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五九章 召士卒孟起训话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5-01-15 23:36:39 字数:3322 阅读进度:463/2643

ps:感谢无梦生书友的打赏!

一日后,马超便让武安国把全军士卒都召集在了一起,而他要当着众士卒的面,是当场训话,并且也要开始施行他的计划了。而这个计划,他之前可是谁也没和谁说,因为他怕郭嘉他们都不同意,所以暂时就先保密着了。不过到时候却还是要说出来的,毕竟和自己人也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东西,而同意不同意那则是另一回事儿了。

如今在雒县城下驻扎着的两万多凉州军士卒全都到齐了,毕竟是主公(州牧)发话了,让全军集合,是谁也不敢不听,谁也不敢不来啊。所以尽管如今的凉州军士卒却还是处在被张任的益州军打击中而没走出来,但是主公(州牧)今日一个军令,下令召集大家,众人便都到齐了。

马超见到了众士卒后,他自然也都能看得出来,己方的士卒可真是被打击到了。但是想想也是,这些其实都是在所难免的。不过这个倒是比马超预想得还要严重,看来对自己不算什么事儿的东西,可是对凉州军的士卒来说,却不能不算什么啊,毕竟士卒也没有自己的那些想法。而马超此时他知道,是不能再让士卒如此下去,毕竟凉州军可是自己争霸天下的家底,所以是不能有失。

于是他便先清了清嗓子,然后喊道:“各位弟兄,咱们前日败了,而且还是败得彻底,是一场算是惨重的大败!”

结果马超这话一出,下面是没有什么声音,因为这个事儿本来它就是如此,没有什么不能承认的。这败了就是败了,哪怕是场小败。它也是败了,更何况还是场大败,凉州军没有不能承认,不能面对失败的。只是士卒的心中都不好受,因为第一次遭逢如此惨烈的失败,不得不让他们印象深刻,受到了很大的影响。

看下面的士卒没什么反应,这就是承认了,没什么要去狡辩的,马超还算是满意。人不能输不起。但是必须要吸取教训才行,要不还怎么去胜利呢,只可能是一味失败失败再失败了。

他继续喊道:“各位,虽然我们初次遭逢大败,但是我认为。这并不是说全都是坏处!我倒是以为,正是我们战死的弟兄们、袍泽们的鲜血让我们明白了很多!”

众士卒都认真听着自己主公(州牧)所言。所以此时都是很有兴趣。想好好听一听自己主公(州牧)为何有如此一说,到底战死的弟兄们袍泽们让自己明白了什么?

“是他们,让我们明白了,什么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什么才是‘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啊!”

众士卒一听。这话还真就是不错。大败的例子就证明了如此,还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所谓是‘身教胜于言传’,是我们战死的弟兄们、袍泽们让我们明白了这些!也许之前我们还以为自己是战力强悍,战无不胜的凉州军。但是如今呢?战力强并不代表你就永远不会失败,难道就因为如此,各位就以为我们已经是无敌于天下了吗?如此那真是笑话,可笑啊,哈哈哈哈!”

结果众士卒一听自己主公(州牧)如此一说,绝大多数的士卒都是羞愧得低下了头。可不就是如此,以前以为自己凉州军是最强了,所以确实以为己方都可能已经是天下无敌了。但是实际情况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前日的大败,如今受阻于雒县,难道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还有什么去辩解的呢。

而之前的大败,可以说那就是赤/裸/裸的打脸啊,在自己等人的脸上是狠狠地扇了好几个耳光,如今难道还不醒醒吗?天下无敌,别做梦了!

“我们可以自信,但是却绝不可自大!各位试问自己,以前是不是有些自大了呢,也许益州军的战力确实是不如我们,但是却并不代表我们就可以不去重视他们。我们必须要重视每一个对手,而不能骄傲自满,自大无边啊!”

马超他心里对此其实还是很清楚的,要说之前自己的凉州军还算是不错,但是因为一路下去,己方还算是很顺利,所以慢慢其实已经是骄傲得很了,又因为之前自己也是对此没太过注意没太重视,以致于今日变成了如此的结果。但是其实今日说这些,他觉得也还算是“亡羊补牢,未为迟也”,不算太晚,如此还算是好的。

而很多士卒此时心中都说,自己主公(州牧)说得确实没错。自己等人以前还算好些,但是之后的战事一直都算是比较顺利,所以慢慢也就没怎么再把益州军放在眼里了。毕竟心中认为,就凭他们那战力水平,如何能是己方的对手呢。但是直到如今遇到了张任所带领的益州军守御着的雒县,却是吃了大亏。

也不得不说,之前也确实是没怎么太重视益州军,所以吃亏了才知道,人家也是不好惹的。不过这时候去改还不算晚,毕竟如今也只是刚和对方战了一场而已,虽然是大败,但是却并不代表己方就一直会败下去,而不会胜利。

马超看着士卒眼中恢复得一丝自信,他还是感到很欣慰的。人不怕失败,不怕受打击。但是却就怕失败或者受到打击后,再也站不起来了。什么是“胜不骄,败不馁”,如此下去,士卒才会是不断进步。而从来都是不怕失败,但却就怕不去接受教训,不去改变,那可真就要完了。还好,自己的凉州军还算不错,没让自己失望啊。

马超觉得自己暂时说得也差不多了,于是便说道:“今就说到这儿吧,希望大家回去后能好好想一想我今日所言。而我觉得这些年,我们还是太过于顺利了,但如今的益州军也只不过就是天下十三州中的一部而已,却还有那么多强敌等着我们,所以如今我们如果连益州军都对付不了的话,那我们明日就都打道回府,别再去征战天下了,如此我看就是最好的结果!”

士卒闻言默然,而马超则继续道:“暂时就到这儿吧,今日申时,还是在此集合,我有重要的事儿要与各位讲,散了吧!”

马超说完后,士卒便是都各回各帐了。而武安国还有郭嘉他们一起跟着马超回了他的中军大帐,郭嘉回到大帐后,忙笑道:“今日主公之言,想来对士卒们能有很大的影响!不会是徒劳啊,我们拭目以待吧!”

马超闻言心说,自己这超过这时代一千八百多年的见识,那可绝对不是没有用的是吧,肯定是要起到些作用的。

而此时郭嘉则问道:“不知主公之前所言,申时要与士卒说些什么?”

马超一笑,“这其实就是我之前想出来破城的一个主意了,如今我军受阻于雒县,兵不得进,而以我之意其实就要……”

郭嘉和武安国他们一听,心说自己主公居然是打着这么个主意啊。两人第一反应就是,这哪是什么好主意啊,分明就是危险的主意!只有在郭嘉旁边站着彭羕,他眼睛倒是闪着亮光,对他这样的少年来说,此时正是热血沸腾的时候,至于什么危险不危险的,至少马超所说正是让他觉得好,太好了,就该如此啊。在他看来,没准马孟起这一下,雒县可能就真被破了也不一定。

在彭羕他的眼里看来,哪怕雒县确实是固若金汤不错,而张任确实也是个有本事的人也没错。但是却并不代表你一个雒县就是永远不能被攻破的,哪有攻破不了的城池呢,至少彭羕他是真没听说过。

郭嘉身为军师,他是有责任的劝诫自己主公的,尽管他不认为自己主公能听他的,但是该说得话却是还得说出来的。

只听他说道:“主公不可,绝对不可啊!此实乃太过危险,所以嘉却是不赞成如此啊!”

说完后,他赶紧看了眼旁边的武安国,忙暗中给他使了个眼色,那意思,你也赶紧上啊!

武安国会意,忙说道:“主公,属下也赞同奉孝先生之言!此事太过危险,所以还请主公三思!”

这些年武安国长进不少,要不还真就说不出来这样儿的话。不过马超对他们所言却还是摇了摇头,他看到了郭嘉身后站着的彭羕,他对彭羕一笑,说道:“彭羕,你来说一说,我这个主意到底如何?”

彭羕一笑,“我觉得州牧这个主意很好啊,要是我是凉州军士卒的话,肯定会死战雒县的!”

马超闻言一笑,不错,正是如此,自己当然也要如此效果。马超知道,无论是郭嘉也好,是武安国也罢,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更担心自己的安危,但是自己真就不能如此,不是的,自己还是有把握的,所以如此又有何不可?

听了彭羕如此一说,郭嘉转过头去,狠狠瞪了彭羕一眼。结果彭羕吓得一缩脖子,不敢在多说什么了。要说彭羕虽然是害怕贾诩没错,但是却也并不代表他就不怕郭嘉,这么说呢,相比较而言,他当然愿意待着郭嘉身边,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一点儿都不怕他。

彭羕怎么说,他也只不过就是个十一岁的少年而已,而郭嘉虽然年轻,但是年纪却也是他的两倍还多。所以如果郭嘉他要是还管不住一个十一岁的少年,那么也不知道别人会如何笑话他颍川郭奉孝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