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七章 木鹿大王在行动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6-09-20 15:30:02 字数:5862 阅读进度:1292/2795

上一章标题错误,改不过来了,应该是第二八六章,大家知道一下

---------------------------------------------------

所以马超虽说是担心忧虑着,到底什么时候,木鹿大王他能行动。可是也相信,就这么几日了,也许今夜明夜,这事儿就解决了都不一定。

转眼就到了晚上,之前本来都已经是黄昏了,所以自然是没过多久,就已经是黑天了。

马超是命士卒去准备晚宴,这事儿他不用多说,也就是几句话的事儿。而士卒也是轻车熟路了,并且他们心里也更加清楚,自己主公说请众将赴宴,那么也一样儿是要杀羊犒赏三军,这个可从来都没有改变过。所以士卒们心里也高兴,虽说肯定吃得不如将军们好,但是这个也很正常。反正对于他们来说,只要是有大口肉吃,那么就比什么都好啊。

可还没等开宴,众人便陆续都到了。最后一个是崔安,不是他忘了,而是这位大爷睡过头了。要不是士卒特意叫他起来,估计他还会睡得更久。不过就这,他也确实是暗自埋怨自己,心说自己不该贪睡啊,这差点儿把今夜的酒给弄没了。

-----------------------------------------------------

真要是那样儿的话,自己得后悔到家了。不过还好。帐外的士卒够意思,知道众将都赴宴,还没有忘了叫醒自己。

其实士卒都是冒着大风险。最后才敢叫醒崔安的。因为凉州军中有谁不知道这位大爷的脾气啊,要真是没有什么重要的事儿,敢把他给弄醒,那么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虽说死是死不了,但是一顿皮肉之苦,肯定是也少不了了。

但是士卒还算是明白。这如果要是不叫这位大爷的话,那么等他知道了自己错过后,甚至哪怕是一点儿。估计后果是更加不看设想。士卒都知道,崔将军这人他最好什么,所以真是,没有喝上酒的话。那绝对是个大问题。所以士卒知道,不叫醒这位大爷,可就真要出事儿了。

结果崔安被叫醒,他起初是不耐烦,不过士卒和他一说,主公已经在摆宴了,他是马上就醒了,然后是直接就去了中军大帐。那速度叫一个快啊。都像战马的速度了。

-----------------------------------------------------

士卒心里也不得不说,这崔将军对于酒来说。还真是,传言其人是嗜酒如命,如今来看,好像也真是这么回事儿。

但是还是自己主公厉害,因为自己主公说让他喝,他才敢喝。不让他崔安喝酒,他崔安就不会偷偷去喝。所以士卒心说,还是自己主公有力度啊,这崔将军却是也不得不听主公的。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说起来崔安还是怕马超的,这个是一点儿都不假。不管怎么说,他是真听马超的话,要不这么些年来,也不知道他要惹下多少事儿了。但是自己主公一发话,在他面前,那却是比圣旨都好使,所以崔安是怕马超,也是听他话。

或者更准确来说,其实他是很尊重自己这个主公,所以是听他的。而对于这个,马超心里非常清楚。其实在他眼里,崔安是自己属下,可更是自己兄弟。说起来,和自己的亲兄长,那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

别看马超是家中的长子,是老大不假,可是他同样儿也是期望着,自己能有一个兄长。可是实际中,是没有,但他却是把崔安当成了自己的兄长。哪怕崔安以前不让人怎么省心,但是马超一直都是规劝着对方,让其人别太冲动,别总去惹事儿,直到如今。

最后一个崔安也到了,马超一看,这众人都到齐了,那么便上菜吧。于是拍了三下手,“啪,啪,啪……上菜!”

“诺!”

士卒应诺,然后一个个便开始往帐中端吃食。因为三国这个时候,还不是大家一起围坐在桌子上吃饭,那是每个人面前有个桌案,然后有人把吃得东西都摆放在每个人身前的桌案上。

至于说酒,那却是早已在桌案旁边摆着了,这个是马超早已让士卒做好了的。而且马超从来不是定量,只是让他们自己约束自己。马超认为,自己规定的三爵,应该是没有人能去破。

-----------------------------------------------------

之后马超是说了几句,然后边对众人说了,无非就是今日因为有木马加入己方,所以大家就是共饮一爵。

众人只能是跟着自己主公喝,要不主公都喝了,你还能不喝吗。马超算是以身作则,他从来都是,也只喝三爵酒。

其实说起来,他可不爱喝酒,所以别说是三爵了,哪怕就是一爵,甚至不喝,马超都没觉得有什么的。倒是崔安,让他忍着,他肚里的酒虫,就已经是蠢蠢欲动了。不过崔安也真是个人物了,至少在这方面,他还真是能忍。

也因为这样儿,他是不得不被众人再高看了一眼,众人心里感慨,这崔安崔福达能如此,其实真是主公之福,是己方凉州军之福啊,不是吗。

-----------------------------------------------------

木马一听。心里高兴,知道这是自己主公给自己大面子了。他也听说了,自己主公的规矩。在酒宴上,最多就只能喝三爵的酒。不过对于这个,他还真是,能接受。本来他也是,和马超也差不多,不怎么喝酒,所以哪怕就算是不喝。他都没觉得有什么的。

也确实,这不怎么爱喝酒的人,这在大帐中就已经出来两个了。其实天底下又何尝是两个人呢?喝酒的人不少,太多了,但是不喝的,或者说不爱喝的。也不是没有啊。

木马心里高兴。是赶紧出言感谢马超,“多谢主公夸奖,属下特意敬主公一爵!”

说着,是双手举爵,然后是仰脖一饮而尽。马超点了点头,自己属下给自己面子,自己自然是不能驳了对方的面子,所以他是笑了笑。“好,好。好!”

然后也是一样儿,仰脖一饮而尽,之后还把爵直接倒了过来,那意思,是一滴酒都没了。

木马看到,是笑了。这个也算是异族的礼仪,你敬别人酒,不管对方是你的晚辈,你们是平辈,还是说对方是你的长辈。

-----------------------------------------------------

你干了之后,对方也干了,那么就是对你表示最大的尊重,也是给你最大的面子。那么对方要不如此,那么就是对你有意见。

反正在南蛮这边儿,就是这样儿,除非你和对方说好,说我干了,你随意,类似这样儿的话。不过还没等着木马说什么,他主公那边儿已经是也干了,所以木马心里还是很高兴的。他也知道,这是自己主公给自己面子啊,要不用得着如此吗?

之后还是马超说话了,“各位,吃好喝好,开动吧!”

“诺!”

自己主公都这么说了,众人也不藏着掖着了,便开始风卷残云。毕竟这个吃,确实是和人息息相关的,所谓是“民以食为天”,这个却是一点儿都不错。所以无论是马超,还是他手下这些将领,对吃喝,可没有一个是不感兴趣的。

-----------------------------------------------------

尤其是崔安,那饭量,绝对是凉州军中第一,这可是公认的。而且有时候,他把桌案上的东西可能都吃完了,结果你以为他应该是饱了吧,但是他最后却是告诉你,他不过才七八分饱,之后众人是什么脾气都没有了。

这在三江城这儿,第二能吃的人,不是马超,而是一个很难让人想到的,那便是孟达孟子敬。对,就是这个有点儿主意的孟达。当然了,他不是整个凉州军中饭量第二多的,但是却绝对是在三江城这儿,饭量第二的,仅仅排在崔安后边。

就是马超,他也不怎么相信,看着也不是五大三粗的孟达,居然能吃下去那么多东西?但是这事儿不是你信还是不信,反正他是亲眼看到孟达吃东西,是真多啊。当然,确实是,不能和崔安比,但是绝对比自己吃得多,这个是真真切切的。

-----------------------------------------------------

马超对此,他还特意问过孟达,之后他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对方这样儿。

原来是因为孟达从小家就穷,穷得叮当响,所以吃饭是最大的问题。所以他什么都没有,基本是一天都吃不上一顿饭,至于说饱饭,那根本就没有可能。

之后是父母没了之后,他是遇到了自己师父,然后跟着师父学艺,他才真正吃上了饱饭。结果从那个时候开始,他饭量是剧增。他师父也不知道,怎么自己这个徒弟是个大肚汉?

不过在古人看来,这个能吃,其实是好事儿,有福,而且是有肚量嘛。所以他师父也不是什么穷人,那自然是能让他吃上饱饭了。当然。要说成天是鱼肉,那不可能,但是就饭菜。孟达能吃饱,这个就已经是比以前强千百倍了。

或者应该说,其实就是天壤之别啊,根本就不能比,不能相提并论。结果从那个时候,孟达的饭量就这样儿,然后是直到如今。

-----------------------------------------------------

可也是有点儿怪。就是孟达吃那么多饭,可他还是那个体格。不说和崔安比吧,就是和雷铜他们相比。他也是不如他们。

说起来,崔安是五大三粗的样儿,那就和熊似的,距离远的话。你可能都分不清了。马超虽说不是五大三粗。但是他肯定不是瘦弱的样儿。反而是一个很高大的武将,这个是肯定的。雷铜也是,和马超也差不多,至于说其他几个,也是体格健壮。

但是唯独这个孟达,他虽说不是瘦弱不看,但是绝对也称不上是怎么健壮,说起来也就是一般般吧。所以马超认为。孟达其人就属于那种,是怎么吃也不会长肉的那群人。这是让胖子羡慕嫉妒恨啊。

其实真说起来的话,好像武将中就没有几个胖子,真是这样儿,马超这么些年了,真正看到的,好像就那么一个,就是董卓,就董卓是个胖子,这一点儿都不假。但是他年轻的时候,可不是那样儿,只是后来不怎么亲自上阵了,就发福了。

-----------------------------------------------------

最后这晚宴是每个人都吃得很好,然后马超和众人聊了几句后,便把他们都给打发走了。他也是看得出来,众人都还是很清醒的。在他看来,如此就好啊。

因为谁知道木鹿大王什么时候去开城门,所以万一要是今夜呢,那么己方要有人醉了,那可真是,估计己方就该醉了吧。

所以时刻都保持警惕,不是自己不让众人多喝,实在是行军打仗的时候,根本就不能多喝。要不像淳于琼那样儿,喝酒误事,那可真是要“一失足成千古恨”了。说起来其人绝对不是一个真正的饭桶,更不是废物,但是却绝对是个酒鬼啊,这个一点儿都不假。

袁绍他倒是没用一个废物去守乌巢,可却是用了一个酒徒,结果……

所以马超是严禁己方的将领喝多,要不然的话,真喝多了,自己只能是重处。

-----------------------------------------------------

三江城,银坑洞,木鹿大王在自己的住所,他发现了,今日看着自己的人,是又放松了不少。他此时心说,莫非今夜就该自己动手的时候?

他不得不着急,因为距离孟获让自己离开的日子,那是越来越近,所以自己不可能不去担心这事儿,自己真是,没有什么了,可自己的八纳洞,自己小儿子木马呢,自己还能不去考虑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但是他估摸着,这么也都两个多时辰了,这还是至少,那么多了,可能都三个时辰,甚至将近三个半时辰也不一定。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丑时都过了,所以木鹿大王的感觉,他还是没错的。确实是过了近三个时辰。

-----------------------------------------------------

木鹿大王是悄悄起身,怕被人发现,毕竟他不知道监视自己的人,如今是个什么情况。

对方要是睡着了,那什么都好说,可要是没睡着,自己今夜的行动,可能就要泡汤了。

不过等他悄悄查探了一下后,他惊喜的发现,对方居然是没影儿了。这个绝对不是对方躲藏了起来,而以他这几夜的经验来看,对方是睡觉去了。显然,对方是觉得自己也睡着了,所以他放心,于是就……

真是天助我也,木鹿大王在心里说着。因为在他看来,这可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啊,自己所想倒是挺好,可真正到了要举事的时候。却是一下暴露了,或者因为什么失算了,那不就是老天不帮自己吗。

不过从如今情况来看,看今夜老天都是站在自己这边儿的,那么只要如此下去,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

-----------------------------------------------------

木鹿大王是悄悄潜了出去。没办法,他也不知道,万一对方一下蹦出来呢。虽说自己是悄悄,有些让人怀疑,可自己也有说辞,说自己不想太大动静。把别人给弄醒。实则自己想去方便方便。毕竟人有三急啊。

木鹿大王认为,这可不是什么说不过去的理由,所以基本上应该是能蒙混过关。当然,自己还是认为,是没有问题的,能顺利出了自己的住处,去三江城。

果然,木鹿大王是悄悄潜出了自己的住处。然后是直奔三江城,他是走着去的。没办法,这都有银坑洞的士卒来回巡视呢。要是发现了一个骑马的人,那么自己就该暴露了。没有孟获的手令,谁也不能这个时候去往三江城。

至于说从这儿走到三江城,也不是说特别远,木鹿大王知道,自己的速度,一个时辰,绝对是没有问题就是了。

-----------------------------------------------------

木鹿大王是有惊无险,终于是来到了三江城寨门。可以说他是费了大劲了,要不是他经验丰富的话,估计早就可能被人给发现了。毕竟银坑洞的士卒,可不是都是废物,不是饭桶。但是遇到了木鹿大王,他们却是没能发现其人。

这个也不得不说,木鹿大王其人,还真是有些本事。至少说藏匿隐匿的本事,可真是,还是有些门道的。看来其人不止是会驯兽,还有些其他的本事,不过马超好像是不太知道。

到了三江城这儿,木鹿大王虽说还没有完全放下心来,但是说实话,他确确实实,是轻松了很多,这个可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毕竟对他来说,如今摆在自己眼前的,就是最大的机会,只要自己把城门给打开,那么一切就都好说。到时候自己也算是在马超儿立下一个大功,以后不管如何,自己应该是能在南蛮站住脚了。

-----------------------------------------------------

木鹿大王认为,马超应该是不会去做那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事儿,所以他相信,只要自己做好了,那么马超就不会忘了自己的功劳的。

虽说他没指望着马超给他什么赏赐,论功行赏什么的。但是木鹿大王他是看得出来,马超他是希望一个安定的南蛮。说白了,他不希望南蛮去反叛大汉,这个就是他最为基本的要求。

所以木鹿大王就认为,他需要自己,毕竟自己在南蛮,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至少也是一大势力,这是一点儿都没错的。那么他和自己合作的话,自己帮他稳定南蛮,他给自己好处,这难道就不是更好的合作吗?

还别说,木鹿大王这人果然是有两下啊,至少他知道马超的一些想法。虽说这不是什么机密,可是木鹿大王这时候能知道,可见其人的不一般了。

-----------------------------------------------------

所以虽说不指望马超论功行赏,可只要其人不卸磨杀驴,不去过河拆桥,那么自己如今和其凉州军合作,以后和其凉州军合作,都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确实,这无非就是利益,所以为了利益,木鹿大王他都可以不要很多东西,他觉得也无所谓,还是值得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