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九章 袁本初谋取冀州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5-01-15 23:36:39 字数:3220 阅读进度:353/2730

至从拥立刘虞为帝一事失败了之后,袁绍就一直是不甘心自己就当个渤海太守,心说就渤海这么个小地方怎么能让自己大展身手?于是他的心思便活络开了,就召集了手下的一众谋士,准备商讨一个解决当前问题的好办法。

“如今天下纷乱,群雄并起,不知各位何以教我?”

几个谋士一听自己主公说的这句话,都心说,看来主公这是已经不满再做这个渤海太守了,所以今日才有此一问啊。不过几人心中倒还是很欣慰的,毕竟要是自己的主公真就没什么大志的话,那自己等人不就是白来投效于他了吗。要说自己等人之所以来投奔他袁绍袁本初,还不是就为了博个大好的前程吗。而袁家四世三公,袁本初又是袁家这一代的翘楚人物,所以当然首选的就是他。

谋士逢纪赶紧出言说道:“主公,如今正值天下大乱,诸侯混战,而我军正当找一安身立命之地才是!不过幽州之地苦寒,而且幽州牧刘虞、北平太守公孙瓒、乃至辽东公孙康皆不是易与之辈,所以我军当以冀、青两州之一处为安身之地为好!”

袁绍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元图所言甚为有理,却不知这冀、青两地取何处为好?”

袁绍一听,逢纪所言确实不错啊,不过冀州和青州两地的话,他其实还是更偏向于是前者的。冀州在全天下都是个大州,当然了,这个大并不是说它的地方大,要说冀州的地方其实并不大,但是人多。虽然之前黄巾之乱对冀州的影响不小,但是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今的冀州依旧是全天下数一数二的大州,而且还是个产粮的大州,富裕的州,所以袁绍对冀州却也是不得不动心不眼红啊,人之常情嘛。

“主公,属下以为,冀、青两州,乃至幽、并等都是我军所要取得的州。不过如今相比之下,属下则认为,还是当以冀州为安身之地为好!”

要说逢纪他这点儿战略眼光还是有的。而且他也知道些自己主公的想法,自己主公要说不眼红人家冀州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恐怕他是早就盯上了人家的冀州了。

果然,袁绍对逢纪的回答很是满意,于是便说道:“元图之言深得我心。不知对取冀州可有何妙策?”

反正这几个都是自己的谋士,也算是心腹了。所以袁绍对他们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就说了自己想取冀州的想法。而明着是问逢纪,其实也是在问他们。毕竟冀州是一州之地,不是他这个小小的渤海所能比的,要是能,不说是兵不血刃,不战而屈人之兵吧。反正当然是付出越小的代价,然后就能取到冀州就越好了。

对于谋略这些,逢纪确实不太擅长。他和许攸还有郭图,论本事还是许攸最厉害。而且其实三个人也算是各有各自擅长的东西吧。比如说逢纪他的战略眼光还算不错,而许攸自然就是其智计了,至于郭图吗,他则比较善于言辞,所以做个说客什么的正好。

果然逢纪他确实还算是比较有自知之明的,这时候没再多说,毕竟他在这方面确实是不如人家许攸。

袁绍他也是看出来了,谋略上面逢纪还差些,于是便看向了许攸,向他问道:“不知子远可有何良策?”

许攸眯着眼一笑,说道:“不瞒主公,攸如今确实有一计,可让主公取得冀州!”

袁绍闻言眼前一亮,来了兴趣,问道:“哦?计将安出?”

“攸以为主公可以书信一封,遣人送到幽州公孙伯珪处,就言要与其共取冀州,之后平分其地。而公孙伯珪其人有勇无谋,看过主公之信后必定欣然同意,然后等其兵发冀州之时,冀州牧韩文节必将遣使来向主公求援,到时主公自然就可顺水推舟,带兵入主冀州了!”

许攸说完,看着自己主公,心说我之计策如何,只叫他韩文节中计尚且不知。

袁绍笑了笑,心说这个计策好,好啊。先骗公孙伯珪,让他来攻冀州,结果韩文节一害怕,就必然要求自己帮忙,那么到时自己再带兵一去,明着像是援兵,但实际则是谋夺冀州,那么之后冀州不就唾手可得了吗。

毕竟让人请去的和明着去的还是很不一样的,明着去那就是直接谋夺人家的地盘了,但是被人请去,那却是帮忙的,至于冀州最后归属了谁,那这个其实就是个意外。

袁绍看了看逢纪和郭图两人,“不知二位以为此计如何?”

逢纪赶忙出言道:“子远之计,属下甚为赞同!”

逢纪和许攸是同乡,都是南阳人,而且两人也是相熟已久,这时候逢纪肯定是不会给他拆台的就是了。

至于郭图则对袁绍说道:“一切但凭主公决断!”那意思都听主公的了。

袁绍一笑,“如此,那此事便就这样吧,我观此计可行!”

“主公英明!”三人齐声说道。

如果马超在此的话,他一定会有些惊讶,袁绍这次居然这么轻松地就决定了一件事,真是不容易啊。其实这只不过就是刚刚开始而已,毕竟三人也是刚刚投效袁绍没多久,而且如今袁绍的帐下不过才三个谋士,等以后越来越多之时,袁绍可真就是好谋无断了,也不知道该听谁的才好。

其实也不得不说,如今许攸之策就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而逢纪郭图两人可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

--------------------------------------------------

如今的公孙瓒应该说算是比较得意的了,因为自己是刚刚大破了黄巾残余的叛军,而朝廷也表彰了自己,拜奋武将军,封蓟侯。这就是封侯拜将啊,已经算是很大的荣耀了。就算是他马超,如今贵为凉州牧,但是也没被封过侯啊,而自己如今可还是个蓟侯呢。

这日晚上,刚想休息的公孙瓒就听有人来报:“报将军,渤海有使者求见!”

公孙瓒一听,渤海的使者?他袁本初派人来找自己做什么?公孙瓒的第一反应就是绝对没什么好事儿啊,有好事儿的话他袁本初还能找上自己吗。但是这么晚使者到了,来求见自己,那就还是见一见吧,万一真是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儿,可别给耽误了。不管怎么说,袁本初他也是曾经诸侯会盟的盟主,虽然自己和他没什么交情,但是却也没什么过节不是。

“把人请进来!”

“诺!”

使者进来后,先给公孙瓒施礼,然后便拿出了袁绍的信说道:“将军,这是我家主公给您的信,请您拆看!”

公孙瓒让人接过信,拿到手后,他则说道:“带使者下去歇息,好生招待!”

“诺!”下人应诺。

“多谢将军!在下告辞!”

然后下人便领着使者离开了,两人走后,公孙瓒拆开了袁绍的信,展开一看,他顿时是来了兴趣。看过信后,他心说,共取冀州,平分其地,好,好啊!自己如今是正愁没地方下手呢,结果袁本初就来与自己合作了,如今这不是正好吗。

如今是正值天下大乱,诸侯间是征战不断,而公孙瓒他自然也是不满足于就北平这么个地方,所以他也准备着要扩大自己的地盘扩大自己的影响。而摆在他眼前的就是那么几条路,或者说就是那么几个选择。

第一,他要面对的人是幽州牧刘虞,还有辽东的公孙度。刘虞就不用说了,无论如何也是公孙瓒不能放过的一个人,不说本来两人就因为异族的问题就有过节,刘虞他就是公孙瓒在幽州最大的绊脚石,什么时候把他给踢开了,什么时候公孙瓒才算能放下心。

至于辽东的公孙度,说实话,公孙瓒对那地方真就没什么太多的想法。为什么,因为辽东那地方,有公孙度在那儿未必就不是好事儿。因为占那地方就得面对其他的异族,所以公孙度也算是分担了公孙瓒的一部分压力吧。更重要的是,公孙瓒真不想和公孙度死拼,倒不是说公孙度多么有实力,只是真要是自己一去辽东,那公孙度肯定要和自己死拼啊,最后最好的结果都得是两败俱伤,所以对辽东那地方公孙瓒不会打什么主意。

第二就是兵进并州,不过这个并州与幽州接壤之地并不太多,更何况人家并州士卒的战力比起幽州来是只强不弱啊,所以本着柿子要挑软的捏的原则,公孙瓒也不想兵进并州。

第三那就是兵入冀州了,因为冀州可是公孙瓒一直都想夺取的。而冀州可不是幽州还有并州所能比的,如果自己能夺了冀州,哪怕就是一半,但一时间也是足够了。

虽然是有此想法没错,但是公孙瓒还算是有自知之明,之前自己的实力根本就不足以夺取冀州。但是如今却不一样了,因为有自己刚大破了黄巾,缴获了不少的物资,也找了不少的人马,而且如今又有和袁绍的合作,那么拿下冀州不是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