢,不过谁都知道自己是第一日回来,因此,基本上没什么非得需要自己去处理的,那就都不会通知自己。可一旦要是通知自己,让自己所

知道的,那就不是什么小事儿。而此时,马超这才去见了一下长安周边郡县的守将,听他们说了一下之前曹操兖州军来攻,他们的应对。然后是今年各自驻地发展的情况,都给马超简单说了一下,他们此次前来,主要是来见自己主公,至于说其他方面,恰恰不是最重要的。

不过也确实,自己主公就是一年也不一定能见到一回,所以这之前的述职已经是给耽误了,那个时候自己主公还在前线,所以他们也算是利用这个机会,来和自己主公说一下。至于说之后的几日,肯定陆续还有其他地方守将来长安,当然基本上都是比较远的了,主要是司隶

的,至于说其他的地方,基本上不会过来。马超这个时候和他们见面,显然是不会让他们等到晚上,晚上还有其他的事儿要说。而说完之后,众人就告辞了。不过却是没离开,毕竟自己主公都说了,是晚上设宴招待所有人,因此他们可没一个敢离开的。毕竟这个时候走了,那就是实打实不给自己主公面子了,那后果。在凉州军中,你还敢不给自己主公面子?那么

都不用自己主公说什么,就崔安那帮人,都能给你……看到众人都离开后,马超心说,这回终于是没事儿了吧,想到这儿,他是直接回了自己的书房,倒在了书房的榻上。他是不敢回自己的屋中了,关键是不管自己还是糜贞,都已经很累了,自己倒是没什么,但是糜贞身

体和自己相比的话,她还差着很多。别看她出身在大富之家,但是同样是养尊处优,和自己这练武带兵征战厮杀的身体,还是没法比的。所以终究是比较弱,因此这么看来,马超在晚上之前,他暂时不会过去了,一切都等和众将一起饮宴之后,再说吧。不过马超也想了,

估计那个时候,自己妻子也都已经早早休息了,毕竟不光是晚,她也是很累了。而且这今日是第一次自己回来,所以心情激动之下,终究是有影响的,所以不可能比平时还晚休息,只能早,不会晚。马超也不知道自己休息了多久,反正估计能有近两个时辰吧,毕竟基本的猜测,他还是有谱的。起来之后,他心说,看来还得是在家里睡觉,是这么踏实,这在战场

之上,是怎么都不可能这样儿啊,都是奢求。要说别说是马超,就算是曹操、孙策他们,乃至于是刘备,其实哪个都这样儿。带兵征战的时候,没一个能睡好的,毕竟要防止敌军来劫营什么的,有的甚至在城里都睡不好,这都很正常。尤其是像曹操,紧张的时候,可能一

晚上都得起来个两三次,这都算好的了。要是头风病犯了,那么基本上就很难真睡着了,只能是闭着眼睛眯着,也就是这样儿了。而比起他来,马超孙策还有刘备他们,至少没那头风病,不至于神经衰弱什么的。而这个时候天已经黑了,马超也知道,该是让下人去准备饭

菜的时候了。要做出来二十多人,甚至更多的人的吃食,不过将军府的人手,那当然是足够了。二十多人是今日出来迎接自己和自己从樊城所带回的将领他们,当然也包括了那些个长安周边郡县的守将。至于说要比二十多人还多,那自然是包括了马超的家人,他母亲、小

妹、妻子儿女当然还有那个未来的儿媳,这些人虽说不会出现在晚宴上,但是马超是绝对要

给他们每人都准备一份儿和自己标准一样儿的吃食的。当然了,根据每个人的口味不一样儿,还有他们各自爱吃的东西,将军的人都很清楚了解。至于说犒赏所有的士卒,那么自然是不用将军府的人做什么,马超是直接安排了陆逊,让他去替自己传令,大营的火头军,当

然也包括了长安守城人马的火头军,告诉他们杀几十只羊犒赏士卒。而这点儿东西对财大气粗的凉州军来说,还真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