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二六章 召部下相商对敌(续)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6-09-20 15:28:53 字数:4840 阅读进度:933/2795

徐晃这时候说道,“别吞吞吐吐的,大丈夫有话说话,没话说就在那听我说!”

史涣苦笑着点了点头,“将军,末将听您说,听您说!”

徐晃是再次笑着摇了摇头,“所以如今其实并非是我军战与不战的问题,而是要如何去做,才对我军最为有利,你认为呢,是也不是这个道理?”

史涣想了一会儿,是赶紧点头,“将军您说得太对了,末将看就是如此啊!”

“所以,依你看,我军到底如何做,才是最为有利的?”

史涣一听,心说将军啊,你还不知道吗,我能知道这个?不过这时候他也不能说这话,只好是对徐晃说道,“将军,这个,末将以为,我军当与凉州军一战!”

徐晃眼眉一挑,“战的话,你说要如何去战为好?”

史涣闻言说道,“将军您看,这夜袭凉州军大营如何?”

-----------------------------------------------------

徐晃也真是,确实没指望着能从史涣这儿听到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妙计奇策,能破敌的东西。所以一听史涣说出来夜袭,徐晃一笑,“我军真要是夜袭的话,那就真是正中了敌军的下怀,你也许不知道,凉州军的主帅王伉,他肯定是就等着我军去夜袭呢!”

史涣一听,仔细想了想。好像还真就是这么个道理。可要不和凉州军一战的话,难道就这么等着己方的粮草耗尽,然后最后再破釜沉舟不成?可真那样儿的话。要不就指望从南阳来的己方援军,可要能指望上他们,那才怪了。说实话,自己都不认为能指望上他们什么,所以就更别说是自己将军了。

而此时史涣眼珠一转,对徐晃说道,“那么将军认为。我军弃守城池,率兵突围如何?”

这话史涣说得是没有底气啊,毕竟这属于是惧敌的表现。自己将军也是没有这个意思,那还不一定要如何说自己呢。毕竟军法森严,要是治自己一个什么罪名,那自己可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

听史涣是如此小心地问了出来。徐晃心中一笑。其实在他看来,虽说自己真是一千一万个不想退走,不过看看如今的形势,在房陵城实在是守不住的情况下,自己只要能尽量保住多谢己方的士卒,那么以后也算是对自己主公有了交待了。毕竟有些东西,自己想是一方面,可真正事实。那却又是另一方面。

自己倒是希望能守得住房陵,可从如今的形势来看。自己真是没有看出来这事儿能成的。所以只要自己不让己方士卒伤亡过多,其实就算是不错了,毕竟这事儿不是自己能解决得了的。你说自己这边儿,就自己这么一个将领,还有一万士卒,其他什么谋士军师什么都没有,只有两个副将,还没什么本事,所以最后不是凉州军的对手,也不是不能接受的吧。

至于说自己主公那边儿,那就让自己去一力承担这个就好了,至于说主公要如何处罚自己,那自己都全担着。

-----------------------------------------------------

史涣当然不知道,其实自己将军的想法中,也是有着退兵弃守房陵这个意向的,不过徐晃是不可能先在史涣面前提出这个来就是了。因为本来自己属下对战凉州军,他们就没有什么信心自信的,要是再经自己这么一说要退兵,估计他们就没有什么战心了,而到时候,就不知道己方要损失多少了,这个可不是什么小事儿,是大事儿,不能再大了的事儿。

看到自己将军的表情,应该说是此时没有什么表情,史涣心说,这是什么意思?自己将军是同意了还是说,不同意,然后要说自己?处罚自己?他这时候是心里打鼓,毕竟这事儿,主动去说要退兵,弃守城池,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要不是什么小事儿。而最为将军,最为主将的徐晃,也确实是有权力处置史涣。

可以说他这是实在是被逼无奈,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要不打死史涣,他也不一定会这么说。俗话说得好啊,所谓是“人怕被逼,马怕被骑”,还有一个更经典的话,叫“人都是逼出来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

史涣确实是被逼无奈,所以才说了这么一句,可他再看自己将军这样儿,他马上是没底了。

这,他心里还在犯合计的时候,徐晃终于说话了,只见他笑道,“你,果真是如此想法?”

说着,徐晃虎目是紧盯着史涣,史涣打了个冷颤,心说好像要是有什么秘密的话,估计都会被自己将军被看错了来吧。这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儿的阵势啊,只能是吱吱唔唔地说道,“这,这,末将却是如此想法!”

突然他想起来之前自己将军说了,大丈夫就不能吞吞吐吐的,所以他一下就来了精神。心中暗骂道,他娘的了,碗掉了,脑袋大个疤,老子还他娘的怕了啥。如今史涣连话都想得颠倒了,不过他根本就没注意这个,只是在看着徐晃,然后在寻思……

而徐晃呢,他当然是不知道史涣的那些想法了。估计知道了的话,也只能是无奈笑笑而已。其实他又何尝不知呢,自己如今所谓所谓。用老百姓的话来说,确实就是叫做“赶鸭子上架”,其实就是这么个道理啊,倒是自己也没办法,谁知道自己有多无奈啊,要不能找史涣这货?

-----------------------------------------------------

此时只见徐晃点了点头,“可是。真要如此的话,我军怎么才能尽量少伤亡的情况下突破凉州军的重重包围?”

史涣一听,心说难道将军也是如此想法?不过这事儿不太可能。是不是在听了自己的话后,自己将军才是这么想的。可要真撤退,弃守城池的话,确实。己方要如何突破凉州军的重重包围。关键是还得尽量别有什么太大的伤亡才行,这个到是个问题,很棘手啊!

史涣心说,我的将军啊,我的亲将军,我史涣就是个小副将,小裨将而已,不是什么谋士军师的。还能想出来什么计,可如今您问我这个。我问谁去啊。不过这话他可半个字都不敢说出来,就算是借给史涣八个胆子,他也不敢。他对自己将军徐晃,这么多年了,那可真是从心里往外害怕,对就是害怕,惧怕。

要说在兖州军中,徐晃肯定不是本事最大也不是最厉害的那个,脾气肯定也不是最不好的那一个,但是史涣就是怕他这个将军,所以……

-----------------------------------------------------

想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史涣是绞尽了脑汁,两人一直都是沉默无言,而徐晃也确实是想好好看看,自己这个部下,到底是能不能真给自己一个惊喜。

结果徐晃也没太过着急,就这么等着史涣,终于史涣终于是说话了,“对了,将军,您看我军是不是可以如此?要说他们凉州军,就是为了……”

接着,史涣就把他的想法和徐晃都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徐晃边听是边点头。你还真别说,这么逼了史涣一回,他还真算是给了自己一个惊喜。虽然这个不能说是什么特别大的惊喜,但是说句实在话,史涣能如此,确实已经是不错了。毕竟徐晃可真没指望着他能想出什么太好的主意来,所以只要差不多,其实就算是可以了。

最后徐晃是欣慰地一笑,虽然两人距离不算太远,不过也不算很近,所以徐晃想拍拍史涣的肩膀,好好鼓励他一下,这个就暂时不行了。

-----------------------------------------------------

但是这个时候,却并不妨碍徐晃对史涣的夸奖,只见此时徐晃脸笑得就像是菊花似的,只见他拍了一下桌案,然后大声说道,“好,好啊。史涣,你小子倒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这个主意不错,我看可行!”

史涣一听,忙是满脸堆笑,然后有些谄媚地说道,“只要将军认为可以就好,就好!”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可他自己知道自己家的事儿啊,他知道自己后背可都是冷汗。没办法,自己要说一点儿都不紧张,那都是假的。虽然看自己将军那样儿,好像是没有反对自己所提议的撤兵,弃守城池,但谁知道自己将军到底是什么想法啊,所以自己能不害怕吗。不过如今来看,倒是还好,还好啊。

徐晃一看史涣这个样儿,再加上他那副表情,他就是一笑,史涣的想法,他当然还是有些了解的,所以对他说道:“你不必紧张,有功劳肯定要分给你大半,至于损失的话,那自然不会算到你头上的!”

史涣一笑,“将军切莫小看末将,末将,将军之令,不敢不从!”

-----------------------------------------------------

徐晃只是一笑,要说史涣其人,除了本事三流之外,其他方面。还真就是不错。其人本事要再高些的话,也不至于一直都如此。所以在自己手下这么多年了,自己也应该多提拔提拔他才是。虽然以前没有立过什么功,但是如今来说,他的想法要实施好了,还真别说,最后应该能算上一功。

别人不知道,徐晃还能不明白吗,自己主公向来都是奖惩分明。所以自己有错误没什么,但是却掩盖不了史涣的功劳。所以哪怕自己受到处罚了,可史涣的主意只要成了。那么自己主公多少都会赏他史涣一次的。己方兖州军,应该说是奖惩最为分明的一支军队了,所以自己对此还真是不担忧什么。

而让自己如今心忧的,还是史涣的主意。最后到底能不能成。从自己这儿来说。当然是希望没有问题,可是己方就一万人马,却是要面对两万多的凉州军,这个……

徐晃还不知道,如今包围房陵城外的凉州军已经不是两万多人马了,而是又增加了一万,变成了三万五千人,所以他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就注定是要吃亏的。毕竟兵发都说了,所谓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连人家什么情况都没整清楚,你不等着吃亏吗。

-----------------------------------------------------

不过忧心归忧心,但徐晃对于史涣的主意,却还是抱着不小的希望的。至少如今来看,他认为很可能就成功了,然后也算是能让己方能少伤亡一些,这也算是如今自己所能做的最多的了。至于说胜利什么的,徐晃是想都没有想过,毕竟如今你想这个,确实是不怎么现实的。虽然徐晃不认为天下没有奇迹,可是奇迹不是你想让它发生,就一定能发生的。

要不真那样儿的话,奇迹也就不能叫奇迹了,而且也就不值钱了,所以徐晃此时此刻根本就没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之后他和史涣又简单说了几句之后,他才把史涣给打发走了。史涣走了之后,徐晃知道,自己的事儿是更多了。毕竟自己带兵撤退前,肯定是要对己方众士卒好好做一番动员才行。要不你就这么直接下令的话,那肯定对己方没有什么好处。

徐晃要是连这些都不知道,真就白在军中混这么多年了。

-----------------------------------------------------

其实如果说是和人家战斗的过程中,你打不过人家,或者兵败,大势已去,这个时候你无奈退兵,是没有办法和己方士卒如何好好沟通,这还情有可原。可要是如今这个时候,你没有什么事儿,就直接带士卒退兵了,那么很大程度上,要影响军心。凭借徐晃多年的经验来说,如今这个时候,最不能影响的就是军心。

他可以很确定地说,如果自己不打招呼,就这么直接带兵撤退,那么己方根本就没有什么士气去突围,那伤亡可就不一定多少了。所以徐晃心里可清楚着呢,自己要想带兵突围,撤退回荆州,而且还要尽量少伤亡士卒,那么自己这个主将,就必须要和手下的士卒沟通好才行。而自己作为主将,作为加入兖州军这么多年的将领,可以说在这些士卒面前,还是有些威信的。

想到就去做,今日肯定不能退兵了,那么最好就应该是后日,而明日让己方士卒好好休息一日,自己再去作动员,这个就足够了,徐晃在心中想到。

-----------------------------------------------------

徐晃军旅多年,加入兖州军也那么多年了,其实士卒的想法,他多少也是知道些的。

毕竟身为一万士卒的主将,他岂能是一点儿都不知道手下士卒所想。只是平时徐晃都不会说什么而已,更多的他则是去多听多看多注意了。不过他却知道。哪怕如今房陵城是被凉州军给重重包围,而且对方是使用了耗粮之计,己方在不占优的情况下,可军心却还依旧是很稳定的。

徐晃不得不说,己方士卒的素质,那确实是不错。跟随自己主公是南征北战多年,什么事儿没有遇到过,失败,区区一个耗粮之计,还不会让己方士卒就如何自乱阵脚了,毕竟如今粮草,己方还有,并且足够支持一会儿的了。

可是徐晃也不得不承认,凉州军的这一招,确实是一下就戳到己方的软肋上了。所谓是“打蛇打七寸”,其实粮草又何尝不是己方的“七寸”呢。

-----------------------------------------------------

今天依旧是一更了,明天尽量补上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