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五四章 王司徒挑拨吕布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5-01-15 23:36:39 字数:4442 阅读进度:358/2730

长安,吕布府邸,李儒在听了自己主公的命令后,他是马上便送来了董卓给吕布的所有赏赐,金银绫罗还有两个美人。

当见到吕布后,此时的李儒对他笑道:“此乃主公送与温侯之物,主公也知当时自己是过于冲动了,所以特命儒来温侯处,送些东西来给温侯压惊,还请温侯笑纳才是!”

不过吕布明显对这些东西也不是那么太感兴趣儿,但他还是依旧说道:“请先生转告主公,说布在此就多谢主公了!”

对金银什么的,吕布确实没太大太多的兴趣,但是美人的话嘛,他其实还是有些兴趣的。所以对于自己主公的好意,吕布也从来都不会推辞,就这么收下了。

其实想想之前的那个事儿,本来就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自己主公如今能做到如此,可以说已经就算是很不错了。而本来吕布之前还以为董卓要狠狠处罚他呢,结果是没有想到啊,没有自己预想中的那样儿。反而倒是让李儒来送了自己不少好东西,看来这倒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李儒闻言则点了点头,心说看来效果还不错。

“温侯还请放心就是,儒定会把话带到主公那儿!”

不过这时吕布却又向李儒问道:“文优先生,不知她如今……”

李儒闻言则微微叹了口气,“她已经不在了!”

吕布一听是剑眉倒竖,“什么?这难道说是……”

李儒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事儿想隐瞒其实也隐瞒不住,吕布想知道的话,他早晚都会知道的。所以与其是让他自己去查出来,还不如如今直接给他坦白来得更好。

“不错。她已被主公赐死!”

吕布一听这话如晴天霹雳,而且他是心中大怒,可是却没地方发啊,更是不能当着李儒的面表现出来什么,所以他只好是硬着头皮说道:“多谢先生告知布,唉,终究是布害了她!”

李儒一看,如今这个情形,自己却也不好在此再多说什么,只能说道:“温侯。儒这就先告辞了,温侯还请节哀!”

“先生慢走,布就不远送了!”

“留步,儒告辞!”

虽然吕布记恨董卓没错,但是他对李儒。可以说还依旧是很尊重的。

等李儒走后,吕布就把身前的长案直接推翻。大怒道:“董卓老贼。董仲颖老匹夫,欺我太甚,辱我太甚啊!”

吕布这次确实是怒了,他此刻的眼睛都红了。想想自己为了他董仲颖做了多少,挑几个重要的来说,丁原丁建阳是自己给他杀的。而之后的并州军是一夜之间便散去了,是自己帮他搬开了一块绊脚石,也为他董仲颖入主雒阳打下坚实的基础。

汜水关下,又是自己单人单骑独战十八路诸侯。一人对战敌军四员大将,虽然最后被逼退走,败了。但是那次却也让诸侯联军不敢上前一步,减缓了汜水关的压力,更是为他董仲颖迁都长安赢得了更多的时日。

之后还是自己,带并州铁骑伏兵豫州阳城山,杀了孙坚孙文台,为他董仲颖立下了大功。

然后他董仲颖在迁都长安的途中,依旧是自己带兵在最后断后,阻挡了曹操曹孟德的追兵。

以上种种,就这还是其中的几件事而已,还有更多的事,哪次杀人不都是自己去杀的。而自己也是几乎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他的安危,遇到刺客更是自己帮他解决的。但是他董卓董仲颖如今却连一个女人都舍不得啊,就为了他自己那所谓的面子,是直接就把人给处死了,难道自己给他做得那些还不值得让他赏赐个女人吗?吕布心寒了,确实,当年丁原那么对他,他就是如此,而如今董卓又如此对他,他又是这种感觉。当初是丁原倒霉了,那么这次呢。

吕布气不过,他也不在自己的府邸待着了,是直接就去了司徒王允的府上。而王允从雒阳开始就一直在交好吕布,吕布虽然不知道王允的具体用意,当然他也不知道王允那是刻意地去交好他,但是平时他和王允两人确实也是聊得来,当然了,要是聊不到一起去,两人能走得那么近吗。所以有什么事儿,吕布他第一个想到的还是司徒王允王子师,他觉得自己要是到王允的府上,找他好好聊一聊,也许能让自己缓解一下。

要说吕布他和董卓一系的属下谁走得都不近,不过他把王允也当成是董卓一系的人马了,反正他也不知道王允到底是什么想法,以为王允平时都不反对董卓,甚至经常是溜须拍马,那他就是董卓一系的人了。但是虽然吕布是这么想的,但是却也没影响到两人的关系,他和王允的关系依旧是不错,吕布把他算是当作是忘年交吧。

这不吕布这次正在气头上呢,就来到了王允的府上,准备和他聊一聊,王允果然也在府上,一听下人说吕布亲自过来了,刚开始把他给吓一跳,还以为是董卓派吕布来抓他全家来了呢。不过一听是吕布一个人,他这才放下心了,原来自己是虚惊一场啊。不过想想自己确实是胆小了,要是吕布是董卓派来抓他的,那还能让下人通禀吗,还不是直接来拿自己了。而自己这么一害怕,是连最基本的东西都给忽略了啊。

“不知温侯到来,允是有失远迎,还请恕罪恕罪啊!”

见到吕布后,王允是赶紧跟吕布请罪道,不过吕布明显还是觉得他对自己是客气了,“司徒不必如此,倒是布这次来叨扰了!”

“温侯这是说得哪里话来,快请随允入府一叙!”

“好,司徒请!”

到了会客厅,两人都坐下后,王允便先问道:“不知温侯今日怎么有所闲暇,来允府上了?”

吕布则叹了口气:“唉。实不相瞒,司徒布这是心有郁结却是发不出来啊!”

王允闻言心中暗道,他吕布吕奉先还能有什么解决不了之事?莫非是和董仲颖有关?

“不知温侯有何为难之事,如蒙不弃,可以向允这个老头子说一说!”

吕布又是叹了口气,然后便把之前的那个事儿和王允先说了一下,这个事儿毕竟暂时还没传开,所以王允他还不知道呢,结果听了吕布说完之后,他这才知道的。

王允听后便说道:“想来丞相不会因为一个小妾而怪罪将军的。所以允以为,将军曾立下不少功劳,想来丞相定会把人送与将军的啊!将军还有何郁结?”

王允不愧为老狐狸,真是老谋深算啊。他算是看出来了,吕布他对董卓是心有怨恨啊。虽然还不知道具体都发生了什么的事,但是却不代表他不能暗中的进行挑拨。他知道。他要是说董卓如何如何不好。那么这个的影响其实并不太大,所以就得说董卓如何如何的好,如何如何能为他吕布着想,而这样就对了。

果然,吕布一听,冷哼了一声。“哼!司徒此言差矣!唉,如果此事真像司徒所言,如此的话,布就不会到司徒府上来了!”

王允听后便是一副疑惑状。“这,温侯此言何意,莫非此事出了何变故不成?”

吕布闻言,眼中闪过了一丝伤痛,恰好被王允这老狐狸给捕捉到了,他心中暗笑,心说真是好事儿啊,大好事儿。何时见过他吕奉先有如此的眼神,可见此事对他确实是影响不小啊。

吕布则说道:“司徒,刚才李儒李文优是特意来到了布的府上,然后他……”

当说到人已经被董卓赐死了的时候,吕布虽然掩饰了不少,但是却还是被王允给发现了他对此事难掩的悲痛。

“唉,还请温侯节哀顺变,毕竟人死不能复生!”

“是布害了她,却是布害了她啊!司徒,你说是不是如此?”

“这,唉,都是命啊!允敢问温侯一句,温侯觉得自己在丞相帐下效力得如何?”

吕布一听,然后便说道:“布自问对主公忠心耿耿,未尝有愧对主公之事,只有之前一事上,确实是布有欠考虑啊!”

王允则摇了摇头,“之前允也说过,温侯有功于丞相,劳苦功高,但是丞相为何却连一女子都舍不得送与将军?”

吕布一听这话就火大,言道:“还不是为了他自己的面子!”

王允微微点头,不过然后他又摇了摇头,吕布忙问道:“莫非司徒不同意布之说法?”

王允则说道:“非也,允以为,温侯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丞相确实是会考虑这个,但是允却认为,脸面之事却绝非是最主要的原因!”

“那司徒以为如何?”

“这,算了,允说多了,温侯咱们聊些别的吧!”

吕布一看王允如此,有话居然说半截,结果不言语了,这是为何?难道怕自己说出去,还是怎么回事儿。

“这,不知司徒为何如此啊?难道还要防着布不成?有何话是不能说的?”

王允一看吕布这个表情,忙说道:“非也,非是如此啊,允怎会如此,只是有些话,允也不知当不当讲啊,毕竟温侯身为丞相属下,允却也不好多说什么啊!”

吕布一摆手,说道:“司徒不必顾虑,今日之言,出司徒之口,入布之耳,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不会再有任何人知晓。至于司徒所言,当说不当说,司徒但说无妨,布是洗耳恭听!”

“也罢,温侯既然都如此说了,允再不说就是不识抬举了,其实并无何不可说之话。允只是想说,温侯认为丞相是为了自己的面子才如此,其实不然。允倒是认为,丞相如此作为,这实则是在防着温侯!”

吕布一听,心中大不悦,心说董卓老贼是在放着自己吗,“这,司徒为何如此说?还请为布解惑!”

“温侯请想,当初是不是丞相让温侯带着并州军士卒的?”

吕布点点头,“不错,不过听司徒一说,这莫不是主公信任于布才如此?”

王允一笑,“非也,温侯请想,此不过是丞相拉拢人心之法罢了!并州军向来桀骜不驯,他们除了佩服温侯之外,丞相帐下之人可能有人能降服他们的?”

吕布这回是摇了摇头,确实没有啊,至少很短的时日之内是不可能了。原来如此啊,他董仲颖不是信任自己才把并州军交给自己的,而是实在是没人能带,所以还不如就让自己去带领呢。既能带领他们为他效力,还能收服自己之心。董仲颖打得一副好如意算盘啊,可惜,如今还是被自己知道了。

王允又说道:“而温侯除了并州军外,可还带过其他的士卒?”

吕布摇摇头,哪有啊,从来都是并州军啊,而如今的并州军也是越战越少了。他现在怎么想怎么都是董卓时刻都在防范着他,他觉得王允的话是那么得有道理。

王允一看吕布如此表情,他心中暗笑,心说吕奉先啊吕奉先,不愁你不与董仲颖决裂,这就是天意啊,天佑大汉,天佑大汉啊!

“所以温侯便知道了吧,据允所知,丞相可从未把自己的小妾送给过任何人,所以如今温侯所遇一事,丞相当然更不会如此做了。如果说换成是其他将领的话,或许丞相不会再赐死小妾,而是把小妾送人了!”

吕布一听,他是怎么听王允所说,怎么的有道理,对,就是这么回事儿。好你个董卓老贼,董仲颖老匹夫啊,欺我太甚!真当我吕奉先是纸糊泥捏的了!

“多谢司徒解惑,布真是不胜感激!”

吕布这是真心话,他知道,要是没有人家王允王子师,自己到今日还得是被蒙在鼓里呢。自己就以为董卓他对自己多么多么的好,实在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自己为他做了那么多,赏赐是自己应得的,可他却时刻都在防着自己啊,自己还不如他手下的那些人。如今连个小妾都不给自己,自己真值得再为他做卖命吗?

“温侯客气了,只不过是说说个人的看法而已,但温侯可不要责怪丞相啊,毕竟身为主公,要考虑的很多!”

“这布自有打算,司徒不必多言,布告辞!”

“允送送温侯,温侯慢走!”

“司徒留步,留步!告辞!”

看着吕布离去的背影,王允心说,不怕你吕奉先不中计,就怕你吕奉先没脾气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