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蛮王决定赎孟优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6-09-20 15:29:55 字数:3866 阅读进度:1241/2795

他是真不知道这些事儿,如果知道的话,带来绝对不会如此去说的。毕竟他可是比孟优聪明多了,这个是一点儿都没错的。

所以他一看自己姐姐给自己使眼色,他就知道,这是风向不对啊。那么既然是如此的话,自己还触那霉头做什么,反正自己姐夫已经都是同意去解救孟优了。无非就是用东西去赎,这对于己方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在带来看来,只要马超他不大开口的话,那么提出一个己方能接受的一个条件,那么自己姐夫姐姐肯定是能答应下来。

看带来不言语了,最后孟获说道,“就这样儿吧,明日本王派人,去和马超相谈孟优的事儿!”

带来一听,心说今日还没过去呢,怎么就给支到明日了?

-----------------------------------------------------

不过他却是把自己刚到嘴边儿的话给咽下去了,带来算是知道自己的姐姐的意思了,这是明显不想让自己说太多孟优的事儿啊。可是,这孟优是自己姐夫的亲弟弟啊,这……

带来也是有些不太明白,毕竟之前的事儿他确实是不知道。但是他却也都明白,自己姐姐不会害自己,所以她让自己做什么,自己就去做什么,那就对了。姐姐不会让自己吃亏的,这个带来心里跟明镜似的。确实。别看祝融夫人对带来比较严厉是不假,但是带来却也知道自己姐姐的良苦用心。

这点就比孟优强多了,至少孟优是不知道这些。他心里可是一直都在怨着他兄长孟优呢。所以如果从这个方面来说的话,同样儿是面对着让自己头疼的亲弟弟,显然祝融夫人的教导,是要比孟获强多了。至少别的不说了,就看看带来和孟优他们两人,这些东西就不难去发现了,不是吗。

-----------------------------------------------------

带来一看。自己姐夫都这么说了,自己姐姐也不让自己去说去问什么,所以自己也只能是告辞离开了。因为这儿是没有自己的事儿了,可不是吗。

反正他心里是比谁都清楚,像去出使敌营,和马超凉州军谈判的事儿。肯定是落不到自己的头上。再说了。自己擅长那个吗,自己姐夫这银坑洞,肯定是有比自己擅长这个的人。自己带兵打仗行,和人谈判,呵呵,等着吃亏吧。

所以带来只能是说道:“既然这样儿的话,姐夫姐姐,小弟告辞了!”

孟获闻言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表情,如果不是因为带来是他妻弟的话。他可能都不会给其人什么好脸色看。毕竟不管怎么说,他就那么一个弟弟,而孟优如今却是被人家马超凉州军给生擒了,这事儿他心里能高兴,能好受吗。所以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因此对带来点点头,就已经算是好不错的了。

-----------------------------------------------------

倒是祝融夫人,也只有这么一个弟弟,所以她却是笑了笑,“好了,带来你早回去吧,好好休息!晚上到这儿来一起用饭!”

“是!”

孟获对此自然也是没有什么意见,要真说起来的话,自己其实是应该好好赏赐带来的。可要是没有孟优这事儿,自己当然是要如此,但是如今吗……

毕竟不管怎么说,带来都是亲自请来了木鹿大王,如果没有木鹿大王的话,自己也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能生了马超凉州军一阵。别管怎么说,虽说不是自己主力人马没错,可怎么说也是自己请来的帮手吧,木鹿大王就是来帮兵助阵的。哪怕最后其人是故意放水,“出工不出力”,可马超凉州军确确实实是败了,这个没有人会去否认,不是吗。

-----------------------------------------------------

所以在孟获看来,带来确实是有功的,不过因为孟优事件的影响,孟获这时候没那个心思去赏赐什么。不过自己夫人让带来一起过来吃饭,这个倒是应该。就不说其人立功了,就是彼此的亲戚关系,一起吃个饭,那还是没有问题的。

带来是起身,然后便离开了。结果等他一走,孟获是直接就把身前的桌案给掀翻了,并且是大喝道:“欺人太甚,太甚!”

祝融夫人是在心底叹了口气,心说自己就预料到了,自己大王一定会如此。等带来一走,他就得发作,结果怎么样,真是让自己给猜着了吧。

所以此时就听她说道:“大王,这是,因为孟优之事?”

孟获则是对自己夫人苦笑了一声,“夫人知道,却是如此!可是如今为夫不怎么气那马超,毕竟彼此为敌对,什么都是无可厚非。可那木鹿,却实在是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了!”

-----------------------------------------------------

确实,很明显,孟获对马超的怨恨,绝对是没有对木鹿大王的怨恨多。

毕竟在他看来,这要是自己是他木鹿大王的话,有人备厚礼请自己,自己都收了人家礼了,自己答应下来,那么肯定是要给对方出力的。是,自己这人在马超他们看来,确实是有些无赖。自己在心里也不是不承认这个。但要真说起来的话,自己在这样儿的事儿上,却绝对不是那木鹿那样儿。

像自己之前收下了曹操、孙权还有刘备他们的东西。自己不就出兵对付马超了吗。自己对此,也算是尽力了。是,自己也承认,不止是因为他们,可自己确确实实是去战斗,是去出力了,这个不假吧。

但是再看看那个木鹿。是个什么人,自己第一次知道其人是这么狡猾啊,是仅次于杨锋!其人亏得在南蛮还有些名声。可怎么就没传言,说其人是个这么样儿的人呢?

-----------------------------------------------------

所以也真是,孟获对木鹿大王怨恨得不行,故意放水。“出工不出力”。让孟优和带来以身犯险,最后直接是跑了。这些加在一起,孟获他要是不怨恨才怪,所以……

祝融夫人只能是在一旁劝说:“这大王消火儿,如今木鹿已经带兵离开。他八纳洞距离咱们三江城,可是不近,所以一切还得从长计议才是!并且如今咱们的大敌依旧是马超凉州军,所以大王如果是过多树敌。肯定是不好。之前已经是有了一个杨锋了,这如果……”

后面的话。祝融夫人没再往下说,因为她也知道,没必要了。自己夫君,自己这大王都明白,一个杨锋难道还不够吗?其人的势力和实力,真要说起来的话,其实并不必自己这边儿差太多。

只是距离三江城,可以说确实是很远,这个是没错。那么如今再出来一个势力和实力都不错的木鹿大王,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

孟获一听自己夫人的话,他也只能是暂时压制住心头的怒火,他也知道,自己如今,只能是去对付马超。而对于木鹿大王这样儿的,只能是暂时去拉拢才行。至少他还没像杨锋那样儿,直接给自己捅一刀,那样儿的话,估计真就要不死不休了。

如果说从南蛮的角度来看,他木鹿收了自己礼,就算是放水,自己都认了。毕竟他确确实实是胜了马超,这个是一点儿都不假。

但是从自己,一个兄长的角度来说,孟优和带来去带人追击马超,他木鹿可能不知道点儿什么东西吗,自己不相信。可他是半个字都没说没提醒,这难道不是他的问题吗。至少孟获认为,这木鹿是一点儿都不够意思。

自己给他那么些东西,就算不指望他出力,可多少也得帮衬着点儿自己兄弟吧,但是气人是怎么做的?自己可不认为他不认识自己兄弟,这事儿不可能。

-----------------------------------------------------

所以孟获认为,这木鹿大王,实在是太自私了点儿。本来之前自己的银坑洞和他八纳洞,就是“井水不犯河水”,根本也没有什么过节。可退一万步说,即便就算是有过节,这如今马超凉州军来进攻自己,说起来他们才是敌人,而如今南蛮的人应该是团结在一起才对。

可他木鹿是怎么去做的,在孟获看来,就是因为南蛮有不少木鹿大王这样儿的事儿,所以永远也不会是人家大汉的对手。要真是都团结在一起的话,试问大汉还敢小看了南蛮诸部吗?

想到这儿之后,孟获认为,其实南蛮的一统,确实是很有必要的。如果自己的实力足够,自己肯定是要如此去做,只是可惜了。真是,如今自己要去对付马超,已经都折损了那么些实力,还有什么实力去一统南蛮呢。对于那些人,没有强大的武力去震慑他们,那他们迟早要反水。

-----------------------------------------------------

所以孟获对于自己没有去对南蛮如何如何,而是去对付马超了,他认为这一步其实走得还是正确的。

他倒是没认为,马超比南蛮诸部还容易对付,而是觉得对付马超已经是势在必行,如果不这样儿去做的话,自己这些年来的努力,不是都白费了吗。

自己一直认为,这些年来,其实自己就是都在等着这么一个机会。而之前因为成熟了,再加上曹操他们的推波助澜,自己自然就是出兵。

可这结果和自己所想,差距太大。最后不是自己胜了,而是人家马超胜了。不是自己占优势,而是人家马超占便宜。

自己心里是非常不甘心,因为这和自己的想法,相去甚远。或者更应该是这么说,和自己的理想,拉得是越来越大了,这自己岂能是接受?

-----------------------------------------------------

最后自己是几乎全军覆没,虽说还剩点儿人马,可和全军覆没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自己最后就说听了夫人的,带兵回了三江城银坑洞。其实不听她的也不行啊,这都没有人马了,还怎么去和马超凉州军抗衡。这就和之前所想一样儿,所有人不都得被其人给生擒活捉?

想起来自己和马超凉州军对战那些时日,也真是够憋屈的了,就说被人家生擒了三次,这都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自己退回了三江城,还想着什么时候找机会卷土从来,最后倒是没怎么想到,马超直接是带着人马杀过来了。这真可谓是天助自己啊。

确实,孟获就是如此想法。在他看来,这汉人不都是吗,野战的话,就看谁更厉害了。可攻城的话,显然是对守御城池的一方有利,而对攻城的就没有什么利了。

-----------------------------------------------------

所以孟获他心里高兴,因为马超从有优势,变成了没优势,从有利变成了没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