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七二章 赏罚分明战事了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6-09-20 15:28:59 字数:4868 阅读进度:979/2789

说实话,在知道了许褚的情况后,可以说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许褚还是没有什么错的。毕竟是主公让他进城的,是主公的命令,那么作为属下,你当然是要遵从自己主公的命令了,这样儿才行。

不过也有人觉得许褚做得还是不对,毕竟你许褚是主公的亲卫,那么亲卫是做什么的,谁不知道。所以你就应该是时刻都在主公的身边儿,负责保护主公的安危。可是主公让你离开,你就离开了,这不是不忠于职守吗。还好这次主公是没有什么事儿,要不看你许褚该如何。

而曹操旁边的荀攸,他是面无表情看着许褚。不过心说,这事儿自己主公一下就能解决了,而且还会解决得很好。

果然,曹操知道了许褚的意思后,他先是摆了摆手,然后是仰头大笑:“哈哈哈!宵小施放冷箭而已,却不知我曹孟德对此早已有所防备!”

-----------------------------------------------------

说完之后,曹操下了战马,然后用双手扶起了许褚。

自己主公都亲自下来扶自己了,许褚当然是不能去做那个什么不让自己主公扶起来的那样儿的事儿,那确实也是太无礼了。

此时就听曹操是再次说道,“此事不在仲康,仲康乃是我亲自派进城内的,所以此次遇险。与仲康无干!”

曹操一句话,可以说就把许褚的关系给撇清了。曹操本来也不是那么斤斤计较的人,说实话。他虽然也是后怕了一下,可这事儿他知道,不能怪许褚,要真说怪的话,还是在自己吧。不过自己还算小心,算是救了自己一命,要不。想想就害怕。

乃至于曹操这样儿的人物,他也不可能什么都不怕。而且有几个不爱惜自己性命的人呢,曹操他又有什么不同的。

-----------------------------------------------------

许褚一听自己主公的话。他是忙说道:“主公,末将不应该离开,所以还请主公责罚!“

曹操闻言则是摇了摇头,拉着许褚的手说道。“仲康却是不必固执。既然是我让仲康入城的,那么仲康自然不会不听。而如今好在没有什么事儿,所以仲康亦是不必自责!”

说着,他看向了荀攸,给荀攸使了个眼色,那意思,给你说话了。

说实话,曹操肯定不会去处罚许褚。并且还得好言安慰几句。这个就是当主公所必备的东西,收买人心嘛。当然了。要真想收属下的心,很多时候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这事儿还得慢慢,慢慢来才行。

曹操当然知道许褚的忠心、忠诚,不过他相信,从这事儿之后,许褚只能是更加忠诚忠心自己了,所以自己目的可以说,就是已经达到了。

而让荀攸这时候说话,自然是给许褚一个台阶下。自己也知道,他的话都是真心的,不过许褚这人好面子,并且还固执,所以他还真是,不可能直接就说自己没罪了,那么就只能是让荀攸说话,其他人都不合适啊。

-----------------------------------------------------

荀攸自然是明白自己主公的意思,他此时心说了,看来自己果然还是得出马啊,自己主公不放过自己。

这时候就听他对许褚说道,“仲康将军不必如此,不必如此。此事虽说仲康将军心有愧疚,不过好在主公是安然无恙。至于将军进城,也是受了主公所命,所以将军不必执着这个。以后有机会多杀敌立功,那如此就是最好的了,相信主公亦是如此想法!”

果然,就见曹操是直点头,“不错,不错,正是如此!仲康不必自责,此事不在你,如今我军大胜,该是好好去庆祝一番才是,而不是在此如此啊!”

听自己主公这么说,还有荀攸都说话了,并且又过来了好几个同僚,也劝了许褚几句。如此,许褚就不再多言语了。当然,谁愿意受处罚啊,许褚自然是更不愿意了。不过他真是认为自己有责任,所以心里也是自责,然后才让自己主公如此的。

-----------------------------------------------------

所以这时候他一听自己主公的话,荀攸的话,还有众人的话,许褚终于是不再固执这事儿了。

而此时曹操则问道,“不知刚才是是谁喊的?”

之前不是有一个士卒喊了,主公小心吗,所以曹操听到了,不过他不知道是哪个士卒喊的,所以就问了一遍。

一个士卒从人群中站了出来,“主公,是小的。”

曹操看了眼这个士卒,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你叫何名?”

“回,回主公,小的名叫李根!”

他父亲有他的时候都已经四十多岁了,而且就这么一个孩子,所以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儿。

曹操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好,李根你很好!过一会儿去领赏吧,赏钱五千!绢布五匹!”

-----------------------------------------------------

李根一听,顿时就是眉开眼笑的,然后赶紧说道,“谢主公,谢主公!!”

曹操一笑,对他摆了摆手。让他退下了,然后对所有人说道:“我军向来是赏罚分明,而今日破城。大家辛苦,各位都有功劳,所以我意全军庆祝一日,各位都去吧!”

众兖州军士卒一听,都是乐坏了。说实话,之前赏赐李根的时候,绝大多数的士卒心里都是羡慕嫉妒。说实话,别看就五千钱,五匹布。但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那可真是很多了,所以能不羡慕嫉妒李根吗。

不过自己主公这时候说要庆祝一日,士卒都高兴了。说庆祝。那肯定是要宰羊,有肉吃了,改善伙食了,他们能不高兴吗。

好事儿没轮到自己的时候,就只能是羡慕嫉妒,可要是自己也有好事儿的时候,自然就是高兴了,人不都是如此吗。

-----------------------------------------------------

此时众兖州军士卒是齐声高呼。“主公!主公!”

还有喊万岁的,不过曹操对此只是一笑。然后让众人都散去了,该做什么做什么,毕竟还得打扫战场。

然后此时他对众将说道,“各位,咱们去府中看看,见见那些人!”

“诺!”

众人是齐声应诺,知道,自己主公这是要去县令府邸,就是要先见见投降的,也是被己方士卒给控制起来的那些武陵大小官员,再之后就是庆功宴了,从来不都是这个套路吗,众人对此都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说实话,这些好像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什么,从来都是如此。

一行人是直奔县令府,之后就是一些列的安抚,然后出榜安民,这些东西了。

-----------------------------------------------------

说实话,之前曹操赏赐李根,其实李根的话,对曹操根本就没起到什么太大作用。

至少曹操已经是看到了冷箭,几乎就是同时发生的情况,不过曹操依旧是赏赐了李根,这里面就不得不说,这就是当主公的心思了。

曹操能收买人心,对许褚那样儿,那么当然也知道要收买众士卒的心。自己兖州军一方,向来都是赏罚分明,许褚没错,自然是不能罚他。而李根有功,当然就应该赏赐。是,李根的话,基本对自己是没有大用,不过别人不知道,众士卒也不知道。他们只是知道李根提醒了自己,有功劳,所以李根该赏赐。

说白了,这就是曹操做给所有人看的,给兖州军的将士甚至是一些偷着看己方的临沅城百姓看的。曹操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兖州军,从来都是赏罚分明,有功肯定会赏,而有过则是必须要罚。

-----------------------------------------------------

这么说吧,兖州军的军纪在天下都是首屈一指的,如今好好看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从曹操,到将领,再到兖州军的普通士卒,可以说都清楚得知道己方军中规矩如何。尤其是曹操这个当主公的,那更是从来都不忘了让自己的属下和众人明白这些。曹操更是以身作则,要不也就没有割发代首的那个典故了,所以还不就是因为如此吗。

连自己这个当主公的马受惊了,践踏了百姓的庄稼,自己都得受到处罚,那就更别说是兖州军的其人他了。

而且兖州军中掌管刑罚的,就是于禁于文则,而可以说曹操对于禁还是很满意的。至少曹操很清楚,于禁这人有两大特点,应该说是优点、长处。这第一自然就是,其人是练兵行家,在兖州军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而第二就是他对士卒要求极其严格,对士卒约束非常大,所以让他掌管着兖州军的刑罚,曹操一直都是放心的。

并且这么些年了,于禁做事儿,曹操都看在眼里,确实是不错,在这方面,自己没看错人。

-----------------------------------------------------

所以看看,虽说于禁这个人毛病缺点还真是不少。但是曹操也真是,挺看重他的。毕竟其人还真是,可不是一无是处。所以曹操重用其人,也并不是说没有原因的。只是曹操如今还没看出来的是,于禁这人对他对兖州军,忠诚还是不够,只是如今他没有受到什么生命威胁,没有受到什么损害,所以自然是看不出什么来。

于禁是带着士卒一路追赶霍峻。可惜都追出城外了,但霍峻他们影儿都没了。

于禁不认为己方速度很慢,可是如今情况是。人家确实是没影儿了。他知道,这就是不熟悉路的原因,所以哪怕是大白日的,也是没发现霍峻他们去哪了。路是有好几条。可到底往哪儿去追去。谁知道了。而且于禁也算是明白了,既然这时候没看到人家的影儿,基本上就是抓不到人家了,所以还是赶紧回临沅给自己主公交差吧,要不还能怎么样儿。

最后于禁只能是无奈地带兵又回去了,这就和张飞追韩当一样儿,都是徒劳而返。就连韩当他都知道怎么逃跑不被人抓到,对自己最为有利。所以就别说是霍峻其人了。

-----------------------------------------------------

霍峻是一路北上,准备直接就去南郡。

虽说南郡以南都是刘备的地盘。但是霍峻也早知道了,自己主公和孙策结盟,并且是组成了孙刘联军。因为被兖州军围城,所以他不知道襄阳也已经被孙刘联军所攻取,但是之前的那些事儿,他可都是知道。

看着己方士卒的狼狈样儿,虽说自己这边儿是残兵败将吧,可是霍峻真是,不喜看到己方士卒一个个都如此。

所以虽然是忙着奔逃,不过他却还是让全军停止行军,然后对所有士卒喝道,“都做什么?看看你们都是什么样儿?怎么,败了一次就颓废了?你们可别说是我霍峻霍仲邈带出来的人,我丢不起这个人!”

士卒一听自己将军的话,不少人都低下了头。

-----------------------------------------------------

霍峻看了看众人,然后继续说道,“怎么,也知道不好意思?呵呵,谁他娘的没失败过?你们多个什么!古人云,‘胜败乃兵家常事’,你们难道还不懂这个?我霍峻霍仲邈不也是一起败了吗,我都没怎么样,你再看看你们,像死了亲爹似的……”

结果刘备军士卒,就这么被霍峻给劈头盖脸地数落了一顿。

霍峻其实他真是,并不想说什么。因为这个时候,他更喜欢安静点儿,想一些事儿,然后就是早见到自己主公,把武陵的战事讲一下。

不过当他注意到己方士卒都如此的时候,他也知道,不能再这么什么都不说了。如此的话,于军不利啊。自己主公交给了自己三千人,结果不少如今剩下多少,只是自己可不能让他们是丧事战心。兖州军是厉害,不过不可怕,可己方士卒一旦是颓废了,没有战心了,那么可真就是要完。所以霍峻当机立断,必须要停止行军,然后给这些士卒以当头棒喝,让他们都醒醒才行。

-----------------------------------------------------

霍峻是继续说着,“今日败了,我们败了。但是这个不可怕,也不丢人。可你们这个样儿,我就是觉得敌人,也是最可怕的事儿!”

停顿了能有一会儿,霍峻对众人是高声喊道:“我让你们好好调节,不过你们要是再这样儿下去的话,就给我滚,我霍仲邈不认识这样儿的人,主公也没有这样儿的士卒。他娘的兖州军可怕吗,有什么怕的,有什么颓废的,他们要是敢来,我霍仲邈是有一个就杀一个!你再看看你们,都成什么样儿了。这都不用兖州军过来了,你们已经都败了,知道吗?”

“在哪儿倒下的,就给我在哪儿爬起来。今日输了,明日我们还会输吗?今日兖州军胜了,可他们就一定会一直胜利吗?你们告诉我,你们不想报仇,不想雪耻吗?对于那些死去的弟兄们,你们都是如何想的,你们倒是说话啊!”

而说到这儿,霍峻说话就像疯了似的,也真是让众士卒都害怕了。他们可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自己将军如此,以前可是从来没见过。当然了,已经也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儿的事儿啊。

-----------------------------------------------------

最后霍峻自己平静了下来,缓和了语气,对众人说道,“你们还是好好想想吧,希望你们能明白我今日的意思。失败了不可怕,可是却怕连面对失败的勇气都没有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