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糜府内重大发现

小说: 三国重生马孟起 作者: 夏海苍松 更新时间:2015-01-10 23:37:53 字数:3906 阅读进度:53/2789

听马超说的要合作的大生意就是屯粮后,糜太公差点儿吐血。好家伙,这小子还真是语出惊人啊,差点儿没让自己过去。

糜太公一脸严肃向马超问道:“小友,如今可不是说笑的时候,你可就别再卖关子了!”不过他说完看看马超认真的表情,也不像是说笑。

糜太公还对马超的话抱着一丝希望,想着自己可能年纪大了,也许是听差了,不过自己的耳朵可从来都是好使呢。

于是他又问了一句:“小友你说的可真是屯,屯粮?”

马超微微点头,“不错,小子我说的正是屯积粮草,这正是我们要合作的大生意!”

糜太公听了马超的话后,他仅有的一丝希望也破灭了,那真是无比泄气。本以为马超这小子看上去是挺靠谱的,说的那个大生意也应该是差不多挺靠谱的营生,谁知道结果是这样,敢情两人在这聊半天就是为了这么个屯粮生意。

而自己也不好去说马超什么,一来他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今日特意来拜访自己。虽说没拿什么东西,但自己确实也不在乎什么礼。人家礼数周全,都做得挺好,无可挑剔。也没因为自己是一介商人就看不起自己,反而还要和自己合作生意。虽然看上去这桩生意不怎么靠谱,但人家终究是好意啊。

第二就是马超给自己的印象非常好,看样以后是能有一番大作为的人。这样的人才能相交当然是好好结交一番,就算是不能交好也不能给得罪了。

糜太公真是人老成精,可能换成一般的年轻人,火气大点儿的可能直接就送客了,哪还有这工夫想这些。而他活了这么一把年纪,火气比年轻的时候可小多了,更重要的是江湖越老,胆量越小。

身为一家之主的他更多的是要为整个家族来考虑,自己的家族在自己的手中就算是不能走向繁盛,但也绝不可走向衰落,真要那样的话,自己可就成了全家族的罪人了。基于上述的原因,糜太公虽说对马超有所不满,但他却一点儿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

他听完马超再次确认是屯粮后,对马超苦笑地说道:“唉,小友你不做生意可能有所不知啊。屯积粮草是会有利,但就算老头子我把全家族的钱都投进去当本钱,最后能赚到的也只不过是小利罢了。我糜家以商持家,平时粮草生意自然也是经营着的,不过却不是最主要的营生而已。实不相瞒,平时做粮草生意所赚的钱和其他几桩生意比起来还是要差上一些的。”

糜太公倒是没说差挺多,只是说差一些。因为他认为一般的像马超这样的年轻人应该都比较好面子,所以话里话外他还真是照顾足了马超的面子。马超对此,心里也跟明镜似的。心说这老狐狸,果然是不可小看啊,糜家能在全徐州都占有一席之地,不是没有它的道理的。只要有这老爷子坐镇,糜家至少不会走向衰落了。

不过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老爷子呢,难道说是,对,很可能啊。这老爷子可能很早就过世了,不过从目前这情况来看,他再活个十年八年的应该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啊。莫非真是应了那句话,“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要是这样的话,那无论生意的事怎么样,一定要找个机会给这老爷子问问病什么的。

没错,马超就是这么想的。虽说他没什么高超医术,但有南华留下来的医书,马超相信自己对症下药还是没什么问题。…,

他微微摇头,“太公所言不差,小子对此自然也都是明白的。”

糜太公闻言,又一记白眼给了马超,那意思是你自己都明白,还说这不靠谱的生意做什么。

“话是不差,但不知太公想过没有,您老所说只不过是一般情况而已,在一般的情况下,粮草生意确实可能没什么巨大的利润,但……”马超话没说全,只是微笑地看着糜太公。

看马超注视自己,又想到他所说的一般情况下粮草没什么大利,那么不一般的情况,也就是说,糜太公做了几十年的商人自然一下就明白了马超的意思,他同样注视着马超。

后者见状点了点头,“太公所想不错,正是天灾**!”

糜太公听后也点点头表示认可,不过他又说道:“小友所说一点儿不错,天灾,只要是大旱之年,屯积粮草必然是一本万利,可如今这两年风调雨顺,哪有什么天灾?至于这**,如今更是天下太平,更别提打仗了!”

马超的意思他自然都明白,不过他可一点儿都看不出来天下会有什么天灾**。其实也别说他糜太公了,全天下能真正确定这些的人又有几个呢。但无论有多少,其中必然有马超一个,别人也许不会知道,但他自己最清楚了。

如今已经是光和三年了,而在光和五年和光和六年,这两年连续两年都是天下大旱,天灾就是这些了。光和五年和光和六年正是公元一八二和公元一八三年,而等到了中平元年,也就是公元一八四年,天下就要大乱了,历史上的三国时代也正是从此拉开了帷幕。

马超是清楚知道这些,但却没法对糜太公实话实说,“太公当知,‘天有不测风云’,自古天意难测,天威不可阻。至于**,人心难测啊,今日也许还天下太平,但明日也许就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了!”要说马超的话是一点儿不错,但想凭借这么几句话就说服糜太公,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果然糜太公说道:“小友的话不无道理,老头子也觉得很对。‘天有不测风云’是不假,但不测风云明日也许会有,但更大可能是也许不会有。人心难测更是不错,但如今天下太平,明日天下或许会大乱,可老头子我更相信明日天下是太平依旧!让老头子我把家当压在如此未可预知上,那与赌博何异?年轻时也许老头子我会与小友一道,但如今老头子我是真的老了啊!”说完,他还叹了口气,也不知是因为感慨自己老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其实糜太公还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老头子我下的不只是本钱,那更是整个糜家的将来啊。小友你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当这个家主容易吗,真心是太不容易了。

马超对糜太公倒是挺理解,毕竟这样的事,如果自己不是事先知道的话,别人也跑过来和自己这么说,自己也不会同意的。他现在还真就没什么好办法能说服糜太公了,你让马超上马使枪,下马使刀,要不出个计,或者带兵打仗还都可以。但真要让他去做说客,他确实还不算合格。

没什么好办法,此事就暂告一段落了,马超也不执意非要与糜太公合作了,两人又说了一堆其他的没营养的话。直到两人谈到了晌午,马超告辞,糜太公也没强挽留。他看出来了马超不想在他这多待,而且他觉得以后还有机会和马超见面,根本就不急于一时。…,

马超因为今日的来意没达成,所以心情有点儿低落。这算是第一次失败了,是算不上什么太大打击,但也影响了他的心情。

和糜太公告辞要离开的时候,马超不经意地拎起了自己的包袱。平时马超都不会这样,一般他都是先把包袱检查一番,确认都包好后才拿起背走的。不过今日却因为心情的原因而没在意这个,把这事忘了。

他的包袱挺大,之前虽然没打开,但和糜太公说话的时候被他随手扔在了案上,以致于包袱有些松了,当他不经意拎起的时候,从包袱中掉落出了一件东西来。

东西落在了案上发出了当的一声响,这声音绝对算是响了,尤其是在这么个落地根针的声音也都能听到的安静屋子中。

屋中的糜太公和马超都把此时的主意力集中到了掉落的东西上面,“这玩意怎么掉出来了!”说这话的当然不是马超,而是崔安。

他和马超一起来的,主要是充当个保镖,不过更主要的目的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一是自己一人没意思,还不如跟在主公的身边,二就是和主公一起去拜访个什么人,通常最后都是人家给好吃好喝好招待的。是,崔安包袱里有不少钱,吃饭什么的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但他也明白,要是和自己主公一起,那就不用花钱了,白吃白喝的感觉很好。

不过今日却没混上吃喝,之前自己主公和那老头儿说得东西自己也没听太明白,主公更是不让自己说话,所以这崔安差点儿就要睡着了。这眼下要走了,他这才终于能插上了一句,掉出的东西他刚好认得,那不是别的什么,正是当初马超在幽州右北平无终城得到的那柄黑不溜秋的剑。

当初马超好心救下了那卖剑的老者,虽说老者最终还是离世了,但他在临终前却把剑送给了马超这个有缘人。马超倒是没把那柄剑当回事,只不过是老人的遗物,而且是长者赠与自己的东西,所以他一直都把剑放在了包袱里背了一路。

而他心里更多的是遗憾,遗憾没能救活老者,每当看到剑的时候,马超总是不禁想起老者。当初在无终城的一幕总浮现在他眼前,那柄剑也算是鞭策着他不断地为自己的理想而努力。

马超瞪了崔安一眼,因为崔安的话实在是不合时宜,本来发出这么响的声音来已经是很失礼的事了,结果本来是该表达歉意的,谁想到崔安这小子却来了这么一句,他自然是要瞪眼了。

不过这些糜太公倒是没在意,此时他倒是盯着那柄剑很是出神。马超刚想说话的时候,糜太公反而是先开口了,“小友,不知这是……”

糜太公声音竟然是有些颤抖,听着像是很激动的样子。马超是不明白他怎么就这样了,不过见糜太公问话,他还是如实地做了回答:“此物乃一长者所赠,是一柄剑。”

糜太公来到了剑的近前,右手向着剑伸了过去,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马超,“这个,这个,小友,不知老头子我,我能否一观此剑?”

马超不明所以,心说这糜太公怎么了,好像有点儿语无伦次的,不过想归想,他还是依旧回答道:“太公请!”

于是马超见到了很有意思的一个场景,只见糜太公像个小孩儿拿到了心爱的玩具似的拿起了黑剑,而也更像是发现了什么奇珍异宝似的仔仔细细地观察着黑剑。时而点头,时而摇头,时而叹息。

其实这也怪马超没把这老爷子的情报打听完全了,要说这老爷子最大爱好绝不是挣钱什么的,而是搞收藏。对,就是这个,这老爷子最爱的就是收藏古董,还有什么奇珍异宝之类的他也喜欢,而他对这类东西的了解程度可以说在全天下那也都是数一数二的。

不过马超还不知道,他正在那纳闷呢,怎么这老爷子对这黑剑这么有兴趣。

,